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研拟透过调整时间带、不停靠空桥等方式,反制更改台湾名称、甚至冠上「中国」的外籍航空公司,世新大学副校长游梓翔在脸书批「哪个白痴研议的白痴政策」,直指是自残式惩罚。

游梓翔说,面对外籍航空公司在大陆要求下更改标注台湾的方式,《联合报》报导,我方正研议「反制措施」,将以不许停空桥、调整时间带惩罚。这样的方式直接受害的是旅客,请问其中有多少是陆籍旅客?如果外籍航空公司上多数是台湾旅客或外籍旅客,究竟是惩罚了谁?这不又是一种「自残式惩罚」吗?

他指出,采取这种公开直接对抗,等于是在逼外籍航空二选一,就两岸市场规模、航点数量、商业机会,请问是要靠什么让外籍航空选择我方?这样不是连本来还可能有的回旋空间都没了?最好笑的是,整个方案中没提到陆航。结果会变成外籍航空停机坪、时间变差,但是陆航反而停空桥且时间不变的情况。但如果要动陆航,就变成华航长荣可能因大陆反制而受害,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台湾、还是旅客,大概是没胆这么干吧。于是这反而成为变相的「惩罚外航奖励陆航」,有意义吗?

游梓翔说,看见这样的政策研议,他只能借用北市长柯文哲针对拔管案说了一次,但是不敢再说的那句话:不知道哪个白痴研议了这个白痴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