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基法修法三读通过,争议甚嚣尘上。在修法前曾有雇主代表在立法院公听会上直言「台湾哪有劳工过劳死,有也是本来就有病」,引发社会哗然,行政院长赖清德更指「台湾过劳指标与日本一致」。

但学者认为,尽管台湾有客观标准作为过劳指标,包括劳工猝死前的上班时数,但因为国内整体劳动观念与环境并不健全,很多上班数字的呈现,实际上都是「低报」,而劳基法修法反映出台湾长工时、低薪资的现况无法改善,政府与企业未尽到该尽的责任,将会使台湾在全球化竞争下节节败退,也无助改善国内少子化与劳工健康恶化等问题。

台湾大学职业医学与工业卫生研究所长陈保中及其研究团队所做「劳工健康风险评估报告」显示,台湾自2012年起,因罹患职业相关脑心血管疾病而领取劳保伤病、失能、死亡给付的人次,每年约七十至九十人,平均每四点八天就有劳工因过劳而领取给付。

然而,监察院对劳动部职安署纠正却指出,职业病有通报低估的问题,由于劳工保险对于职业相关脑心血管疾病的认定标准过于严苛,加上许多劳工受到雇主威胁而未寻求认定补偿,因此上述「过劳」认定仅为冰山一角,实际上还有许多过劳黑数。

该报告并引用国外大型研究显示,轮班间隔缩短导致睡眠不足、连续上班日太多,以及加班时间愈长,会引起疲倦、代谢症候群、慢性病、、心血管、肌肉骨骼等疾病,也有更高机率会发生工作事故,而2014台湾研究更指出,睡眠不足6小时劳工罹患冠心病与急性心肌梗塞机率,是睡眠充足者的3倍以上。

去年发生的蝶恋花游览车翻覆酿33死意外,外界直指因驾驶连续多日上班、超时工作而导致意外,而乘客家属也以超时排班等因素导致驾驶过劳,对业者提告,最后却以是「无积极证据」证实过劳为肇事原因而未起诉,引发社会热议。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已是过时的观念。政治大学劳工研究所教授刘梅君表示,国内有不少劳工猝死案例最后却将肇因归咎于「心血管疾病」等因素造成猝死,但欧美日等国家对于过劳死的认定,早在廿年前就已扭转,只要有迹象发现是因为工作压力、加班、连续上班等因素诱发心血管疾病,就断定是过劳死,而国内却采狭隘的认定方式,是认为个案原先就有健康疑虑,而不是过劳,「这也难怪会有企业主讲出『哪有过劳死,是本来就有病』的荒唐言论」。

刘梅君说,认定是否过劳,并非取决与过劳个案在出事之前一两天有无休假,而是要事故前一周、前一个月甚至前半年,是否都曾出现超时工作的状况。此次修法让资方弹性变得更大、劳动条件被紧缩,使得国内原本就已过劳、过长的工时雪上加霜,除了冲击劳动者身心状态,也无助于社会及产业发展。

「赖揆口口声声说要提振少子化,但此次修法无疑自相矛盾」,刘梅君强调,之前的加班费加成给付、一例一休与加班时数限制,都是为了让劳工有时间休息,也能让家庭生活更正常,但修法放宽加班时数、弃守一例一休,更让雇主节省人力成本,让劳工不敢生孩子,或是就算生了也没时间陪伴,冲击家庭关系以及社会人口结构,更让台湾社会无法与其他各国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