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小时候一写有关田园风光的作文,大概都会写,“老农们看着田野里沉甸甸的果实,开心地笑了。”不过,现在要是请台湾的小朋友们来写这篇作文,文风就不一样了,他们估计会这样写,“看着农政官员用刀片割破香蕉的外观,再送去当堆肥或喂猪,一年心血就这样丢弃,农民看了心都淌血却很无奈。”

恐怕有人要问了,好好的香蕉,为什么台湾的农政官员们要用刀片一一将它们划破再去喂猪呢?

这其实是涉及到了最近岛内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台湾夏季水果价格。因为去年天气不错,今年开春后气温持续上升,导致台湾的夏季水果集中在这段时间上市。但是岛内消费能力有限,又没有办法开拓对外销路,让台湾的夏季水果尤其是香蕉的价格几近崩盘。

更要命的是,今年又是选举年,民进党和国民党正拼得水深火热,于是,水果话题就成为了最好的选举牌。

比如6月初“北神探(侯友宜)和南菜贩(韩国瑜)”首次合体高雄,就当众大啖香蕉,批判蔡当局农业政策失焦。比如绿色执政的嘉义出现了水果滞销情况,新北市嘉义同乡会就率先认购300箱香蕉及菠萝,出身嘉义的国民党新北市长候选人侯友宜打着“嘉义人挺嘉义人”的旗号当起水果推销员,让嘉义农民相当感动。

当然,民进党这边也不遑多让,“电火球”苏贞昌发起“吃香蕉、做伙冲”活动。活动现场一箱箱的香蕉排成一堵墙,苏贞昌和民进党籍新北市议员都现身,呼吁民众多吃香蕉帮助蕉农。民进党新北市党部还联合新北市议会党团共同采购了3万公斤的香蕉帮助蕉农。

官员们拉着企业主开记者会大口吃香蕉的表演于是频频在岛内各地展开,各种表演不嫌多,就怕演不够。不过,就算台当局的官员们个个都是大肚弥勒佛,也吃不完全台湾的香蕉。更何况5日由国民党执政的台东县传来捷报,台东县长黄健庭利用到福建参加海峡论坛的机会,向大陆推销台东菠萝,当场获福建省委书记于伟国允诺,购买500吨。

怎么能让国民党专美于前呢?于是台“农委会”6日晚间宣布,启动收购香蕉去商品化作业,将收购价由每公斤3元(新台币,下同)调高为5元,并在全台各地设立收购点。不少蕉农因盘商(中间商)收购价格低于5元,不论香蕉等级好坏,全送到收购点,导致造成农会集货场香蕉堆积如山。其中仅屏东南州农会(屏东共有9个收购点)就收了16吨的格外品香蕉。许多年纪大的农民为减少损失,骑摩托车、脚踏车,一趟趟将香蕉载到农会,很多农会人员都说看了很心酸。

但更心酸的还在后头。当农民们纷纷将自己辛苦一年种植的香蕉送到农会收购点,经由现场称重后,台“农粮署”的工作人员就拿着刀片将一串串香蕉割破外皮“去商品化”,然后交还给农民,让他们再拉回去,至于割破了外观的香蕉是拿出喂猪还是丢在田里烂掉,“农委会”统统不管。

看着这些被割得面目全非的香蕉,屏东南州陈姓蕉农说,当局官员说要收购香蕉喂猪,看着质量这么好的香蕉不是在菜市场卖,而是当成猪的饲料,真的心都在滴血。

高雄旗山区蕉农刘吉和则算了一笔账,他说他种植4公顷的香蕉,有些是顶级蕉,但当局1公斤5元收购青蕉根本不够成本,至少1公斤12元才能够达到成本,这次香蕉过剩,包括人工费、肥料及资材费通通算入,他至少赔100万元。

台湾的果农们算着一笔无法回本的帐,但在台“农委会”的官员手中,却是另一本帐。“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6日信誓旦旦地宣布,现在所有农产品价格都会在农民成本价格之上,如果是菠萝每公斤价格成本约7.5元左右,批发市场是18元,“香蕉这礼拜有信心回到批发价格一公斤15元”。

那么事实上呢?中评社记者7日清晨走访了台南山线规模最大的玉井农产批发交易市场,发现这里的西瓜、香蕉、木瓜、荔枝都很便宜,比如均价每斤3元的香蕉、6至7元的菠萝,还有4元的木瓜。有人估算,一颗台南金钻菠萝只能卖10块钱,价值仅等同于一颗茶叶蛋。

但是,“农委会”是不会管这些的,他们早就认定水果的价格已经回稳,因此他们要集中精力开始炮轰国民党了。随即,“农委会”大动作召开记者会,指控蕉价大跌是谣言,还大费周章找到数年前旧照来澄清,点名国民党文青工作会、国民党南投县党部是散播谣言的元凶之一,要求这两个单位出面道歉。

其实,谁都知道,民进党与其花大力气抨击国民党造谣,还不如多动动脑筋,从根本结构上调整解决香蕉问题,毕竟政治口水就算能救得回选票,却终归救不回蕉价和果农们那颗滴血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