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来港做黑工的切肉师傅在深水埗劏房杀死前妻阿姨,肢解弃尸。警方凭闭路电视录像和劏房有死者血迹等证据,锁定他是凶手,在寻不回尸首、没目击证人、找不到动机下,起诉他谋杀和非法弃尸罪。案件在高等法院审讯16日,辩方力陈被告不知死者去向,但不获接纳,陪审团昨退庭商议7小时后,大比数裁定两罪成立。
被告颜永周(52岁)闻判表现冷静。死者陈秀华(62岁)的儿子早前担任控方证人,昨亦有到庭听判。

官今日判刑

陪审团以5比2裁定被告于2016年5月2日,在长沙湾道132号一个劏房谋杀陈秀华,并以6比1裁定他阻止合法埋葬罪成。法官李瀚良押后到今日判刑。
庭上透露,被告早在80年代由潮州普宁偷渡来港,结识前妻,离婚后返内地再娶妻和生儿育女。2011年他再偷渡来港,并在深圳买入假身份证,在港以「陈明」身份租屋打工。
据被告称,他1989年经前妻结识死者,但十多年没见,后来前岳母带死者到他家中吃饭才重见。他称会帮死者买冻肉,死者曾自行入他家中取货,而他将锁匙放在劏房大门门框上,方便熟人入屋。
除了在冻肉铺打工的正职外,被告自爆收受外围六合彩投注赚钱,2015年曾向死者借2万元周转,他声称已全数清还,与死者再无钱银轇轕。
控方指前年5月2日后,死者再无音讯。控方无直接证据指被告行凶,但有纪录显示他当晚7时多曾用电话联络死者,而闭路电视拍到死者7时多进入涉案大厦,亦拍到当晚9时多到凌晨4时,被告分5次用行李箱和袋运送物品,相信是证物和尸体。
法证专家指劏房客厅地上有两处被告的血迹;茶几底、墙脚、电视柜和一个锤子上有死者血迹;被告一只鞋则有两人混合的血迹。被告解释切冻肉时,不时被机械锯切伤或骨头割伤,「做一个月有20日都会流血」,由于他做黑工故不敢看医生,只能回家自行处理,「所以屋企有少少血迹,系正常嘅」。为何有死者血迹,他称完全不知道。
控方亦指,被告于5月14日被捕后对警方谎话连篇,数次否认自己是陈明,编造案发当晚行踪;又虚构一个做器官贩子的老乡「阿凯」,声称目击阿凯在劏房用刀杀死死者,他听阿凯吩咐丢弃染血地布,阿凯又威胁他不能张扬。
被告出庭自辩时承认阿凯杀人纯属虚构,但他之所以编故事,乃因警方在警署殴打逼供,恐吓打死他,他无奈「供出同党」,实质不知道死者为何失踪。被告强调杀人没有好处,若他是凶手不会留下血迹,也不会继续住在劏房,而且他只懂用机器切猪扒牛扒,不懂分解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