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盼参选重夺被政府DQ的议席,却遭政府DQ参选资格;力撑泛民代表李卓人参选,Plan B却败给建制。刘小丽坦言对补选结果心痛,但未对港人失望:「好多人无出嚟投票,有理性嘅原因,唔能够话唔投票就系唔支持民主」,认为败选责任「无谓归咎个别嘅人」,泛民未来必须作更好整合,亦要游说不同光谱的选民求共存异。
补选期间为李卓人助选的刘小丽,补选一周后在立法会附近的餐厅接受访问,她指至今对民主派无法取回议会关键一席感到心痛,「民主派攞唔返呢一席,今日嘅建制派更加张牙舞爪,连朱凯廸都话要去追杀」,透露开票当晚得悉民主派再落败时,「我喺屋企都喊咗一场,先去点票中心」。

「败选无谓归咎个别嘅人」

刘小丽指不少巿民也称对补选结果感灰心,但她不会对港人失望,否则就对不起投票支持李卓人的九万多位市民,认为民主派应去理解为何有选民不投票。刘小丽不讳言对李卓人在公屋区得票较姚松炎更低感到「好讽刺」,因为李过去一向力撑基层:「我哋都预计过,中、高收入巿民未必好喜欢佢,但佢系一个撑基层、有政绩、有实践,真系改善过民生嘅人,点解基层好似唔知道,感觉唔到呢?」
刘小丽认为这除了与建制派透过耳语系统成功在小区抹黑李卓人有关,民主派亦有改进空间,「会唔会我哋(民主派)要重新搵一啲贴地、无论政治以至民生,巿民都认同嘅议题,努力一齐去推动呢?要畀巿民见到(民主派)呢班人真系同一班人」。
刘小丽指不少选民今次放弃投票,除因政府不断DQ民主派参选人,亦反映民主派日常工作须作更强整合,「喺比例代表制下,要去谂最共通嘅形象同议题都唔容易,但(民主派)要有决心去做」,认为民主派要游说不同光谱选民理解大家的不同,求同存异,「呢个过程唔容易发生,亦需要时间,但系绝对需要做」。
对于泛民败选后,有声音将责任归咎于不同人士如前青年新政成员、黄埔区议员邝葆贤等,刘认为民主派「无谓归咎个别嘅人」,因泛民政治光谱极阔,「每个人做嘢嘅最佳手法都有唔同,我哋睇唔到,唔代表人哋无做,又何必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