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保释等候上诉的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在狱中写下给未婚妻的公开情信,感动不少社运界中人。黄浩铭接受访问时慨叹,两口子原定明年拍拖12周年之日共谐连理,奈何他被重判,令婚事处于「半放弃状态」。

黄浩铭及12名社运人士因反新界东北拨款被裁定非法集结罪成,本来被判社会服务令,及后因律政司不服刑期上诉而改判13个月监禁。今年8月中起服刑3个多月,黄浩铭有过恐惧,而恐惧正源于不明朗的状况,尤其他还要背负刑事藐视法庭及占中的公众妨扰案。

称体会刘晓波对刘霞感受

其实入狱前,经历高院「臭格」(羁留室)及荔枝角收押所的「猪肉房」,环境卫生恶劣已叫黄吃尽苦头,而赤柱监狱的夏夜更是又闷热又多蚊,睡一觉热醒7、8次,醒来全身是汗,还有极为难吃的监狱饭菜。此外,每想到自己背负多宗案件,累计刑期可能较其他战友长,倍感难受。
艰难环境尚且可以适应,他自言其他囚友都身在同样的环境,心想「我唔系少爷仔,我要适应」,于是难吃的饭菜他吃清光、酷热的晚上他不再当一回事,但原来监狱生活最难受是「冇嘢做」,哪怕只是一次探访、收到一封信,已是生活的色彩。
花两、三星期适应环境后,他觉得自己不能虚度人生,要「搵一啲变化畀自己」、「畀一个方向自己」,于是跑步、掌上压、读伟人传记成为他的依靠,从日做30下掌上压,锻炼成日做300下,并在记者前轻松示范。
即使狱中生活有了目标和寄托,然而仍牵挂着家人及订婚一年的未婚妻。黄笑言,党友长毛梁国雄可能觉得他「入到去,嘥时间,净系谂住啲儿女私情,唔系谂吓社会大事」,但其实他认同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想法,「儿女私情咪儿女私情啰,点解我个人一定要公共呀?」因为他也有软弱时候、亦有重视的关系。
问到两人婚期时,他亦带点无奈称,本来两口子订于明年11月24日,他们拍拖12周年、订婚两周年之日成亲,他在狱中有想过宾客名单,包括所有曾为他辩护的律师以及所有探访过他的议员,但现在一切都因为被重判而处于半放弃状态,可能要待所有刑期过去后才能办婚事。但有过这些经历,黄浩铭称深深地体会到刘晓波所讲、对刘霞的爱充满负疚和歉意,是怎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