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检署侦办猎雷舰承造商庆富公司涉嫌诈贷案,昨传庆富前执行长简良鉴后,以他涉违反银行法特别诈欺、公司法等罪嫌当庭逮捕,并有串证、逃亡之虞声押,是本案第一个被检方声押的被告;但法院认为无事实足证简有串证、逃亡之虞,裁定以三百万元交保,但每晚要到辖区派出所报到,简家人临时筹不到保金,至截稿时间仍未办保。

高雄地院表示,法官调阅简二○一五年到二○一七年的入出境纪录,只出国三次,大多一到三天就回台,没有入出境频繁或有滞留海外过久的情事。至于检方指简可能与其他尚未到案的多名证人串供,法官指出,检方前天曾传讯一、两名证人,但人都不在家,不能因此认定简与相关证人就有可能勾串。

法官考虑,本案虽然诈贷金额庞大,部分金额流向海外或去向不明,但以具保、限制住居、出境、出海,并命他每晚上七点至八点,前往辖区市警局前镇分局一心路派出所报到,即足以确保他无逃亡之虞。

据了解,检方已多次传唤简良鉴到案说明,办案人员连日来解析在简家中找到的相关文件数据,加上陈庆男父子提出的相关事证后,昨天再次传唤简到案,并当庭逮捕声押。

雄检怀疑简对诈贷案知情,且涉入甚深,再加上先前庆富负责人陈庆男父子把相关责任指向简良鉴,虽然简始终否认涉案,检方认为,简在诈贷案中的角色,究竟是主导者或共谋者,仍须深入厘清。

雄检八月九日首度搜索庆富、传唤陈庆男等人时,陈庆男父子坦承虚设公司诈贷,但辩称诈贷是公司前执行长简良鉴主导,目的要弥补造舰资金缺口,并称将提出资金流向证明。

检方上月廿五日曾搜索、传唤简良鉴到案,在他住处发现有一些与前雇主有关文件,当时检方怀疑简涉犯银行法、伪造文书等罪嫌,讯问后命限制住居、限制出境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