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造海军猎雷舰的庆富造船爆发财务危机,海军十一月廿八日没收第一笔还款保证金,依先前军方宣示,今起将展开解约机制。不过庆富昨晚突然宣布找到一位企业家,愿意投资一百亿元协助完成猎雷舰案。海军昨天深夜宣布,尚未收到庆富补足第三期预付款还款保证金,以及改正履约违失事项,经与项目律师研商,将采取后续法律行动,以确保机关最大权益。

至于「后续法律行动」的细节,海军不愿透露。军方官员指出,依据猎雷舰合约,中途无法履约的一方,必须负担损失。如今庆富爆发财务危机,美商洛克希德马丁也暂时停工,海军因此可以主张,在「财务」、「技术」、「信用」方面,庆富已无力造舰,所以必须解约;由于责任在于庆富,海军就可取回已付工程款以及履约保证金,总计九十亿元。

一银高层昨天表示,庆富确实曾以电话传达有投资人愿意注资的讯息,但没有人员来访,昨天也没有联系。联贷银行团成员则指出,庆富联贷案因庆富资金迟未到位已违约,在国防部与庆富合约仍存在的情况下,庆富应先缴清已被国防部没入的二笔预付保证本息约廿五点四亿元,以及积欠联贷银行团的款项,联贷银行团才会共同研商后续事宜。

军方官员指出,海军不在危机爆发就解约,没收保证金十天后才「启动解约机制」,就是要以时间证明,庆富确实已无力履约。否则如果庆富反控海军才是解约「祸首」,宣称还有能力履约,届时法院若判决海军败诉,还得反过来赔偿庆富。一来一往金额差距惊人,因此军方迟不出手,就是要等待时机成熟。

不过如今庆富宣称,突然有百亿资金到位,财务、技术、信用三方面的问题,似乎就将不存在。官员指出,在确认对方确实真要投资挽救本案之前,仍然会作好启动解约的准备。

外传这位「爱国企业家」是总统府资政辜宽敏,但辜的秘书否认此事。接近辜宽敏的人士指出,相关说法根本是「找错萝卜了」。他表示,辜宽敏的本业是渔业,可能因此被联想到庆富造船;但辜年事已高,如何从远洋渔业跨足到造船?外界不必过度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