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垃圾問題近年引起關注,環保組織綠色和平聯同香港教育大學研究團隊研究全港海岸塑料污染,收集港沿岸水域塑料樣本。結果發現微塑料量驚人,八日內收集逾1.8萬件塑料碎片,平均微塑料濃度較三年前同類研究高出逾11倍,而東部及吐露港水域所錄得濃度較西部高至少4倍。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陳可淳指,不少人認為塑料垃圾由內地漂浮過來,但結果發現東部及吐露港「半封閉水域」所收集微塑料量,遠超受珠江影響的西部水域,「香港人對(塑料垃圾)有大部份責任」。

東部水域成重災區

綠色和平於全港沿岸東部、西部水域及吐露港選取20個採樣點,去年1月以旗下船隻「彩虹勇士號」駛經採樣點,並掛上兩個拖網同時收集漂浮海面的碎片樣本。研究員楊令衠指該拖網的網眼為333微米,精細得連頭髮也能撈起。團隊花一年時間研究及分析樣本,發現收集的塑料碎片約94%為微塑料,平均微塑料濃度達每立方米2.94件。
按分區水域,東部水域是重災區,濃度高達每立方米7.64件,其次是吐露港,濃度為每立方米2.34件,最少則是西部水域,每立方米為0.53件。東、西部水域所錄得微塑料濃度達每立方米3.04件,相比三年前同類研究,東、西部水域的微塑料濃度僅錄得每立方米0.26件,高出11倍。
結果亦顯示,東部及吐露港水域微塑料濃度明顯高於西部,吐露港較西部水域高4倍,而東部更高出14倍。陳可淳指,結果正好反映打破以往坊間認為垃圾主要來自內地水域的看法。她解釋,垃圾可透過雨水渠及河流流出大海。她續指,因水流的流向,外來垃圾可隨珠江到達西部水域,而東部水域及吐露港屬「半封閉水域」,所謂「有出冇入」,外來垃圾較少沿水流帶往該處水域,故此結果正好證明大量塑料垃圾來自本地。
陳可淳提到,分析樣本時發現所收集的微塑料可來自即棄食品包裝,如塑料器皿、即棄餐具及發泡膠生果網等。她又指銷售商以發泡膠生果網、塑料器皿及保鮮膜包裝生果,坦言過度包裝已成常態。她促請政府應訂下全盤減塑目標,要求生產商減少使用及回收包裝物料,企業亦應廢除過度包裝,以保護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