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诈骗案频传,两岸民众深恶痛绝,中国大陆网站近日疯传一篇文章“中国诈骗之乡Taiwan”,内容详细分析台湾诈骗集团如何“行骗天下”,文章还指出,诈骗集团全球化后,“不光有台湾人加盟,连大陆人也一并召来”。

中国大陆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11月25日发表题为:《中国诈骗之乡Tai wan》一文写到,自从手机普及以来,我们都曾接到过一些陌生的电话。有时候是声音甜美的客服小姐;有时候是态度严厉的办案人员;有时候是泣不成声的少年少女等。这些一套套让人防不胜防的剧本,大多就来自电信诈骗集团,人们稍有大意,辛苦挣来的钱就落入他们手中。

“电信诈骗集团随着电信业的发展日渐蓬勃兴起,台湾正是这地表最恶集团的大总部之一”,文章中特别点出“福州一条街”,10年前,台湾诈骗犯罪在岛上猖獗一时,当时他们的主要手段是假称积欠电信话费,光是2006年全台电信诈骗财产损失就高达4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

文章中说,那时候的台湾诈骗犯,利用两岸没有司法互助条款的空档,在福州设立通讯机房,以打电话的方式对台湾行骗。这些集团在大陆以台商公司名义运作,一般一个“公司”有雇员四十余人,内部管理严密,层级分明。除少数主管外,基层人员都采取军事化管理措施,严格限制外出。

2008年,台湾检警才抓到一批台籍诈骗犯。询问起福州基地一事时,才得知那里有一条街的台商都在暗地里从事“打电话”行业。这里每日每夜灯火通明,基层员工高达两千人以上,每人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二小时。而他们的老板,清一色都在台湾吃香喝辣,享受人生,钞票赚到数都数不完。

2009年4月,《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签署,这才让气焰高涨的诈骗集团得到遏制。不过,却也籍着这一压力逼他们出走,如病毒般蔓延到全球六大洲。

但这个时候,台湾本地居民因受骗太多,已经不大容易上当了。于是骗子们将对象锁定在中国大陆地区,毕竟这里有同文同种的庞大人口,在完全是乱枪打鸟的诈骗业眼中是比台湾更大的肥羊。

于是,一个新的“首脑在台湾、机房在全世界各地、受害人在大陆”的新型犯罪流程浮上台面。初建一个海外机房,大约要40万到50万人民币,首脑作为出资人,会一并将三十到四十人中、基层人员,甚至连煮饭的厨师都一并带出国。

这些人因签证限制,一次出动通常只能滞留三个月左右。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通常会以出国旅行方式,团进团出,一旦返台便就地解散。等过一阵子后,再组织起来,更换潜伏的国家,重新“开业”,再诈骗三个月。

诈骗集团全球化后,不光有台湾人加盟,连大陆人也一并召来。台湾人的口音破绽还是会引起人们的警觉,大陆员工就能完美规避这个问题。如此便形成了更严密的三级诈骗手法,一般人在他们手中好似羊入虎口,一不小心真的毕生积蓄都会被榨干。

文章指出,近年来,大陆警方与东南亚各国合作打击犯罪的力度逐渐加强,使得诈骗集团又进一步向非洲、中东地区、和大洋洲等地扩展。只要网络条件好、入出境审查不严格、生活成本低、治安混乱的国家,诈骗组织都可以说是遍地开花。2014年到2016年,非洲肯亚就曾接连破获电信诈骗案,案犯被遣送回大陆后,人人喊打。

从两岸联手共同打击犯罪以来,抓获的七千多名诈骗犯中有四千六百人是台湾人;全大陆的诈骗损失有50%落入台湾人为主的各个团伙手中;而诈骗金额在千万元以上大案更是几乎全部都是台湾犯罪集团作为。

为什么电信诈骗台湾最强?文章中分析,第一个原因当属台湾诈骗历史悠久。从1990年开始,电信诈骗就在台湾出现,有“假退税”、“假中奖”、“假绑架”、“假警察”、“假银行专员”等等一系列剧本演进。而大陆的电信诈骗第一案直到2000年才在安溪展露头脚,整整晚了10年,手法也是完全从山寨台湾诈术开始。

第二个原因是台湾地区所发护照免签国比较多。电信诈骗必须要以语音通话或文字简讯的方式发送出去,因此必须要经常更换基地,以减少被追查到发信地点的可能。台湾人能免签远赴大量非洲、欧洲和大洋洲国家,对展开游击作战非常有利。

第三个原因是诈骗业人才济济。台湾诈骗业比周边地区早发展10年,师傅一代早已传至徒子徒孙。关键技术如设置机房、转接网站、骇客读卡机等,都已酝酿为“可口可乐秘方”一般的独门绝技。师徒“教学相长”,由此才能犯下千万元以上的大案。 第四个原因是台湾当局对于诈骗犯罪的量刑轻微。第五个原因主要还是大陆民众、银行业者对电信诈骗的防范意识不够强。

文章最后说,台湾诈骗行业之猖獗,关键还在于人们的警惕性不足。防范诈骗人人有责,提高警觉才是防范之根本。两岸警方继续加强合作,限制诈集团的魔爪,当然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2017年7月27日,藏在柬埔寨金边的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被押至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