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苗栗县议员陈光轩,担任过行政院前院长长谢长廷的随行机要,曾是蔡英文竞选总统办公室的总指挥机要祕书,也是太阳花学运总指挥陈为廷的「麻吉」,遭30多岁的阮姓人妻指控,趁相约协助处理开店纠纷案,竟在他车内涉嫌强暴她,事后还传他慰问老人做好事的相片给阮女安抚,换取不提告。但阮女车震后7个月后看到陈在脸书自曝婚外情还劈腿多女后,才怒告陈妨害性自主罪;最不堪的人夫,在车震后事隔1年5个月才知「戴绿帽」,也进而对陈提出妨害婚姻告诉。

陈光轩在2案诉讼期间,都罕见地行使「缄默权」,自己未开口辩解、或是否认阮女的指控,只聘请律师辩护,人妻控强暴部分,他全身而退,遭绿帽夫控妨害婚姻部分一审无罪,但仍可上诉。《苹果》上午数度打手机给陈光轩,但他未接手机,事后才回电表示,「她对我所指控的都是不实在的,她讲的都是捏造杜撰,即便上了法院、地检署也无法说清楚讲明白,我的律师告诉我,她只凭口头供述,欠缺积极有效的证据,律师建议我不要做任何回应,让她的谣言不攻自破」。至于是否会反控诬告,他表示,不会再採取任何行动,因公务繁忙,选举也到了,不想一天到晚出庭,不起诉处份已是还我清白,不想再跟对方有纠葛。

陈光轩(32岁)2014年初试啼声,在苗栗第五选区以7417票当选,挤下同党县党部主委、县议员李贵富,当年以28岁、成为民进党苗栗县最年轻的县议员,更一举当选党团总召,意气风发;隔年7月与台北黄姓妻子结婚,虽被某週刊爆料疑婚前劈腿,但他严正否认。

不过,2016年4月16日,陈光轩突然在脸书贴文,坦承结婚后「有过几段非正常男女关系,但目前都已结束!」更与妻子发生「肢体衝突」,公开向妻子及公众等道歉,在地方引发议论,陈光轩也亲自表示,已经跟家人沟通,将坦然面对一切指教。

2016年9月中旬,阮姓越南籍外配向检方指控,跟陈光轩原本只是脸友,2015年11月间因夫妻开店有人闹事,陈表示可以帮忙找到对方处理,当月13日深夜10点多,相约碰面后坐上陈的轿车。

阮女指控,陈将车开往苗栗市玉清大桥,指著县议会说:「这是我上班的地方, 有事情可以到这裡找我。」后来停在附近她不熟悉的路边,被强要求到后座,陈就强脱掉她衣物「性侵」得逞,阮女强调担心自身安危,不是心甘情愿。她说:「他是议员,做官的人有能力,担心他对我不利,就没有马上报警。」

她说,事后陈说:「他帮忙没有东西吃的老人,如果告他会毁了他。」她心疼那些老人,就叫他用FB、LINE给她画面,看他有做什么好事,最后就答应不告他。案发不到半年,她看到陈公开自招劈腿。她认为:「他在外面搞很多外遇,他老婆也被伤害,才知道他真的是很可恶的议员,看到新闻才知道他真面目,我真的很伤心跟傻眼,原来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才决定告他,否认跟他交往。

检方认定,阮女看到陈男脸书PO外遇后,隔约3个月后才对陈表达不满,而且再经过约2个月才提起妨害性自主告诉,事后也收下陈赔偿的外套,种种历程,不仅与一般常情相悖,提起告诉的动机也并非无可疑之处,认定是合意性交。因此裁定不起诉处分定谳。

不料,去年4月阮夫收到处分书,询问懂法律友人后,才得知妻子跟陈曾搞「车震」,愤而对陈提出妨害婚姻告诉。法官认定,阮女只提出LINE对话中,称陈对她「那种乱来的事」、「不应该做的事」,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具体事证,可判断陈招认或默认与阮女确有发生性行为的文字回应。法官本月中旬判决无罪,全案仍可上诉。

陈光轩问政犀利,第一届就当选民进党议会党团总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