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内,审判长缓缓念出「被告邱炳文、杨宗仁、赵建乔均从事业务之人,因业务上之过失致人于死,各处有期徒刑4年10月」。高雄气爆一审宣判,旁听席上,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冷静聆听判决结果。

他是灾民自救会长陈冠荣,案发后四处奔走,是判决前夕97名被害人中有95人和业者达成和解的重要推手。

高雄2014年7月31日深夜发生严重气爆,前镇区凯旋、二圣路等处马路被大量丙烯炸开,不断发出轰隆巨响,人车与房屋瞬间烧成火球,宛如人间炼狱,造成32死321人轻重伤,是国内死伤最惨重的工安意外。检方认定管线锈蚀破洞导致丙烯外泄为祸首,依业务过失致死等罪起诉荣化前董事长李谋伟等9名业者,及现任高市府秘书长赵建乔等3名公务员,高雄地院历经3年多审理,昨依业务过失致死罪判赵等3名公务员4年10月,9名业者也被判刑4年到4年半。

盼全心照顾受害者

陈冠荣在宣判后说:「法院怎么判都不重要,这就是我当初决定要做这件事(自救会)的初衷,希望让受灾户觉得,法院怎么判都不重要,只要给我们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就好,对所有受害者而言,责任归属对我们的未来都无从改变,为何不让政府、荣化与华运公司把上法院辩驳的心力,用在照顾受害者?」

案发当晚,华运公司位于前镇区的储运所,透过地下石化管线输送丙烯到荣化公司大社厂,荣化人员发现输送管线流量、压力数据出现异常,华运公司也发现丙烯运送流量指数异常下降,但双方居然都没有停止输送丙烯,也未派人巡查,结果超过10公吨的丙烯四处乱窜,成为四处引爆的流动炸弹。

检方后来又查出,当地1991年设置石化管线箱涵工程时,3名市府官员验收不实、违规将管线包覆在潮湿箱涵,才导致石化管线锈蚀、破裂,酿成夺命灾难。

死者获赔1200万元

意外发生后痛失亲人、无家可归的灾民,根本不知向谁讨公道,原在北市万芳医院任职的陈冠荣医师,其父亲前镇区竹东里前里长陈进发,也在意外中丧命,他挺身而出担任自救会会长,与副会长王忠诚代表97名死者及重伤者坐上谈判桌,让华运与63名重伤者和解,荣化则以每人1200万元与32名罹难者和解。

尽管如此,高雄地院认为,12名被告至今否认犯行、互相推诿责任,犯后态度不佳,即便荣化、华运已与大部分死伤者和解,但合议庭辩论终结前未收到市府的和解陈报状,考虑本案造成伤亡损害太严重不能轻纵,昨依最重可判刑5年的业务过失致死罪,将3官员重判4年10月,9业者判刑4年到4年半,全案可上诉。

高市府:非常遗憾

莅庭检察官张志杰则认为判决「绝对有警惕作用」。高市代理市长许立明表示,法院明显3方各打50大板「我们觉得非常遗憾」。许解释,整个和解是建立在市府与华运、荣化三方契约上,且是由市府主动发起、完成,期待法院能深入了解,做出公允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