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垃圾问题近年引起关注,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联同香港教育大学研究团队研究全港海岸塑料污染,收集港沿岸水域塑料样本。结果发现微塑料量惊人,八日内收集逾1.8万件塑料碎片,平均微塑料浓度较三年前同类研究高出逾11倍,而东部及吐露港水域所录得浓度较西部高至少4倍。绿色和平项目主任陈可淳指,不少人认为塑料垃圾由内地漂浮过来,但结果发现东部及吐露港「半封闭水域」所收集微塑料量,远超受珠江影响的西部水域,「香港人对(塑料垃圾)有大部份责任」。

东部水域成重灾区

绿色和平于全港沿岸东部、西部水域及吐露港选取20个采样点,去年1月以旗下船只「彩虹勇士号」驶经采样点,并挂上两个拖网同时收集漂浮海面的碎片样本。研究员杨令衠指该拖网的网眼为333微米,精细得连头发也能捞起。团队花一年时间研究及分析样本,发现收集的塑料碎片约94%为微塑料,平均微塑料浓度达每立方米2.94件。
按分区水域,东部水域是重灾区,浓度高达每立方米7.64件,其次是吐露港,浓度为每立方米2.34件,最少则是西部水域,每立方米为0.53件。东、西部水域所录得微塑料浓度达每立方米3.04件,相比三年前同类研究,东、西部水域的微塑料浓度仅录得每立方米0.26件,高出11倍。
结果亦显示,东部及吐露港水域微塑料浓度明显高于西部,吐露港较西部水域高4倍,而东部更高出14倍。陈可淳指,结果正好反映打破以往坊间认为垃圾主要来自内地水域的看法。她解释,垃圾可透过雨水渠及河流流出大海。她续指,因水流的流向,外来垃圾可随珠江到达西部水域,而东部水域及吐露港属「半封闭水域」,所谓「有出冇入」,外来垃圾较少沿水流带往该处水域,故此结果正好证明大量塑料垃圾来自本地。
陈可淳提到,分析样本时发现所收集的微塑料可来自即弃食品包装,如塑料器皿、即弃餐具及发泡胶生果网等。她又指销售商以发泡胶生果网、塑料器皿及保鲜膜包装生果,坦言过度包装已成常态。她促请政府应订下全盘减塑目标,要求生产商减少使用及回收包装物料,企业亦应废除过度包装,以保护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