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入冬天的十一月港台政壇都打得火熱,香港立法會補選,台灣也忙於地方選舉,而在這兩場選舉中,中共都成了“不該是主角的主角”。在台灣地方選舉結束後的隔天,支持港獨和台獨的人士又將在台北會合,挑動那根敏感的統獨神經。

近年的香港和台灣,因為“同病相憐”而衍生出“惺惺相惜”之感,相比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港台近十年看似越來越近,不少香港青年想移居台灣,台灣青年則喊“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種情緒在太陽花運動與雨傘運動到達頂點,爾後青年們卻發現,喧囂之餘的種種現實問題,其實更恐怖。2018年的今天,香港演員畲詩曼參與演出的中國大陸影視劇《延禧攻略》爆火,這位老牌明星的價碼跟着水漲船高,卻也高不過大陸本土的流量小生,而香港人去上海工作已經是太尋常的事情。

上海作者毛利用直白的語言形容最近一次去香港的感悟,她將去香港形容成“拜訪昔日的有錢親戚”,“我和我媽去這戶有錢親戚家拜年,我偷偷說,這家人最近過得很一般啊,智能馬桶還是十年前的那個。那邊有錢人也在偷偷跟她兒子說,我可不想你找個普通人家女兒,我們這種門第還是要找個門當戶對的千金。”

2018年的今天,在這個深圳金融業薪水比肩香港、北京互聯網產業看向硅谷的時代,就算是再不樂意,港台仍得面對這個昔日的窮親戚已經足以主導世界經濟的現實。然而面對現實並不容易,港台社會對中國崛起的說法,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依靠港台才崛起”,到中期的“大陸科技也就是賣假貨”,再到如今的“中共說不定哪天就不行了”。

當然,這種態度並非港台獨有,歐美世界過去面對中國崛起時同樣也從嘲諷、寄希望於中共崩潰到如今的不安,只是西方各國沒有港台的政治特殊性,能更理性地從經濟和國際政治上面對現實、做出決策。港台則是更沉浸在強烈的失落感中,難看見其實問題的根源從來不是中共強了,而是自己在過去二十年虛耗了太多光陰。

誠實面對“我們不夠強”的中國大陸

2007年時,中共福建省委書記表示“福建的經濟總量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只是台灣的四十分之一,2006年則是台灣的四分之一。尤其是閩南金三角,與台灣經濟落差更小。”而那時台灣民間對中國大陸的看法,已經從更早以前的“台北和上海一樣”,走到另一個說法“上海是比台北繁華,但也就是大陸一線城市比較好,二線城市還是沒落”。

到了2018年,民進黨人在選舉時竟說出了“雙城論壇是一種滲透,屆時台北市會被中國大陸納入二三線城市”。這說法讓人感慨,今日在台灣人眼中,台北若放到大陸城市,竟然還不是“一線城市”。過去二十年,大陸為何變化這麼快,港台社會恐怕至今仍看不明白。

去除眾人皆知的經濟潮流變遷、外資引入等因素外,意識到問題並且想辦法解決,這是最重要的第一步。首先,比起看西方的不足之處、否決與自己意識形態不同的敵人,改革開放後的中共更傾向學習借鑒,尤其是西方國家和亞洲四小龍的快速發展經驗。港台輿論總是認為中共一直“冥頑不靈,腐朽守舊,不懂創新”,卻忽視了中共歷代領導人都有強烈的歷史感,碰到問題時鑽研中西方歷史並且尋求可能適用於中國的解方。中共在改革開放之初快速推動一大批企業進入市場,這其中就有研究西方經驗的因素存在。

再者,鄧小平喊出改革開放的同時,中共也意識到大陸的自身特殊性,必須在經濟發展和維穩之間尋求平衡,但是不論何種政治體制,人民要求的永遠是那最基礎的“柴米油鹽”。正如鄧小平在六四之後說的話“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不論國家經濟發展到什麼階段,改善人民生活都是最重要的。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共推行農村改革和城市改革,由於受到蘇聯垮台的衝擊在政治改革上確實趨於保守、要求政治穩定,但在經濟改革層面並沒有停止腳步,反而在感受到外資帶來的好處之後更加緊在各省成立對外貿易特區。

近年中國大陸開始從過往的工業經濟轉向知識經濟,也就是中共在十九大報告中所說的“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在面對中美貿易戰時對大陸社會內部也不斷強調“經濟優先”。一個國家的內部問題往往比外部挑戰更嚴峻,外部環境不斷在變,有時變化的方向超出想象,但是解決內部問題永遠會是那個“根”。中共領導層固然有專治特徵,但至少記住了一個深刻教訓:倘若政府無法解決人民的需求,則人民對經濟民生的不滿很容易被政治操作,只要稍微點火,便能形成一股反對政府、危及政權的聲浪。

港台社會常認為中國大陸是威權體制,要“借鑒”也該學習西方和日本,但是中國大陸如何從一個世界三流窮國走到第二大經濟體?中共在歷史演變中做出了哪些決策,又是如何考慮問題的,這些都可以給困愁於“中共打壓、我們怎麼辦”的港台一些借鑒。畢竟,“看別人的錯處”和“希望別人衰敗”,都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不過是找個借口、讓自己好受些罷了。

港台宜脫下那個“意識形態”的眼鏡

香港和台灣都曾創下傲人的經濟成就,如今也都仍有自己的優勢與驕傲,無奈過去的意識形態之爭,不僅消耗了港台兩地的元氣,也讓這兩地深陷在“反正中共、大陸不就是怎樣怎樣”的情緒中。看不清自身問題、只能不斷否定“敵人”的人,最終不過是嘴上厲害、實則毫無底氣,將命運拱手讓人主導。

港台對大陸有所反感是人之常情,但中國崛起下台灣也有強烈的比較感和危機感(圖源:中央社)

“不喜歡大陸”情緒在港台民間是存在的、也是人之常情,中共的執政風格或部分大陸遊客的素質確實會招人反感,而港台兩地在過去二十年對大陸的輿論討論基本圍繞“除了經濟數字外,大陸在哪些方面贏了”、“中國崛起?還是危機重重”或是更直白的“大陸有比較先進嗎”等等,足可見其中的比較感和危機感。港台兩地現實情況不同,但可以確定的是都難以成立“香港國”或是“台灣國”,而港台的各項產業和大陸的聯繫早已密不可分。

世界局勢改變從來不是圍繞着特定國家轉,“正視問題、想辦法解決”會是唯一的解決之道,大陸在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必然有其值得參考之處。在西方媒體都開始研究“中國模式”的今日,港台也只能脫下那副意識形態的眼鏡,重新審視大陸過去的變化及中共的思路。需跳脫情緒去客觀認識,改革開放後一串串亮眼的經濟數字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其中一定有一個階段連接一個階段的改革、陣痛、挫敗,才能前進。

“發展才是硬道理”,而將頭埋在沙子里,不過是將命運交由他人決定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