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组织协会首个共享房屋项目下月入伙,平均月租约3,000元,低市值约40%。单位并非地产商的待重建项目,只因良心小业主不忍劏房泛滥,宁每月少收1.5万元租金,以助基层家庭改善居住环境。社协主任何喜华直言,「30万装修,两个月时间,就有3个家庭受惠,起公屋都冇咁快」。今天的香港,房屋问题由民间解决。

社协首个共享房屋位于旺角乃路臣街,属单梯式唐楼,楼龄约50年。单位实用面积590方呎,设有3房,面积分别75、160及180方呎,可供3个家庭最多约7人居住。每房间至少有4扇窗,中间均保留半壁墙分隔客厅和睡房,并添置风扇、冷气及室外晾衣架等,也安装层板摆放杂物,用以增加活动空间。
单位是业主阿光的祖屋,原设梗房、床位和阁仔,其祖母自60年代起以廉价租予基层落脚,高峯时住上七、八户共10多人,就如粤语残片的72家房客。直至最后一位长者租客数月前终于上楼,阿光才把单位交予社协,签下5年死约,月租仅5,000元。他坦言,有亲戚提议经营劏房,甚至出资改建,「我比较抗拒做劏房,宁愿丢空都唔做」。
祖屋位处旺角闹市,面积也足够改建成4间劏房,月租可达2万元,对于现时少收1.5万元,阿光坦言没所谓,「只系赚少啲」。他曾探访劏房户,易地而处,「就算系自己住都觉得唔理想」,倒不如将单位改作共享房屋。亲戚笑他傻,因有钱不赚,「我觉得系双赢方案,何乐而不为?够生活够使就ok,钱带唔走」。

社协主任叹政府无做良心地主

共享房屋下月入伙,租金定于不超过家庭入息25%或综援租津水平,3间房间料每房平均月租约3,000元,低于市值40%。社协主任何喜华说,共房对象为轮候公屋一年或有特别需要的家庭,现有20至30名街坊有意申请,「希望可以帮到街坊减轻经济压力,同时又改善住屋质素」。
除阿光外,社协也获得其他小业主支持,会在旺角和九龙城等地提供4至5个单位,改作共享房屋,明年农历新年前可动工。何喜华认为,共享房屋属过渡性质,政府不能独善其身,应增加援助如扣减差饷或物业税等,鼓励业主参与,「政府一方面叫人做良心业主,但你做地主,又会唔会做良心地主呢?」阿光也认为,共房应由政府牵头,提供诱因,社福机构只是协助角色,「长远始终要增建公屋,市民唔使轮候咁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