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通水已满一个月,表面看似平静,实际暗潮汹涌。金门通水后,地方弥漫「反绿情结」,民进党退出县长战场,无党籍金门县长陈福海国民党对手杨镇浯「双雄争霸」,两人都直言,年底选战就像一场「赤壁大战」,决定金门未来。

年底金门县长参选爆炸,县长陈福海、立委杨镇浯、前议长谢宜璋、金门高粱党洪志恒、无党籍洪和成、教科文预算保障e联盟汪承桦等六人完成登记,目前民调显示陈福海寻求连任的主要劲敌就是杨镇浯。金门县议员陈沧江原有意争取民进党中央提名参选,但因民进党政府要求通水延期,加上副总统陈建仁雨灾期间旅游金门,引发地方反弹,导致陈沧江黯然退党、退选。

尽管参选爆炸,距离投票只剩二个多月,金门街头却出奇冷清。通水满月,金门县政府也没有任何庆典,不同于通水时动员千人造势,吊诡气氛一如金门县长选战,战火在台面下闷烧。

通水…金门难偏向两岸哪一边

通水议题点燃金门县长大战第一把烽火,陈福海说,年底选战宛如一场赤壁大战,决定金门未来发展的分野;两岸要朝向通水、通电、通桥「新三通」,通水后代表两岸交流应重新定调,两岸领导人应促成金门扮演两岸友善平台。

杨镇浯说,「金门必须两岸通吃,不能偏向哪一边」,不可能谁当选金门县长,就决定金门要导向台湾或大陆。通水后很多预算还要仰赖中央政府,民进党执政下,通电、通桥变量大,「不要阿Q式自high」;年底选战是一场决定金门分野的赤壁大战,是世代和价值观的选择之战。

双雄对决成形,陈福海说,他是「无色意识」,不分蓝绿都可以交朋友,但杨镇浯参选时竟说要「打败民进党」,如果杨当选,未来两年「金门人稳死的」。

杨镇浯驳斥,政党政治必然相互竞合,他不像陈是派系绑桩型,模糊多变到不知中心思想;民进党中执会曾表示「支持地方势力」,因此不提名金门县长参选人,加上陈沧江大动作退党,令人质疑「是否支持陈福海,就是支持民进党?」

反绿?缺席八二三伤了金门人

「金门只要蓝绿对决,民进党就是死路一条。」退出民进党的陈沧江感慨说,「金马撤军论」让地方长期对民进党存在刻板印象,加上民进党缺席对金门意义重大的八二三炮战六十周年纪念活动,副总统陈建仁隔天却到来金门度假,年改也伤了很多基层的心,「金门人讨厌民进党,非常讨厌蔡英文总统」。

杨镇浯说,民进党党旗没有金门,台独主张将台湾推向战争烽火,民进党是金门的票房毒药。

陈福海说,金门不只「反绿」,而是「相当反绿」,像中央要求延后通水,「不反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