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铁沙中线丑闻越揭越大,涉及管理层造假和欺上瞒下,令市民尽失信心。媒体翻查两铁合并后,10年来的港铁董事局组成资料,发现在董事人数膨胀之余,在非官守董事中的退休高官和亲建制人士越来越多,工程专业人士却越来越少;加上港铁不断在海外及香港接下多个项目,人力资源构成重大压力;再者每次出事后成立的监控委员会,都是由港铁管理层出任,「塘水滚塘鱼」。有立法会议员指,港铁管治危机其实是反映政府的管治危机。
港铁是由地铁和九铁在200712月合并而来。在2008年,港铁董事局8名非官守董事中,有两名持有工程学位,包括在工业界享有盛名的周松岗及港大土木工程系主任张佑启。至去年,16名非官守董事中,只有1人持有建筑相关工程学位,即来自港华燃气的关育材。

4前高官任非官守董事

2008年至2012年,港铁非官守董事中没有退休高官。前特首梁振英2012年上台后,港铁董事总人数大幅增加,由2011年的12人膨胀至去年20人。去年有4名前高官出任非官守董事,分别为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前局长马时亨、库务署前署长李李嘉丽、审计署前署长邓国斌及运输署前副署长陈阮德徽,令港铁董事局成为退休高官俱乐部。
此外,亲建制和亲北京力量在港铁董事局亦不断增强。2008年,港铁非官守董事中,获金紫荆或银紫荆勋章人士只有两人,至去年已增至8人,包括马时亨、郑海泉、周永健、方正、李李嘉丽、邓国斌、石礼谦及黄子欣。
按照港铁年报披露,港铁董事中只有行政总裁为执行董事,其他非执行董事每年薪酬为30万元,如担任委员则再加6万至15万元不等,董事局主席薪酬为150万元。虽然并非厚薪,但港铁董事社会地位崇高。新民主同盟立法会议员范国威认为,自2013年起不断有退休前任高官加入港铁董事会,「建立咗一个利益集团,审议高铁一地两检同各项工程嗰阵,为政策保驾护航」。获金紫荆或银紫荆勋章人士数目不断增加,更令人质疑港铁董事会会否成为政治酬庸的工具。立法会议员陈淑庄表示,港铁管治危机其实是反映政府的管治危机。
另一问题,是港铁10年来大力拓展海外、尤其内地业务,2009年首度披露内地及国际业务收入,占当年总收入比例只有6%,同期香港收入则占九成,其他则为顾问费等其他收入。至去年,内地及国际收入比例已升至43%,而香港收入比例则下降至52%。香港近年有多个大型工程同时展开,人手压力不轻。
再者,根据年报,港铁董事局设有6个专责委员会,包括在2014年高铁超支丑闻爆出后,新成立的风险委员会和工程委员会,各由7名董事组成,但实质仍是自己人查自己人。

7委员会未为沙中线把关

港铁日常运作由执行委员会负责,其旗下设有危机管理小组及17个业务/职能管理委员会,当中可对沙中线发挥把关作用的委员会至少有7个,包括项目控制小组、公司安全管理委员会、企业风险委员会、招标委员会、企业责任策导委员会,以及在2014年新成立的成本监控委员会和成本控制执行管理委员会。可惜这些委员会都是由港铁高层出任,故委员会名目虽众多,但架床叠屋,层层失守,完全没有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