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軟,

不敢賺太多錢。”

2元自助餐

高雄市的公園路橋下,

常年有一個老奶奶擺自助小攤。

紅燒魚、鹵煮肉、

玉米、香腸、米飯···

再搭配幾樣小菜,

菜色極為豐富,

每餐僅需10台幣(人民幣2元),

食客就可以無限量食用。

這樣的小攤,

老奶奶一擺就是55年。

老奶奶名叫庄朱玉女

16歲從澎湖嫁到了高雄,

新婚沒多久,

丈夫就被派到南洋當抗日的軍夫,

她一個人為了養活孩子,

以駕駛牛車為業。

不僅時時刻刻心驚膽戰,

還要帶着孩子到處逃難,

躲到台南走投無路的時候,

那裡窮苦的碼頭工人曾經幫助過她,

對此她一直念念不忘。

1945年,她和丈夫開始經營台電的外線包辦業務,幹了幾年事業稍有起色,丈夫卻遭遇意外,在電線杆作業的時候不慎摔了下來,身體狀況大不如前。

為此夫妻二人放棄了外包事業,到高雄港租了倉庫開了一家小公司,做起了碼頭裝卸。

但沒過多久她就發現,

碼頭工人賣一天苦力下來,

只能拿到微薄的一丁點收入,

甚至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

心腸柔軟的她,

想起之前碼頭工人對自己的幫助,

就主動提出

把自家倉庫提供給工人住宿,

好讓他們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

不僅如此,

看到了辛苦一天的他們,

吃不到一頓飽飯,

她還在倉庫前搭了個屋棚,

擺張大桌子,置辦好板凳,

開始了她的愛心自助餐

一日三餐,

從買菜、洗菜、炒菜、出攤,

她從不讓家人插手,

全靠她一人操辦。

做出美味熱騰騰的飯菜,

卻不收一分錢。

很快,她的善舉就被傳開,

工人、附近的窮人、流浪漢,

紛紛跑來她的小攤吃飯,

一天餵飽的人數不少於200。

但這樣下來開銷越來越大,

為了有錢買菜,不讓愛心停擺,

在人們的建議下,

她開始象徵性地收3元、5元,

這樣的價格一直持續了10年。

10年後,才漲到10塊台幣,

遇上有困難的人,

她還是揮揮手,

說一句:免阿啦!

每天一大早,

推着孫子的娃娃車到菜市場,

精挑細選,跟菜販斤斤計較,

小販們也都知道阿婆做的是善心事,

於是也少算點錢,多送點菜。

有時候實在太累,

推着小車的她會在路上打盹。

即便餐費漲到了10塊,

每天的收入還是遠遠抵消不了菜錢,

為此阿婆傍晚收攤後,

會去撿垃圾貼補買菜錢。

她的兒女、鄰居全都理解不了,

況且一年年下來年事已高,

紛紛勸她別累壞了身體,

有一次大兒子勸她雨天就不要去賣啦,

向來輕聲細語的她卻大聲說道:

如果我不去賣的話,

那些工人怎麼辦,

他們要到哪裡吃飯?

整整55年,

為了維持這個愛心小攤,

她賣掉了7間房子,

“從沒算過花了多少錢,

也沒數過有多少人來吃飯。”

“我也從不會罵客人一句話,

我很高興他們吃我做的飯,

我不會計較啦。”

大兒子為了防止母親把老房子全賣掉,特意給母親每年幾萬的菜錢;

但即便如此,記者採訪她的時候,她還是透漏自己這些年欠了50萬。

因為她這些年不僅是做飯,

碼頭工人沒錢結婚,

她都自費幫忙籌辦婚事、婚宴。

連記者都不能理解,

開始“責怪”起老人來。

她經常跟幾個子女說:

“有機會幫助別人,

這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德。”

最後記者也被感動地哭了起來。

70多歲的時候,

老人感到身體大不如前,

由做三餐減少到午、晚兩餐。

80歲的時候老人操勞到中風,

躺在病床上的她,

喃喃自語地擔心工人、窮人怎麼吃飯,

稍微好一點,在家人的苦苦相勸下,

點頭答應以後只做午飯一餐。

不到一年,

2000年老人再度中風,

休養了5年,她沒能再復原,

但老人卻始終放心不下自己的那個小攤,

非要兒女推着輪椅讓她去看一眼。

奶奶55年來,

少有的一次遊玩出行,

坐在車上的她幸福地眯着雙眼。

2015年,

被病魔擊倒的奶奶,

再沒能站起來,

96歲的她永遠地離開了她的小攤。

告別那天,

2000多人自發為她送行,

光是花籃就長達幾百米。

79歲的前碼頭工人陳進璋

哭得像個孩子,

“再也吃不到阿嬤做的飯了”。

但讓人欣慰的是,

老人的子女們在母親逝世一周年,

成立了庄朱玉女基金會,

希望能延續母親的善良與愛。

或許我們沒有力量,

強大到足以改變世界,

但只要一束光,

便足以照亮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