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龄女子涉嫌在酒吧搭上一名青年后,跟随男方回家做爱,事后伙同另一男子先后致电青年勒索6万元,又向青年座驾淋起漆水。女被告26日自辩称,警方拘捕她时出言侮辱,故录口供时故意不合作,带警方「游花园」,称不认识事主,也未有讲出被强奸之事。她又谓警方所问问题「特别低智慧」,所以她在心情极差下仍多次发笑。

自辩称警问题「特别低智」

被告游祖怡(23岁)连日来均用墨镜、口罩等将面容包得密不透风。她26日向记者投诉传媒日前所拍照片「影到(我)对脚咁粗」,身旁友人更要求记者「P图」瘦腿,记者婉拒后被告则退一步要求只拍半身照。
被告供称,去年4月30日案发日凌晨在尖沙嘴一酒吧认识男事主X,但否认曾与X倾偈、揽锡和在其耳边吹气。她指后来「断片」,翌日醒来已身在自己家,惊觉下体疼痛,并发现内裤上沾有疑似精液。
她指当知悉X没戴安全套下与她性交后,即斥对方行为等同强奸,打算报警,但X劝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谓张扬事件「盏肉酸」,承诺负责她看医生及买事后丸等使费。而她得知其座驾遭淋起漆水感「心凉」,遂致电嘲讽他「钟唔钟意只色」。她被捕后,警方指她跟不同男子「晚晚出去蒲」及「姣」,盛怒下录口供时不合作。
她又称,因感觉警方已尽信事主,而且当时心情差,故没指控X强奸。控方指她在录像会面中多次发笑,被告则指因为警方所问问题低能、低智慧及无聊。控方问她为何被强奸后选择冲凉将证据洗掉,被告解释因看电视得知「就算冲咗都验到系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