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特首梁振英2016年被踢爆疑向机场员工施压,迫令国泰职员「特事特办」,代送幼女梁颂昕的手提行李入禁区,公众怒轰滥权。有空姐不满此举有违乘客及行李需同行同检的一贯做法,提出司法复核。聆讯期间更揭发机管局为赢官司,不惜开审前鬼祟删除相关条文。高院23日裁定空姐胜诉,直指当局做法违规。尽管如此,梁振英继续死撑,在fb贴文指「酌情送递」是惯常做法,并非特权。

本案源于前年3月28日凌晨,梁颂昕乘搭国泰航班往美国旧金山,入闸后发现手提行李遗留禁区外。梁振英之妻唐青仪即与机场人员交涉,要求国泰职员代送行李入禁区。其间梁颂昕曾致电父亲求助,最终获机管局放行。有知情人士向媒体投诉揭发事件,国泰港龙空姐罗美美同年6月入禀指控机管局及机场保安有限公司。
保安局今年4月、即本案开审前两个月,暗中修订《航空保安计划》条文,删除第6.2.10段「All screening of cabin baggage shall be conducted in the presence of passenger(所有手提行李必须与乘客同行同检)」,改为覆检时才需同行同检。机管局更在开审前一度以安全为由,禁止庭上披露相关数据,最终遭法官周家明拒绝。

空姐代表闻判感触落泪

保安局首席助理秘书长陈元德在誓章中声言,修例可省法庭时间和讼费,机管局亦指复核因例已修而沦学术讨论。惟周官在判词中指政府待开审前才修订,明显冲着本案而来,若只因本案对往后事件没约束力而撤销申请绝不公义。周官指原条文中「All screening(所有检查)」即包括首检(X光检查)和覆检(人手搜查),条文清晰直接,亦写明若乘客在首检过程中表现紧张或看似身怀违禁品,保安人员可视乎情况衡量需否覆检,故不论首检还是覆检,必须同行同检。
虽然法庭已裁定当局违规,但主角之一梁振英继续死撑幼女无错,更扬言「空姐的兴讼是政治行为,不是航空安全问题」。机管局和机场保安公司则指会研究判词,但没响应会否恢复同行同检。空姐工会代表吴敏儿23日领取判词后一度感触落泪,认为机管局及民航处应就事件向公众致歉,强调任何人均不应为权贵而践踏航空安全,「同乜人讲都系呢番说话,希望所有乘客都遵守同行同检」。
公民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批评保安局为保前特首一家,「夹计改文件为打赢官司」,滥用公权力,罔顾航空安全。前立法局议员朱幼麟斥梁振英为了家中小事滥用特权,是香港和国家的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