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人员年金改革新制预计今年7月1日上路,针对公务员离婚配偶也有年金请求权,可要求1/2退休金,引发公教人员反弹。今日台北市学校教育产业工会及新北市教育产业工会20多人聚集在民进党中央党部前抗议并送陈情书,要求启动修法并暂缓实施,但民进党并未有任何代表到场接受陈情书。

教团表示,提案的民进党立委尤美女与时力党团标榜是进步立法、是为性别平等,但他们忽视台湾公教人员女性占了56.6%,尤其公立学校教师女性更占61%,台湾职业妇女非常多,女老师或女公务员辛苦一辈子,若不幸遇人不淑要以离婚收场,最后退休金还要分给前夫,这让广大职业妇女情何以堪?

新北市教育产业工会秘书长李曼丽指出,通过的法条中虽然规定没有退休金的配偶才能请求,但没有退休金不表示一定是经济弱势,许多做老板的生意人、个人工作者或专业人士如律师等都没有退休金,但不见得没有资产,若这些人的离婚配偶是公教人员,法律强制其离婚的公教配偶会休金有请求权,完全不符合正义。

全国教育产业总工会理事长黄耀南表示,有无退休金和经济能力完全无关,较好的处理方案应该是立法将未来的退休金纳入离婚时可一并分配的财产,这才符合离婚时两人公平分配在婚姻中所共创的资产,且全民适用,而不是只有公教人员的退休金要和离婚配偶分享,这对公教人员造成严重的职业歧视。

尤美女表示,立法的目的在于保障家庭主妇或家庭主夫,他们为家庭辞去工作、照顾老小,离婚后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工作;但另一方老年有月退俸,而家庭主妇或家庭主夫因无工作,老年仅能仰赖每月几千元的国民年金,对其相当不公平。因此,此次台湾也仿德国、日本立法例予以明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