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选民登记将于后日截止,赶及登记的市民将有权在未来数个各大小选举中选出心仪民意代表。民主派和建制派各出奇谋做选民登记,务求扩大支持者阵营。有民主派慨叹不少市民对目前政局感无力,加上人手和资源所限,反应不理想,只能「做得几多得几多」;建制派则指港府宣传不足,造成登记反应欠佳。

根据去年的正式选民登记册,全港选民人数有380万多。若按年龄划分,最多的是61岁或以上年龄组别,共有近116万人,相反最年轻的18岁至30岁组别只有约63万人。而年轻人的登记率明显有落后于大市的情况,去年的选民登记活动后,整体选民登记率达到79.5%,属历来新高,然而18岁至30岁组别的登记率只得69.2%。吸引年轻人登记成为选民,顿成难题。
港府今年投放约850万元宣传选民登记,民主派和建制派两大阵营各自落区做选民登记,成效如何,尚待选民登记活动结束才知晓。近期积极到地区呼吁市民登记的民主派被DQ议员之一刘小丽,道出当中难处。刘小丽本月20日到长沙湾设街站呼吁选民登记,惟愿意登记的人寥寥可数。她认为议员被DQ、港府硬推高铁一地两检,以至近期言论和学术自由受威胁等事件后,市民越感无力,「(市民)有时都会觉得做乜都冇用㗎喇,咁所以登记咗(做选民)其实都未必出嚟投票」。但她也指上月立法会补选后,有选民向她反映,对没有投票感到后悔,因此她希望「呢种无力感引致嘅不行动就唔好再蔓延落去」。

建制派指政府宣传不足

此外,刘认为民主派在人手和资源上不及建制派,不能透过各式各样活动做选民登记,只能「做得几多得几多」。面对未来数年多场选举,她强调市民登记成选民相当重要,「如果未来有立法会嘅补选,今次嘅选民登记更加系非常之关键」,而区议会亦是民主派抗争的前线,民主派要反守为攻就需要更多人投票。
另一边厢的建制派也没有放松。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容海恩也有在新界东不同地区设街站进行选民登记,她指反应只属一般,一个小时可能只有两人会登记,而且以年长人士居多,料青年懂得自行上网登记,用不着在街站登记。她认为青年人登记率较低与港府宣传不足有关,建议当局多以社交媒体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