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2月10日,台湾风云人物黄任中病逝,终年63岁。

黄任中是纽约大学数学研究所的高材生,博士毕业后,他曾经率领NASA委托人造卫星的收发方程式研究,28岁时又担任美国波士顿市文化局副局长。1995年,他转战股市,光是买卖股票就让他赚进56亿元台币,而成为财富超过3亿美元、名列《福布斯》杂志全球华人富豪榜上排名第214的富人。

“人生有这些钱够了!” 生性风流的黄任中决定趁着自己还玩得动时,好好享用他的财富和退休生活。45岁正值壮年的黄任中放出所有权,自此退休。他周旋于众多女人间,身边始终保持有20个女朋友陪伴簇拥。黄任中一生风流,放荡不羁,在港、台演艺圈内外曾拥有美女红颜无数,最多时达到上百人。点击后面的标题。然而当他贫困潦倒负债累累的离开人世时,那些美女们却杳如黄鹤,早已悄然撤离。

曾经有媒体就“在女人身上花了多少钱”这个问题采访黄任中,黄任中坦率地说:“没算过,不过,我可以说,这20年来,如果平均每年花1亿新台币的话,那么20年来花了20亿。”这个数字对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很触目。

“黄任中”的图片搜索结果

不可一世游戏在美女间的黄任中

邪淫损福报很快!黄任中后来在股市损失惨重,数十亿家产顷刻间大幅缩水。股市失利也连带使得他背负多件股票炒作官司,时常进出法院,还被管收拘提,部分家产也遭拍卖。一生享受在女人与财富间的黄任中,晚年因逃税案及豪赌挥霍的生活,令56亿家财散尽身无分文,潦倒卧床终老。为筹措住院医药费,甚至还要靠在网络上拍卖家中的二手衣。

黄任中在2003年就因糖尿病住进台北荣民总医院,检查出一身都是病,肾脏已失去功能,而且肝脏也衰竭了,生命告急。院方多次发出病危通知,黄任中最后死于多重器官衰竭。

当黄任中去世时,身边没有一个人在他身边,孤独离开人世。他的遗体放在台北荣民总医院的怀远堂,连最基本的遗照、牌位也没设立。那些千娇百媚的红颜知己们一个也没有露面。

由于台湾规定税债可以继承,因此在黄任中去世后,只给儿子留下了26.6亿元的债务。

黄任中的真实事例,足为天下所有有荒淫好色、抛妻娶妻、滥情滥性、婚外情、嫖妓等邪淫行为者戒!

风流才子黄任中–生的富贵,活的潇洒,死的憋屈,邪淫把福报全消没了

“黄任中”的图片搜索结果

公子哥搞帮派

1941年出生的黄任中是国民党高官黄少谷(随蒋介石到台湾,官至“司法部长”)之子,全家人对他宠爱有加。他跟随父亲到香港,最后转赴台湾。他与已故“总统”蒋经国的儿子蒋孝武,是从小一起成长大的好朋友。

黄任中爱玩,小学连换了5个学校,直到14岁才毕业。初中考进台北第一男校——建国中学的夜间部,即使在这样的学校里,他照样打架、和校外帮派厮混,列名市警局少年组案记录。最后公务繁忙的父亲干脆把他交托给少年组看管。少年组长每天到校门接送黄公子下课,到少年组一间特别大的教室读书恶补。

1960年,黄任中留学美国普渡大学念机械工程。父亲临行殷殷告诫,谨守中国中庸之道,要任中、不要任性。但黄任中还是因为打架而被退学。因为父亲好友叶公超一句“孺子不可教也”,说服黄任中进入全美三大军事学校之一的宾夕法尼亚军事大学,并改读数学。这回,他又首开先例,是该校惟一的中国人。严苛的军校训练锻炼了黄任中的体魄,也强化了他的自信与毅力。又由于他精通运动,同时是足球、橄榄球、角力、网球校队,军校生活真是志得意满。

军校毕业后,他放弃美国军官不做,赴纽约投考全美应用数学权威的纽约大学数学研究所。得到直攻博士班入学许可和一份全额奖学金。在竞争激烈的美国,黄任中以其聪明、专业底子和勤奋工作,在课业及工作上都有优异的表现。例如,他到顾问公司任职一年,就连升4级,当上高级顾问,甚至率领NASA委托人造卫星的收发方程式研究。也因此预知20年后电子科技轮廓,促成日后投入台湾电子业。

用乐队镇暴乱

黄任中不只是运动拿手,数理思考灵活,他也颇热衷艺术。他第一次创业,就是跟人合伙在波士顿开咖啡厅,搞文学气氛,挂名画、还举办音乐会。

不久波士顿市破天荒地聘用黄任中当文化局副局长,28岁的中国人做文化主管,这又是一笔创纪录。有趣的是,当时波士顿嬉皮暴乱很是麻烦,他想出“派乐队镇暴”的方式,只要警察通知有嬉皮暴乱聚会,文化局便立刻调派乐队赶赴演奏音乐,乐声盖过谩骂声、抚平群众情绪,换来听众一片鼓掌声。

“黄任中”的图片搜索结果

不靠老子自创业

1971年,黄任中放弃美国的洋官回台。有人介绍他到大学任教、到大企业当副董事长,但他认为这些都是人家看在父亲面子给他的,因而婉拒。

黄任中透过姊夫介绍,得到为美国橡树公司(OAK)修理电视零件的机会,而自行创业,从一间小修理铺一路迅速发展为超大的装配厂。最后还说服美国老板投下巨资,在台湾设厂生产电路基板。此举不但让他迅速爬上美国营运总部的副总裁,也因为台湾橡树能生产电路基板、供应台湾市场,而使台湾电子业摆脱日本的技术垄断,奋力发展。就此而言,黄任中堪称是台湾第一大产业——电子业的元老之一。

黄任中可以说是台湾第一代的科技新贵。1995年,他转战股市,光是买卖股票就让他赚进56亿元台币,而成为财富超过3亿美元、名列《福布斯》杂志全球华人富豪榜上排名第214的富人。“人生有这些钱够了!”

于是,黄任中决定趁着自己还玩得动时,好好享用他的财富和退休生活。45岁正值壮年的黄任中放出所有权,自此退休。一旦退休,黄任中认真地做起名流。他周旋于众女人间,身边始终保持有20个女朋友陪伴簇拥;他喜欢京剧,搜集古董;拥有滑翔机执照,爱滑水及滑雪。而这般公子哥儿的形象,与当年他打拼事业,给一般外商留下的印象:勤奋、踏实的工作态度,已有天壤之别。

“黄任中”的图片搜索结果

人生就像抛物线

退休后的黄任中虽是股市金主,风光时,仅仅借出去的现金就高达100亿元台币,但黄任中声称自己在股市只能算是幕后金主,并未介入股市投机炒作。但后来因为操作错误,黄任中在股市损失惨重,数十亿家产顷刻间大幅缩水。

股市失利也连带使得他背负多件股票炒作官司,时常进出法院,再加上因为被课征所得税、罚款及为两名姐姐担保欠税,累计欠税26.6亿元台币,股欠税案未了,不但让他因而被限制出境,还被管收拘提,部分家产也遭拍卖,原来“女弟子”们众星拱月、话题不断的黄任中,风光不再。就在财务纠纷烦扰之际,黄任中其实也同时饱受糖尿病之苦,进出医院成家常便饭。终至在一阵肠胃大出血后,以失血、羸弱的身躯,病逝医院。

黄任中曾自嘲说:“人生像抛物线,当它要下来时,就下来,还真是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也许是他最好的墓志铭。

黄任中在台湾政商两界,黄任中可谓赫赫有名。他是台湾政界大佬、国民党元老黄少谷的独子,在岛内有“黄大少”之称,不仅位居台湾有名的“新一代四大公子”之首,也名列李敖认定的“台湾三大丑男”榜首。黄任中曾入全球华人富豪榜,是台湾地区十大富豪之一。然而,更让他声名远播的不是庞大的家产,而是他“花花公子”和“台湾最后一个白马王子”的名号。他一生风流,放荡不羁,在港、台演艺圈内外曾拥有包括已故艳星陈宝莲在内的美貌红颜无数,最多时达到上百人。然而当他离开人世时,爱过的女人却杳如黄鹤,早已悄然撤离。天生情种,四次婚姻毁于红颜知己。黄任中生于1940年1月29日,祖籍湖南省南县麻河口。黄任中年少时曾放荡不羁,曾经持械伤人、嫖妓和抽大麻。因为显赫的家世和自身的天赋,后来他成为台湾赫赫有名的股市大王。最辉煌的时候,黄任中的身家高达数百亿新台币,在台湾得意非凡,且身边红颜知己如云。

他还曾直言不讳地告诉传媒,他这一生有四大爱好:“美女、美酒、跑车、豪宅”。谈到爱车,黄任中绝对是全台湾第一,最高峰时他拥有8辆名贵轿车。他爱美女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为得意的时候他拥有近百位女徒弟及女朋友,家中长时间同时住着10位超级大美女,且每一个都是艺坛的知名人物。他专门备一栋豪宅供自己和女友们玩乐。在这栋豪宅里还有一张备受世人谈论的豪华大床,可以同时容纳九位女友,而他的私人温泉浴池更常常是春色四溢。

关于爱美女,黄任中有一句名言:“我色,可是我敢公开色,为何一定要偷偷摸摸地色?”尽管他一生共结过四次婚,但四个妻子都因为无法忍受他的花心而离去。

黄任中的第四任妻子徐贵樱刚20岁的时候就是他红粉兵团的一员,两人交往了八九年才结婚。徐贵樱认为自己对丈夫的本性很了解,觉得他风流却不下流,既然给了她婚姻的名分,最爱的人还是她,所以尽管在她任黄太太的日子里丈夫身边仍是美女不断,她也泰然处之。直到一个特殊女人--陈宝莲出现后,徐贵樱才真正感到婚姻受到了威胁。

黄任中曾说过女人对他而言就像宠物,他宠女人也的确有一套。作为对女艺员情有独钟的花花公子,黄任中对港台两地新冒出的美女艺员有着特殊的敏感。陈宝莲参选亚姐时,有人给黄任中送来录像,但因为她在第二轮便遭淘汰,所以没有引起他的特别注意。后来,陈宝莲开始接拍三级片,有人又特地给黄任中送来她的照片,他立即就被她的美艳给迷住了。凭着猎手的嗅觉,他知道要得到这个女人并不难。

1993年初,黄任中借到香港公干的机会,有意约了香港娱乐圈的一帮朋友在一起吃饭。那些朋友都非常清楚,和黄任中一起吃饭,最好是谈女人。放眼整个香港,当时最值得对他谈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陈宝莲。

果然,黄任中对这个话题大感兴趣,当时便表示很欣赏陈宝莲,想约她一起出来吃饭。 第一次见面,陈宝莲对黄任中并没有太深的印象。但黄任中则不同,见过身高1.75米、明眸皓齿、漂亮丰满的陈宝莲,回到台湾后顿觉身边那些美女失了颜色,满脑子都是陈宝莲的音容笑貌。苦熬了几天,黄任中再也无法等下去了,便专程飞到香港,然后立即给陈宝莲打电话,约她吃饭,可当时陈宝莲在深圳,当晚有一场表演,如果赶到香港同黄任中吃饭后再赶回深圳的话,时间绝对来不及。

黄任中不想失去见她的机会,便要她找个理由推掉演出,损失由他负责赔偿。但陈宝莲想到自己刚走红,不想毁了信誉,于是对黄任中表示抱歉,并且预约下次,但是黄任中拿着台湾身份证来深圳不那么容易,可他此次正是为陈宝莲而来,哪能就这么回去呢?在他追女人的历史上,还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记录。他当即对陈宝莲说,如果他能有办法接她回香港一起吃饭,然后又按时送她到深圳演出,她是否肯回来?陈宝莲根本不相信这种可能,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一定赴约。

陈宝莲结束了同黄任中的通话,立即就将此事抛到了脑后。深圳和香港虽然近在咫尺,可一来一去,加上吃饭,没有四五个小时是根本不可能的。 约40分钟后,陈宝莲所住酒店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她打开一看,是自己在香港的一个朋友。点击后面的标题。陈宝莲大为惊奇,问道:“你怎么来了?”此人说:“是黄先生让我来接你去吃饭的。”陈宝莲一听,更是惊奇了:“你开什么玩笑,两个小时后,我就要演出了。”来人却说:“你放心跟我走好了,保证在两个小时之内送你回来。”出门后,朋友并没有领她下楼,而是向楼上走。陈宝莲再一次奇怪了,去楼上干什么?

他们上了酒店的楼顶平台,陈宝莲一看,有些傻眼了,上面停着一架直升机,螺旋桨还在转动着。朋友对她说,这是黄先生为了请她吃饭,特意从香港租用的直升机,从香港到深圳,只不过十几分钟而已,倒是联系降落费了点时间、陈宝莲乘着这架直升机回到香港,同黄任中一起吃了饭,然后又乘这架直升机返回深圳表演。

不久,黄任中认陈宝莲为契女,并邀请她前往台湾发展,希望她摆脱三级片明星的影子。陈宝莲心中也非常清楚,她的艳星之路不可能长期走下去,现在正可以借助这一机会,向新的方向发展,以便寻找一条上岸之路。同时,她心里也对黄任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自从踏入娱乐圈,她见到的几乎都是利用、欺诈和玩弄,从没有哪个男人像他这样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于是时过不久,她离开香港前往台湾。

徐贵樱很快得知名噪一时的香港艳星陈宝莲居然来投奔黄任中,并住进了丈夫为红颜知己们准备的豪宅,等于是被包养起来了。此外丈夫还对她诸多关照,正想方设法帮助她“从良”,完全不像他以前对其他女人的作风。徐贵樱心里很恐慌,她害怕丈夫对这个美艳无比的女人动了真情,于是向他提出强烈抗议。但是黄任中已经陷进去了,根本听不进去。徐贵樱能够对丈夫的花心和逢场作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绝对无法忍受他将心放在其中一个女人身上。她终于和黄任中友好地离婚了。

陈宝莲儿子酷似黄任中。2002年陈宝莲于上海跳楼自杀,留下儿子煌祎,有传闻其生父是陈宝莲干爹黄任中。后被王菲前经纪人邱黎宽收养,王菲多年来也出钱资助。如今煌祎已长大,被指似陈宝莲干爹黄任中。

流连花丛,花花公子难言爱情

正如外界评价的,黄任中是“台北最后一个白马王子”。他对身边的女人不仅出手阔绰,而且非常体贴,从不勉强她们,也不求回报。陈宝莲15岁就进入娱乐圈,但一直很贫穷,入行后所拍的第一部电影是三级片,片酬也只不过 10万港元。但是和黄任中在一起后,她立刻阔了起来,在香港买了数百万的房子,还买了名车,出手之大方,即便是出道多年的大牌影星也难以匹敌。

于是,外界说陈宝莲是为了钱才将自己出卖给了大她33岁的黄任中的,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实际上陈宝莲渐渐爱上了黄任中,并将他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由于4岁时父母离异后一直和母亲生活,陈宝莲对父爱非常渴求,她对外界称黄任中为契爷,私底下却叫他爸爸,她告诉好友,无论她有多任性,外出醉酒打人或者在夜店捣乱,黄任中都会在她闯祸后将事情妥善收拾,就好像爸爸疼惜女儿一样。所有的女人中,黄任中与陈宝莲的暧昧关系最令人瞩目,他曾自揭与陈宝莲同床逾50次,两人更互指对方是一生的最爱。

然而,尽管黄任中曾经说陈宝莲是他最喜欢的女人,也非常宠爱陈宝莲。却不可能从此只爱她一人,更不可能将其他女友赶出家门。陈宝莲不明白这一点,她多次为了争宠而在黄家大吵大闹,甚至打客人。这样,本来就因太得宠而成为他人眼中钉的她常常被人使绊。

在一次交际场合的饭局后,陈宝莲跑到黄任中旁边,把头埋在黄任中的两腿之间摩擦,娇媚地说:“干爹,人家最近订了一部八十几万的车……”其他的干女儿们则立即答腔:“没有,国库空虚,干爹哪能给?不行!不行!”陈宝莲气坏了,她希望黄任中为自己出头,可他只是抽着雪茄面带微笑,不置可否,仿佛旧时周旋于爱妾间的富豪。此后,为了在台湾有更好的发展,年轻气盛的陈宝莲对娱乐界的大哥张菲大抛媚眼,黄任中对此很生气。

因为求专宠而不可得,陈宝莲的脾气越来越差,开始与一些不务正业的损友为伍,竟然染上了毒瘾。 无奈之下,黄任中给了陈宝莲一笔可观的生活费,送她出国读书,想让她远离那帮毒友。可陈宝莲根本念不下去,她拿着这笔钱先后到过日本,英国和加拿大,每次逗留一个多月至三个月不等,便又回来找黄任中要钱继续吸毒、最后气得黄任中忍受不了,狠心和她断绝关系,并将她赶出黄家。在药物影响下,陈宝莲时常神志不清,与黄任中分手后她经常自残身体,甚至在公共场合脱衣、打人和自杀。1999年3月,她前往台湾探望黄任中被拒后,竟在黄家门外脱衣服药,结果未遂。

2001年,陈宝莲在台湾认识了一名姓涂的男友,但相恋不足半年便因性格不合分手,却发现自己已怀上身孕,生下儿子才一个多月,万念俱灰的陈宝莲从24楼家中跃下,结束了短暂的一生。此前她曾对母亲说到死都爱黄任中,她在遗书中给黄任中留下的话是:“宝莲去了,你好好保重。”

噩耗传来,黄任中泪流满面。陈宝莲是他一生中用情最深,却也让他最心痛的一个女人。两人近l0年的爱恨纠葛终于烟消云散。对陈宝莲的死,他有不舍、有怀念、也有深深懊悔,可又自认对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而这种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处世态度,也是所有女人最迷恋黄任中的地方。

繁华落尽,风流终被雨打风吹去

陈宝莲死后,黄任中的风流本性并未改变。 不久他又搭上香港另一艳星郑艳丽,而且她很快取代陈宝莲成为黄任中的“首席女友”。

这一年春节,黄任中在家中开派对,数十位美女同时出席,载歌载舞,热闹非常,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使他犹如置身天堂。随后,他带领郑艳丽、安雅等6个大美女,以罕见的“一拖六”出席香港的古董拍卖会,并且一掷千金,一时间全港轰动。

然而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黄任中一生纵横商海数十年,在台股狂飙时期是股市重量级金主,然而因为近年来台湾经济大滑坡,到了晚年却身价大跌,最后竟因欠税13亿多新台币而成为台湾“国税局”的欠税大户之一,许多心爱的古董也因此被迫拍卖。2002年12月。黄任中因为一句“避税是人民的权利”,被台“法务部”列为头号追讨对象,并被关进监牢3个月。2003年11月底,黄任中的肾脏已失去功能,而且肝脏也衰竭了,生命告急。

自从黄任中身价暴跌及官司缠身后,一时树倒猢狲散,众多女友纷纷离他而去,最后只剩下他的私人护理小潘潘 (谢千惠)她是黄任中身边女人中唯一不是因为貌美被收容的。原来,她中学毕业后没有工作,只好在街头摆地摊游走市井。小潘潘有朋友认识黄任中,又知道他喜欢邀很多人一起吃饭,所以将小潘潘也带去混点吃的。黄任中知道小潘潘在外面摆地摊后,立即生出恻隐之心,将她介绍到朋友所开的餐厅去搞公关。干了不到两个月,小潘潘就跑来找黄任中,表示自己不想再干下去了,因为客人老是逼她喝酒,常常大醉,使得身体大伤。黄任中对她极为怜悯,遂干脆收她在身边做自己的护理。

黄任中在1997年就开始写遗嘱,每两年修改一次他把遗产分成三部分,分别给亲友、女弟子,女朋友及慈善机构。黄任中这一生中到底跟多少超级大美女有过非常关系,除了他自己,谁都说不清楚。不过1997年黄任中一时兴起,向传媒公开了自己遗嘱的部分内容,其中涉及的美女,多达几十位。黄任中说:“我的财产有很多,包括房地产、古董字画、股票、珠宝和现金等,什么都不少,女朋友不少,干女儿不少,酒也不少。”

其后,黄任中谈到了遗产的具体分配。他说:“因为我的遗嘱不断在变,有的会增加,有的会减少。给我感觉好一点的,我就会多给一点”。所以随着身边女人数目的增加,他遗嘱的名单也越开越长。黄任中在遗嘱中留给陈宝莲的是珠宝。在所有的红颜知己中,株兰芷比较穷,所以他为她着想,留给她现金。

曾经有媒体就“在女人身上花了多少钱”这个问题采访黄任中,黄任中坦率地说:“没算过,不过,我可以说,这20年来,如果平均每年花1亿新台币的话,那么20年来花了20亿。”这个数字对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很触目。

黄任中生前极尽风流豪奢,为每一个爱过的女人考虑周到,却没料到有一天会落魄潦倒得连自己也顾不上。他死前交代后事一切从简,守候在身边的也只有姐姐、儿子和小潘潘。点击后面的标题。2004年2月10日,饱受病痛折磨的黄任中静静地离开了人世。他的遗体放在台北荣民总医院的怀远堂,连最基本的遗照、牌位也没设立。那些千娇百媚的红颜知己们一个也没有露面。

人生如梦,黄任中用自己的生命和才华在人间唱了一出放荡的春梦,荣华散尽,只剩下业随身 ,死了也逃不脱地狱之惨烈的苦报。我们应当从他身上吸取教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