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伦盼二〇二〇总统大选初选机制早点确定,吴敦义则打算能拖就拖,甚至以总统大选可能与立委选举分开举办为由,宣称要到明年五、六间再启动党内初选。两人立场的分歧,也让国民党在胜选喜悦的表象下,争斗的暗潮日益汹涌。

九合一大选国民党一雪四年前惨败耻辱,一举夺得三都十二县共十五个执政县市,选票也从约四九九万票大幅成长到逾六一○万票。

由于人气高涨的韩国瑜顺利攻下高雄市,党内权力结构得以保持稳定,明年总统提名仍不脱党主席吴敦义与新北市长朱立伦相争的格局。

韩流胜选,蓝营内松一口气

选前最令党内忧心的,是蓝营新太阳韩国瑜未赢,选后趁势挑战党主席吴敦义地位,甚至挟高人气争取党内提名,直攻二○二○年总统大位,将形成吴、朱、韩三雄竞逐的复杂局面。幸好选举结果韩国瑜、侯友宜等中生代均胜选,未来势必专注市政经营,对于国民党改造及总统提名,预期仅会保持影响而不参与的态势。

吴敦义虽掌握党务系统,但人气、形象皆逊于朱立伦,加上选前母猪说严重失言冲击选情,导致多数蓝营县市长候选人与他画清界线,外界一度认为吴已丧失代表蓝营参选总统的正当性。所幸国民党大获全胜,吴确立胜选主席的地位,又重新站回能与朱抗衡的制高点。

而在出席开票当晚党中央胜选记者会时,吴敦义更借着支持者高呼「选总统」的氛围,趁势对党内外展示挑战大位的企图心,以及握有制定初选游戏规则的当家优势。

吴敦义说,这不是可以随便宣布的,一切要依据公平体制进行,就像这次县市长提名一样,品德、操守、能力、经验都要能被大众信任,对中华民国和国民党坚定忠贞,「适当时间才会有机制出现,自己现在还没动这脑筋!」

一位党务要角指出,吴敦义很清楚地传达了两个讯息:一是他有能力及条件,也很笃定会参选总统,但表态时机还要好好思考;其二是初选机制由党中央决定,目前刚胜选还不急,要等「适当时间」才会提出来。显然吴也知道他的声望还有待拉抬,必须以时间换取空间,才能与朱立伦一战,因此党内总统提名机制恐会拖到明年农历年后才能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