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会主委顾立雄昨天表示,猎雷舰联贷案最大教训就是相关单位彼此要不到数据,为避免重蹈覆辙,金管会考虑修改法令,在遵守银行法保密规定及维护授信户隐私下,透过抹去部分信息方式提供,达到核对功能。

顾立雄解释,国防部以采购机密为由,未提供第一银行相关设备供货商名单,导致一银无法确认庆富提出的发票真假,结果借贷方拿着「假凭证」就要银行拨贷;而国防部想了解资金流向,希望银行提供信息时,银行却说,要遵照「银行法」,对客户交易有保密义务。

顾立雄说,本案是国防部、庆富及银行间,欠缺三方架构,导致彼此无法互相照会,今后类似重大采购若再办联贷,应建立三方合约,彼此互相照会和勾稽。

为了解猎雷舰采购缺失责任,立法院财委会昨通过猎雷舰公股行库联贷案真相调阅项目小组运作要点,小组可调阅财政、国防部及公股行库猎雷舰采购相关文件。但外界认为,行政院猎雷舰项目调查小组已完成调查,财委会的调阅项目小组,能发挥什么「功能」值得观察。

另外,立委黄国昌质疑行政院前秘书长简太郎在猎雷舰案中,为帮庆富乔出两百多亿元无担保贷款,两次召开秘密会议施压行库,昨向北检告发简及第一金控前董事长蔡庆年涉犯图利。简响应,他是依法行政,尊重黄的提告,「大家法院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