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龙哥让我们开眼了。

他用生命讲了一个笑话:别以为混混拿把刀就能唬人了,他们可能连刀都耍不好,只会给对方送装备。

开宝马拿砍刀、纹花臂带大金链子,也镇不住场子,分分钟被全国人民嘲笑COSPLAY黑涩会。

这次因为龙哥耍威风砍人闹了笑话,网友对黑涩会的关注再次热情了起来。

其中一则被网友扒出的黑涩会招聘贴,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你没看错!黑涩会的招聘门槛都这么高了。

本科学历是基础,还要有较高的文化底蕴,写作能力要强,还要会ppt演讲技巧。不仅要敢为同学打架且有胜,而且要精通中国古典文化……妹子我估计连太保都当不了。

这个要上天的黑涩会就是台湾著名的竹联帮。

美国《时代》杂志曾颁发“二十世纪全球最具影响力十大黑团体”,竹联帮以一票之差输给第一名的意大利黑手党。

拥有如此江湖地位,竹联帮不仅招聘画风看起来清奇,这个黑帮组织的前帮主和太子,也具有超级可爱的反差萌属性。

先说个段子。

孩子问父亲:什么是黑涩会?

父亲:一身干净的唐装,手里拿着佛珠,身上挂着各种文玩 ,平时闻个香,品个茶,还能人五人六地说一大套励志警句,温文尔雅,举止得体的这叫黑涩会。

孩子又天真地问:那些光膀子纹身、戴手指粗的金链子、张口骂脏话、夹个小包烟不离手的是什么?

父亲笑了笑说:孩子,那是傻X。

2007年有位记者发表了一篇黑帮大佬的采访稿。

文中,黑帮大佬身着一件暖色调的短袖衫,正蹲坐在凉亭的一角,用多套茶具为朋友们冲泡高山云雾茶。品茶间隙,不断有各路人等开车进入庄园,到他面前请安。

采访结束后,大佬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布兜里拿出了一本自己打印、装订的《风雨集》送给了记者。

那封面上有“风风雨雨原是甘露,点点滴滴岂放心头——27至32岁囚于绿岛之心路历程”的主题语,下面是他的签名,签名后面还特地标明了“2007.5.5”。

这个大佬就是台湾“竹联帮”前帮主陈启礼。

书中所记的被囚一事是指,80年代,震惊世界的“江南案”引发台湾大扫荡,陈启礼等黑帮头目被移送绿岛监狱。

而“江南案”背后操刀杀人的也正是陈启礼。

(1984年,一起“江南案”轰动世界,FBI的三面间谍刘宜良(笔名“江南”)在美国被暗杀,以致台美关系一度紧张,后来国民党情报系统由情报局长汪希苓被抓。)

台湾第一黑帮的教父、震惊台美的“江南案”主凶,连从政前的陈水扁,也曾投靠在他的门下。

这样一个大佬,应该是教父科莱昂的长相?

不,大佬长这样。

面相是不是很佛?很慈眉善目?

狱中给儿子写家书,一手清秀的好字。

不仅如此,大佬还非常有文化,当年淡江文理学院毕业的(如今的淡江大学,著名私立研究型大学、台湾第一所私立高等学府)。

踏入黑道,也不是因为从小习恶。陈启礼6岁从父母赴台,因为作为台湾外省人经常被欺负,陈启礼又不会轻易低头,就经常打架斗殴。他手腕硬,打架狠,很快就闯出了名堂,才逐步成为了竹联帮的帮主。

早年所受管教严格,后来虽踏入江湖,陈启礼也宁愿让兄弟们有平淡的生活,远离江湖腥风血雨。

此外,他还秉持“有理想、有抱负、自求严”的理念来管理黑帮,留有两句名言给世人:“我宁可被共产党统治,也不让台湾被台独拿走”、“专家学者都是权势者释放臭气的器官”。

至今竹联帮还反对台du呢。竹联帮的仙风道骨,离不开他的教化。

虽然陈启礼最终逃至境外,在柬埔寨去世,但是在其葬礼上,足足有8000人来送葬,堪称黑道的“世纪丧礼”。

当时知名导演钮承泽与多位艺人都一同前往悼念。

对于这个慈眉善目的黑帮大佬,妹子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这两张照片。

被陈启礼抱着的黑帮太子,是不是很可爱?

太子长成少年,还在嘟嘴卖萌。

这个可爱的黑帮太子,正是陈楚河,对,就是和陈乔恩拍《命中注定我爱你》那个玛丽苏台湾偶像剧的陈楚河!

一想到当年黑帮太子拍这部偶像剧时,小弟们都在追,画风一定很好笑……

这个太子的画风也很特别,明星访谈随口就来尼采blablabla的,因为很中二又很搞笑,台媒都叫他“四次元少年 ”。

“我是黑帮太子,我要高冷,嗯,不能笑……”

早年一个综艺节目现场连线他爸陈启礼,主持人吓得话也讲不利索了,而他们父子俩讲话还挺温柔的。

然而,如此俊朗迷人的黑帮太子并不混黑道,他没有继承父业,在父亲去世后还主动放弃了遗产继承权。同母异父的弟弟做家族生意,他也不争不抢。

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自己按照父亲的教诲做什么都会成功。而且因为父亲反对台du,所以他在这方面也挺拎得清。

不过现在娱乐圈也难以寻觅他的踪迹。

作为微博月更的黑帮太子,他最近的两条点赞,还贡献给了人民日报,连两会直播都没有错过。

而且据粉丝爆料,他好像一直在学剪辑……嗯,画风很谜。

如今竹联帮的灵魂人物去世了,太子爷也告别了黑道。不过竹联帮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像很多大型黑帮一样,他们也在转型。

有的黑帮从良,找了份正经工作,过起了普通人的小日子。

而也有黑帮变得更为强大,也更为可怕。比起我们传统认知里的街头打打杀杀,他们组织更加严密高效,而且富有创新意识,只是我们难以察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