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金融海啸,对数以万计的雷曼迷债受害者而言,切肤之苦恐终生难忘。当时反映民意的立法会顿成受害者申诉、寻求公义的水泡,几经波折,能动用特权法的雷曼小组终于成立,花了3年半时间调查,担任小组主席的何钟泰回首过去,觉得今日香港的金融监管制度仍有不足,亦奉劝港人一句:「贪心通常都好容易撞板」。
因为金融海啸引发的雷曼迷债风波事出突然,万计血本无归的受害者有冤无路诉,当时不少人向议员求助。立法会一度讨论成立专责委员会调查,然而建制派反对下未能成事。随着受害者人数日增,涉及金额越滚越大,立法会再讨论授权已成立的小组使用特权法,建制派终不再反对。

「迷债个名系唔啱㗎,有误导」

雷曼小组的聆讯对象,由高官、监管机构主管到银行大班都有。工程界出身的何钟泰当上小组主席,负责领导调查工作,事隔10年话从前,2012年卸任立会议员的何钟泰直言相比他参与过的新机场大混乱和公屋短桩调查,迷债事件确实是最复杂的一次。
「其实迷债个名系唔啱㗎,有误导成份」。何钟泰指金融海啸前,有人建议过他购买这类结构性金融产品,「(我)梗系唔会买啦!」一来他没时间研究这些产品,二来「呢啲咁样完全是不是好清楚嘅金融产品」。
出于谨慎,何钟泰避过金融海啸,而调查雷曼,令他更明白香港的金融监管制度。当日小组曾建议在金管局、证监会以外,另设单一独立监管机构,港府至今未有采纳。何钟泰认为,无论当年或现在,由金管局监管银行,证监会处理罚则和监管要求等,银行有问题个案才转介证监会,处分银行时又要问过金管局,这种「交叉运作」相当不理想,他希望政府「迟早都要考虑吓」。
不单止雷曼,近年社会推崇金融科技,人人谈论比特币,也令何钟泰看到隐忧。他觉得金融发展快速,监管制度完全不足,尤其社会在追求新经济的同时,其实有很多配套未完善,「(例如比特币)唔系唔可以存在,但系将来可能要比较健全啲,(有)成套(监管制度)出嚟就好啲」。

有别于一般动用特权法的专责委员会,雷曼小组一大特色是委员多,高峯期不计正副主席有25人,在全体议员只有60人的年代,差不多半个立法会的议员都加入了。
来得快、去得快,小组08年成立后两年内,先后有11名委员退出。何钟泰形容,实际上只有少数议员「跟得足」整件事。
当时雷曼聆讯多数逢周二及周五上午举行,他记得有一次他与秘书、法律顾问、证人均已到场,公众席上又有受害者,传媒亦准备就绪,反而议员「一个都冇」,于是不断致电催促委员归位,临近点算法定人数时限届满才凑够人。的确,当时的立法会,法定人数不足已是极严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