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349.33亿元承揽海军兴建6艘猎雷舰的庆富造船公司,因财务危机导致无法继续兴建。海军计划处长陈道兴少将昨指,庆富兴建猎雷舰预付还款保证第三期第一笔7.2亿元昨到期,直到银行关门庆富仍未将款项汇入,海军立即没收7.2亿元相对保证金;最快下月8日依照合约启动解约程序。

庆富为猎雷舰案与第一银行等9家行库签约,贷款205亿元。今年10月,庆富因资金迟未到位,遭一银宣布违约。行政院在隔月也公布调查报告,直指一银与国防部在猎雷舰案上各有5大缺失,要求改正。一银董事长蔡庆年等行库董事长因此下台,国防部也惩处海军司令部前上将司令陈永康等23位现、卸任将校官员。
依合约,庆富昨天应给海军7.2亿元保证金,海军人员昨早就到一银高雄分行等候,到下午3时30分银行关门,确定庆富未将保证款汇入,海军随即没收庆富已交给海军的相对保证金。陈道兴说,海军是依法依约执行,下月8日将解约申请国防部办理后续解约。

重新招标或撤案

至于未来猎雷舰可能方案,陈道兴说,由于海军与庆富解约后,意大利IM及美国的LM两厂的输出许可均失效,须重新申请,未来猎雷舰不管是「其他船厂承接」或是「国内重新招标」,都须有猎雷舰重要机组件输出许可,形同仅剩「重新招标」与「撤案」2选项。国防部资深官员说,若庆富不宣布破产也不同意立即解约,走上诉讼,至少要再花2年时间,对国军猎雷战力将有影响。
除猎雷舰,庆富承造海巡署28艘100吨海巡艇,也出现15艘无法继续建造。海巡署海洋巡防总局副总局长谢庆钦说,已依规定向庆富解约,并向兆丰银行追回不予发还的3.72亿元履约保证金,也将向庆富提起损害赔偿之诉,共约12亿多元。

9行库恐损149亿

此外,庆富集团所属的庆阳海洋企业,承揽国立海洋科技博物馆对外营运及海洋生态展示馆的BOT案,不但工程进度严重落后,还传出积欠员工薪资,教育部预计在下月12日与庆阳海洋解约。财政部统计,银行团在猎雷舰案呆账损失约128亿元,加上庆富造舰、庆阳海科馆等债权,光9大公股行库,合计最大损失将达149亿元。
银行团主管说,接下来银行团将采取两大步骤,一是扣押庆富所有资产「能扣多少、就扣多少」,二是针对民事求偿,提告庆富。

绿认收3万献金

另民进党秘书长洪耀南日前指,民进党未收过陈庆男政治献金,但昨发出声明,指2015年曾收陈个人名义捐款3万元,对此洪表示最深歉意。

猎雷舰(小图)包商庆富董座陈庆男(大图,资料照片)拿不出保证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