一银宣告逾205亿元的庆富造船联贷案违约,据清查,国银对庆富及其集团授信曝险估约160亿元,其中以一银为最大苦主,最大损失金额达45.5亿元,其余还有8家国银中箭;立委要求行政院「一定要追究责任」,但国银喊冤,「当初支持国舰国造政策,现在被清算,以后谁敢接国家案子?」

「挺国家却成箭靶」

联贷银行主管指,庆富及子公司庆阳主要有2笔联贷案,以庆富2015年猎雷舰承制工程联贷205亿元最高,实际授信余额约154.1亿元,扣掉近30亿元备偿存款,银行最大损失约125亿元;庆阳2013年因承包基隆海科馆业务,透过土银主办近10亿元联贷,实际拨贷约5亿元,加计各银行自贷水位,估约160亿元。
立委黄国昌昨质疑,庆富过去几年承包政府很多标案,这次承包猎雷舰技术、财务都有问题,一定要追究决策责任;绿委王定宇说,行政院长赖清德应追查联贷案当时是谁核定?为什么都是公股银行,庆富拿公股银行还民间借款?

一银董事长蔡庆年被绿委王定宇爆请辞遭否认,员工替老董抱屈,「庆富案爆发后,董座常和主管加班到深夜,此时却遭逼宫,银行士气受打击。」
另有联贷银行主管称,庆富集团向国防部、教育部等单位揽工程,银行借钱给业者也是为国家建设可顺利推动,但业者出包,银行反成箭靶,「若这样就要银行负责人下台,以后没人敢做联贷主办业务。」

猎雷舰承包商庆富违约,一银是最大苦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