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台军公布“国防报告书”之前,破天荒在全军举行所谓“战术战法研讨会”,为了迎合蔡英文所谓创新的“重层吓阻”战略,故台军各部提出各种“创新”或者“不对称”的战术战法,其中以参谋总长李喜明提出的“微型导弹突击艇”战术,最引外界瞩目,甚至被讥为日本海军在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的“震洋”自杀特攻艇再世。

李喜明的构想,是台海军在“不对称”的战术下,筹建40艘排水量约45吨级的微型导弹突击艇,每艘操作者2~3人,不搭配战斗系统或雷达,挂载雄2型攻舰导弹,使用个人肩扛式刺针导弹(MIM-92 Stinger)防空,平时部署在台湾各渔港,战时出击如狼群、隐蔽时藏于民间,以此来打击犯台的敌军登陆船团。

李喜明的突发奇想,引来军政界哗然,正反褒贬不一,各界反应两极。但非常吊诡的是,今年8月6日,蔡英文公布2019会计年度的国防预算里,李喜明的“微型导弹突击艇”竟赫然在列,已经编好预算准备筹建,将以4年时间,将60艘突击快艇成军。

而在编列预算前,由于李喜明身居参谋总长高位,下位的中山科学研究院(简称“中科院”)立刻“逢迎拍马”,召开台湾民间船厂招商说明会,用令人咋舌的速度,完成计划说明同时招商。拍马屁的功夫,比研发武器的能力来得强。

根据中科院开出的规格,此艇长21.4公尺、舷宽5.4公尺、吃水深2.4公尺,满载时(加上导弹可能达60吨排水量以上)最高航速35节以上、续航力达到100海浬(满载35节速度)。耐波性要在蒲氏5级风以下执行任务、7级风以下还可安全航行,船体结构采强化玻璃纤维(FRP)或铝合金,外型具有雷达匿踪设计,且要模仿台湾传统渔船外型以利欺敌。

但是,仅仅45吨的所谓突击艇,能够搭载2枚重量1.2吨的雄风2型飞弹吗?船的配重要如何设计?发射前后的重心差异,要如何调整?这些都是很简单的工程问题。伪装成渔船停在渔港里的突击艇,就安全无虞?敌军不会歼灭整个渔港吗?

导弹快艇的“狼群战术”是1960年代的海战主流思维,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海军的埃拉特号(INS Eilat)驱逐舰,在茫然不知的情况下,遭到埃及海军“蚊”级导弹快艇使用前苏联制的SS-N-2型“冥河”(Styx)击沈,展开了全球海战的新页,在全球各强国的努力发展下,“攻舰导弹”的研发、战术与部署,成为军事科学的最新显学,在1982年马岛战争时,英国与阿根廷,利用西方最新进的攻舰导弹,展开了史无前例的导弹大战,双方死伤惨重,也说明了攻舰导弹、和搭配的新式攻舰战术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由于以色列是全球第一个受到攻舰导弹冲击的国家,故该国全力发展攻舰导弹、以及使用于“快艇狼群战术”的导弹快艇。由于以色列仅有面对地中海的封闭地形,故其海军舍弃大型舰艇计划,建立第二代海军初期,全面舍弃由英军供应的二战时代大型驱逐舰,而全力发展自制的“毒蜂级”(Dvora class)导弹快艇,以及与之搭配的“天使”(Gabriel)攻舰导弹,二者的搭配在1970年推出,是西方世界海军史上第一种进入服役、现代化的导弹快艇。

这也是缘由英法美等传统海权大国,是以全球为领域范围部署作战,故对于守势战略下的飞弹快艇产物,兴趣缺缺,反而是前苏联与中国大陆解放军,在1950年代对西方世界的“不对称战术”中,使用鱼雷快艇进行“狼群战术”已经行之有年,台湾海军在1950至60年代的台海逐岛抢夺战中,吃了解放军海军狼群的不少闷亏。

也因为台湾海军一直采用美式的大海军战略,接收了不少二次大战剩余物资的美、日制大型驱逐舰,故眼见以色列的教训与发展,其导弹快艇和天使导弹,在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中,表现优异,彰显了西方世界首次使用攻舰导弹的威力,故台湾立刻打定主意,向以色列购买、仿制二种利器,也就是后来的台海军海鸥级导弹快艇,以及与之搭配的雄风1型攻舰导弹,二者1979年成军,至2012年才由台湾海军光华6号匿踪导弹快艇所完全取代。

海鸥级导弹快艇,是一种排水量45吨级的快艇,搭载的雄风1型导弹,射程40公里,一艘快艇搭载2枚导弹,载重约1吨。此艇在台湾海军共服役有48艘之多,但由于台湾海峡的海象长年不佳、风浪极大,故此艇的服役常常出现问题,包括耐波性、执行任务的稳定性不足,面临同时间日本海上自卫队研发、服役的1号型导弹水翼快艇一样的问题,就是无法克服恶劣海象,导致效能低落。

日本自卫队的导弹快艇计划,仅建造3艘就停建,即是因为无法克服西太平洋和大陆沿海的恶劣海象,而台湾的海鸥级在2012年快速退役,服役才30年,可见得此种吨数的快艇运用在台湾海峡外围海域,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而反诸以色列的设计,由于是行驶于相对风平浪静的地中海海域,故完全没有恶劣海象问题,台湾当时急于引进导弹快艇战术对抗解放军,并未认真考虑此问题,故导致缺失不断、意外丛生。而日本的一号型导弹水翼快艇,同样引进意大利的“剑鱼级”(Sparviero)飞弹快艇设计,也犯了一样的错误,意大利的使用环境也是风平浪静的地中海,在日本海上自卫队完全水土不服,但日本在建造3艘后就止血停止计划,台湾却在服役48艘后,还未学到教训。

李喜明是活在“海鸥级飞弹快艇”所谓“自强中队”的往日光荣中,故对此念念不忘。而这个“自强中队”神话,是当时蒋经国时代、面对台美断交的挫折中、所硬撑起来的军事神话,实际上对台湾海军并无太大帮助。反而是引进以色列制攻船导弹发展为雄风1型导弹,是台湾“中科院”储备飞弹研发能量的肇始,故有其时代意义。

进入21世纪的海战时代,思维已经全部改变。各强国几乎放弃发展“导弹快艇”此种产物,甚至以更大的“导弹巡逻艇”或者“匿踪高速导弹快艇”来取代,根据各国的不同地形与战术需要,有不同的设计。基本上,世界强国都已经放弃发展“导弹快艇”,美军自不用说,俄罗斯也再无相关产品出线,甚至中国大陆解放军,在使用022型双船体匿踪导弹快艇后,也立刻予以“冷藏”,使用时机减到最低,而日本海上自卫队,在2002年才服役的“隼”级导弹快艇后,仅服役6艘,就在2008年开始退役此种快艇。

究其原因,世界海军大国,近年来都采用战机甚至巡逻机携载攻舰导弹,而不再使用快艇,飞机的使用弹性大、航程远、不受海象影响,效率高且速度快,尤其日本特殊打造的F-2型支援战机,其首度使用复合材料打造机翼、机身一体的先进设计,使其机翼能够挂载高达4枚以上的重型攻舰导弹,近期日本F-2战机试射新研发的XASM-3超音速攻舰导弹,就引起话题。此外,多功能的大型驱逐舰、巡防舰以及潜艇,目前都能够携载足够弹量的攻舰导弹,甚至进一步研发出射程更远、具有匿踪外型的攻舰、攻陆导弹,也是目前世界海战的新趋势。

为何堂堂的台湾参谋总长,会逆着时代的潮流思考,推出这种已经被淘汰在现代海战行列之外的“导弹突击艇”?目前并未可知实际原因。而台湾三军一向本位主义浓厚,海军就是管海上,空军管天空,陆军管陆地,三军井水不犯河水,各种升迁、加官、晋爵都和此种本位主义有关。事实上,台湾海军有陆基的攻舰导弹部署,称为“海蜂”部队,可以用车载、掩蔽地窖等方式,灵活运用台湾各式攻舰、攻陆导弹。而航程仅100浬的微型导弹突击艇,和位于陆地上、可发射射程达到250公里、甚至300公里以上的增程雄风2B、2E式导弹的台海军海蜂部队,有何差异?

台军内人士评析,台海军人员,多半不愿意长期待在海蜂部队,因其没有“海上服役经验”,在升迁、加官、晋爵上面,往往比不过有“海上服役经验”的海军人员。其次,高额的“海勤加给”、 “战斗加给”甚至“外岛部署加给”油水多多,长待在陆地上的海军无法享受。故军内猜测,李喜明或许是因为此种“本位主义”的思考,所以才有这种“灵光乍现”的绝招,其实与所谓的什么“不对称、非传统”战力无关,也与蔡英文的“重层吓阻”战略,八竿子打不着。不过就仅是为了海军自己的升迁管道畅通顺利而已。

无法解除这种“三军本位主义”的斗争,就无法解除台军的乱象,日本以自卫队来涵盖三军,以色列、新加坡也都以“国防军”的组织来消弥“三军争宠”的弊端,提升三度空间联合作战打击的效率和能力。而台湾承袭中国国民党的大型军队思考,防守台湾蕞尔小岛,竟要运用20万大军来防卫,每年吃掉国防预算的一半有余,供养着许多完全没有效能的机构和人员,就为了维持体面和大国大军规格,没有认识到台湾必须面对如以色列一样的小国强军意识,这也是蔡英文无法进行军事改革、仅能任凭台湾黄埔将领漫天喊价的尴尬。所谓,微型匿踪导弹突击艇的荒谬,正可以一叶知秋,看透这一切假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