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Zifeng Zhang on Unsplash,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偏见实验室(ID:ThePrejudice),作者:孔如也

一场豪门大戏,掀开了香港历史上最严重贪腐案的遮羞布。

2012年3月,香港廉政公署光顾新鸿基地产,带走了联席主席兼总经理郭炳江、郭炳联两兄弟。

此时,距离两兄弟把他们的大哥赶下台过去了将近4年。

已经退休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也被牵扯进来,他涉嫌收取郭氏兄弟的贿赂,各控罪合计的款项总金额逾2000万港元。

历时近3年,“世纪贪腐案”盖棺定论,许仕仁被判7年监禁,郭炳江被判5年监禁,只有郭炳联幸免于难。

自香港回归以来,许仕仁是被捕级别最高的官员。

拉许仕仁下水的是被称为“豪门弃子”的郭炳湘,也是郭炳江和郭炳联的大哥。

兄弟阋于墙。豪门内斗,如烈火烹油。

家族事,不足为外人道。

曾经的香港,有一段“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佳话,是华人企业家“传承江山”最成功的的范本。

书写这段佳话的三兄弟姓郭。

1990年10月,一手创办新鸿基地产的郭德胜,因心脏病突发猝然离世。生前,在如何进行财富的传承与分配的问题上,这位老人家煞费苦心。他设置了一套“三分式”的管理机制:郭氏三兄弟共同执掌新鸿基,他们可以独自开疆拓土,“三辆马车”并驾齐驱,但在决策上采取投票表决的方式。

这种“分权而治”,在一段时间内令人津津乐道。郭氏三兄弟不负郭德胜的期望,联手经营新鸿基地产,在1992年使得新鸿基的市值超越了李嘉诚的长江实地,成为香港最大的地产公司。

他们建造了香港最高的三栋建筑:香港中环广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和高达490米的香港第一摩天大楼——环球贸易广场。把香港城市天际线的屁股留给了李嘉诚。

靠地产发家,香港有四大家族,分别是李嘉诚家族、郭德胜家族、李兆基家族和郑裕彤家族,他们也被称为香港地产界的“四大豪门”。郭德胜逝世后,出席过郭德胜葬礼的李嘉诚、李兆基、郑裕彤都曾羡慕地表示:“郭德胜有三个好儿子。”

在郭氏家族身边人士传出来的非官方消息中,这种局面被一位悍匪改变。

1997年9月29日,香港回归不久,郭炳湘在太平山隧道遭遇了外号“大富豪”的悍匪张子强,他被绑到了新界一处村屋内。

养尊处优惯了,郭炳湘一点也没有被绑票的觉悟,他拒绝合作。郭家人也态度强硬:如果听不到郭炳湘的声音,就拒绝谈判。

在这场绑票案中,张子强开价20亿。

彼时,郭家的资产仅仅排在李嘉诚之后,位列香港第二大豪门。张子强漫天要价,郭氏家族坐地还价,“400万行不行?”

在被捕之后的张子强的供述中,郭炳湘成了一个谈判矛盾的“出气筒”,他赤身裸体地被关在一个小木箱内六天六夜,被蒙上眼睛,也被绑住了手脚,仅有一个出气孔用以活命。

流言蜚语中,郭氏三兄弟仇恨的种子,埋在了1997年。

郭氏兄弟与张子强陷入了“赎金拉锯战”,三翻四次谈判之后,双方互相妥协,郭炳湘的赎金从20亿被硬生生砍到了6亿港元。

交了钱,郭炳湘得以恢复自由身,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郁郁不得志。

有消息表示,在他被绑票期间,他的手足兄弟说过:“即使郭炳湘出事,新鸿基地产公司依然稳健,不会影响其在大陆的投资业务。”

更扎心的事源自另一个传闻,郭炳湘的赎金是由他的太太李天颖先行代付,此后家族内部对这笔钱的权属责任出现了争执,最后由郭氏兄弟的母亲——邝肖卿老太太出面给这个争端画上了句号。她指出,郭炳湘被绑,是新鸿基职务之罪,他算是“代家族受罪”。

邝肖卿老太太地位超然,尽管她没有任何职务,却在郭德胜的遗嘱中成为了家族信托基金的代理人,掌控着家族信托基金的统一管理。郭氏兄弟分享基金股权,没有私自处置其名下基金股权的权利。

郭氏掌权者,不是郭氏三兄弟。

邝肖卿老太太之下,新鸿基地产业也并非如同早年他们建造天际线时的铁板一块。

由于各自负责的版块不同,渐渐形成了各自为政、山头林立的局面,比如郭炳江曾安排自己的妻子出任新鸿基地产建筑部经理,女儿出任采购部主事,郭炳联的妻子曾出任新鸿基地产的法律顾问。

在外界看来,郭德胜的“分权而治”被认为是一种稳定的家族产业传承的方式,但也为豪门的派系之争埋下了隐患。

邝肖卿老太太不得不“事必躬亲”,曾有新鸿基高层向媒体抱怨,每逢周末,邝肖卿老太太都会指明几位中高层管理人员,赴尖沙咀帝苑酒店共进午餐,了解新鸿基的部门运作和动态。

1997年是一个拐点。

从小木箱里走出来后,豪门公子郭炳湘被指性情大变。

媒体报道,由于在小木箱里遭受非人的虐待,郭炳湘长期未能走出心理阴影,他开始懈怠工作。邝肖卿老太太曾指责他“整天只知道睡觉”,在公司内部,甚至流传他只知道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豪门子弟的关系出现了间隙,郭炳湘始终保持着“戒心”,他甚至怀疑妻子李天颖。但唯独,对一位“情人”信任有加。

豪门子弟结姻缘,向来不易。李天颖与郭炳湘在英国留学时认识,两人能修成正果实属烧了高香。他们曾被郭德胜棒打鸳鸯,最后是郭炳湘与第一位妻子离婚之后,一再坚持之下,父亲郭德胜才妥协了。

插足郭家豪门恩怨并获得郭炳湘信任的女子叫唐锦馨。香港本地媒体曾爆料,在郭炳湘郁郁不得志时,她曾陪着郭炳湘周游世界。

最难消受美人恩,郭炳湘2007年末曾提出让唐锦馨入局新鸿基董事局执委会。

这一举动也成为了新鸿基三兄弟反目的导火索,一个“外人”的出现打破了郭家的权力平衡。

郭家实际的掌门人邝肖卿老太太坐不住了。另一方面,曾和父亲郭德胜一起打天下的李兆基也“隔空喊话”郭炳湘:“阿湘的这个女人是非多……阿湘应该听妈妈话,一家人和和气气才好。”

人生起起落落,郭炳湘却“一意孤行”。

2008年初,曾经表面上同心同德的三兄弟正式撕破脸皮。郭炳湘另起炉灶,成立了“新鸿基地产国际有限公司”,有意思的是,新公司是把“新鸿基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中的“发展”替换成了“国际”。

这一年,郭炳江、郭炳联两兄弟将所有的恩怨追溯到了1997年。

2008年2月18日,新鸿基地产通过香港联交所发出一份简短的通告:郭炳湘因个人理由暂时休假,他的职务由郭炳江及郭炳联分担。

“休假”的缘由是在1月份,郭炳江和郭炳联为大哥郭炳湘请来一位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为其“看病”,诊断其因为1997年的绑架案,患上了躁狂抑郁症,不宜再继续工作。

一切始于被绑架的六天六夜,一切始于悍匪张子强。

新鸿基地产发布通告后的一个多小时,郭炳湘也发布了一条个人声明“辟谣”:未来两至三个月,有私人及海外公干事物。

自己没病,在郭炳湘看来,他有充分的理由证明这一点。被迫休假期间,他向三位医生求诊,均拿出了未患病的证明。但此时,郭炳湘却面临了另一个问题,他的两名兄弟,正在打算将他“驱逐”出新鸿基的实权管理层。

郭炳湘一纸诉状把郭炳江、郭炳联送上了法院。法院却认为这是家族内部事,不宜插手。

不久后,郭炳湘就被罢免了职务,转任非执行董事,其原职务由邝肖卿老太太担任。

邝肖卿老太太的任职,对郭炳湘又是一个打击。邝肖卿老太太以个人名义宣布,对家族信托基金进行重组,郭德胜曾指定的受益人“郭炳湘及其家人”变成了“郭炳湘的家人”。

继失去“曾使他遭受张子强绑架”的新鸿基职务后,郭炳湘又失去了父亲传承给他的财富。郭氏豪门争权尘埃落定。

恩怨还没有结束。2012年,郭炳湘把自己的两位兄弟送进了廉政公署——那个香港电影中无论是从政者还是从商者都畏之如虎的名字。

时年,郭炳湘六十有二,刚过耳顺。

来去匆匆,郭氏大观园恩怨结束的6年后,2018年10月20日,68岁的郭炳湘猝然离世,为这段豪门恩怨画上了一个句号。

或者,这个句号在两年前就已经画下了。2016年,在将军澳蓝塘傲记者会上,郭炳湘被问及是否与曾经的兄弟还有合作的机会,说了一句话:“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但环境系点,好难讲。”

郭炳湘的灵堂设在香港中环圣约翰堂,一位扶灵者叫李泽钜,是李嘉诚的长子。

郭炳湘和李泽钜是多年来的宿敌——新鸿基地产和长江实业集团长期以来竞争的关系;他们也曾抱团打天下——2010年郭氏家族内斗时,李泽钜邀请郭炳湘参与长江实业集团的亚皆老街项目的投标。

更重要的是,他们同样“命途多舛”。只是,从“命数”上看,郭炳湘就比李泽钜逊色不止一筹了。

李泽钜曾和郭炳湘遭遇过同一个悍匪——1996年5月23日,郭炳湘被绑的前一年,在香港深水湾道,坐在日产总统牌轿车里的李泽钜被张子强“请”上了另一辆车,这是张子强的“成名一绑”。

在此之前,张子强未有过如此刺激的绑票经历,李泽钜是当时香港最富有大佬的大公子。李泽钜得到了张子强的额头一吻。

和这一吻有些落差的是,他被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囚禁在一个废鸡场。

一件事情有前因,必有后果。

李泽钜被绑架,张子强成功向李嘉诚索要了10.38亿港元的“安家费”,李嘉诚极为爽快地付了钱,当晚,李泽钜就被载到铜锣湾怡东酒店门口放了。这一次成功的绑票经历,让张子强打起了郭炳湘的主意。

10.38亿港元对李嘉诚来说不至于伤筋动骨,但这场绑架案却被称为“世纪绑票案”。好事的媒体拿这场“世纪绑票案”做文章:张子强腰上绑满炸药,带着一帮武装匪徒进了李家,并且威胁李先生,如果不合作就炸掉他的大宅——那栋三层大洋房。

那是李嘉诚1963年与表妹庄明月结婚后花63万港元买下来的,其屋脊上还有庄明月的名字,李泽钜和李泽楷也都在这里出生。

2018年3月16日,已近90岁高龄的李嘉诚宣布退休,这一年,李嘉诚的大公子李泽钜54岁,他的二公子李泽楷52岁,都过了知天命的年纪。

在李嘉诚的分家计划中,长子李泽钜继承了江山,接任了董事会主席一职。

普通人对豪门的兴趣,除了八卦,最多的就是源于财富的获取和分配,香港收看率最高的电视台TVB的经典电视剧种就是主打的豪门八卦和争产风波。

曾是香港TVB编审的鲍伟聪说过一句话:“上世纪90年代,豪门电视剧的收视率达到32点至40多点。一点是6万多人,相当于最多有200多万人在收看电视剧,而香港人口不过600多万。”

2012年5月,郭氏家族关于财产的“再分配”闹得沸沸扬扬时,李嘉诚对外宣布,将市值超过8500亿港元的40%长江及和黄股份和22家上市公司,以及名下上市资产逾2900亿港元,尽数归予长子李泽钜。至于李泽楷,李嘉诚声称其不会加入长河,但会获得对其更多的生意上的支持。

对于这一分家方案,李嘉诚表示:“用分家来传承,而不是在自己去世后,下一代用诉讼来分家。”这样的安排,用李嘉诚的话说,“也是为了让两个儿子可以有兄弟做”。

前车之鉴,郭氏家族的平均主义或许是行不通的。

面对父亲的财富分配,长子李泽钜曾公开表示:“爸爸的安排我们永远都OK。”

这一方案呈现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平静与祥和,包括比世纪绑架案中的“肉票”李泽钜更出名的,李嘉诚的二儿子李泽楷。

24岁创办香港卫视、26岁创办盈科拓展、33岁收购得信佳借壳上市、并购香港电讯更名为电讯盈科当然。还有一件事比较出名,腾讯的第一笔投资就来自李泽楷。

1999年,风雨飘摇中的马化腾找到李泽楷谈融资,基于双方父亲还不错的关系,李泽楷给了腾讯110万美元,获得了20%的股份。如果李泽楷能更看好一点腾讯,没有在2001年卖出的话,现在他完全可以成为新一代的商业传奇。

美国《华盛顿邮报》1994年1月24日刊登过一篇李泽楷的文章,开篇这样赞誉:

“莫看香港只是个繁荣的小都市,当中不乏自命不凡的年轻才俊。在芸芸众子中,最瞩目而又最惹人羡慕的,当算是香港首富李嘉诚27岁的次子李泽楷。”

实际上,李泽楷获得后来的成就依旧离不开李嘉诚的支持——明面上的资金支持和李嘉诚的人脉关系。

1991年,港英政府发放卫星电视牌照,25岁的李泽楷获得香港首个卫星电视牌照,开播两年,覆盖包括中东、印度、中国等5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300万家庭用户,观众数目达到了2.2亿人,这笔生意的启动资金是李泽楷向李嘉诚“借”的5亿港元。

两年后,李泽楷与传媒大亨默多克在一艘豪华游艇上谈笑风生,将卫视64%的股权卖给了默多克,一战成名。

李泽楷有了一个外号:“小超人”。这件事也成为李泽楷后来“自立门户”的底气。

“小超人”李泽楷商业天赋确实令人惊艳,但其背后,李嘉诚的影子也功不可没。细看卫视最重要的广告客户,万国宝通、百富勤、国泰航空,无一不是李嘉诚的老关系。换句话说,没有财团构成的权力与财富关系网,这个年轻人走在香港中环街头,依旧会被如潮水一般的香港民众们淹没。

对于父亲,李泽楷一直不怎么买账,他一度想摆脱李嘉诚。在颇具传奇色彩的《李泽楷传奇》一书中,有这样一段关于李泽楷“心病”的描述:

“在香江,曾经有报道说,李泽楷虽然可以呼风唤雨,但却有两块心病。一块就是传媒在报道他的时候,总少不了提一句“李嘉诚的儿子”……而另一块心病,则与其兄李泽钜有关。原来,李泽楷从小就不满自己总是站在大哥后面,事事都要扯大哥的‘衫尾’。”

1993年,大公子李泽钜位至长江实业副董事、总经理,同一年,李家大喜,李泽钜宣布与王富信结婚。

李泽钜的豪门婚宴在当时一度被媒体渲染:一席婚宴近4万,一只鲍鱼2000元。这场盛宴,二公子李泽楷不怎么感兴趣,直到11点多,迎亲车队回到李宅,人们才看到他的丰田车默默地停在路旁。

次年,李泽楷搬离了李家的花园别墅,花1.2亿港元买入石澳大浪湾道的一块地,建了一所木屋,算是正式自立门户。

外界盛传,李泽钜与李泽楷的兄弟关系并不亲密,李泽楷与其父李嘉诚的关系也十分疏离,包括李泽楷曾发动其公司的小股东,以76%的反对票,怼回了将其公司股票出售给包括李嘉诚在内收购方的提议,甚至制定了“不说话,不来往,不见面”的“三不政策”。

关于李泽楷的“叛逆”,还有这样一段流言,李泽楷在还未完成学业时,就把李嘉诚为他在银行账户里存的钱连本带利还给了父亲。这个桥段可以在鲍伟聪编、邵氏兄弟发行的《珠光宝气》中找到。

2012年《三联生活周刊》发布的一篇名为《继承者:李泽钜与李泽楷》称:

“在李泽楷的办公室里,悬挂着从撒切尔夫人、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到新加坡总统李光耀等人照片——他最崇拜的人是李光耀,而不是他父亲。”

李嘉诚家族里,二公子李泽楷与其母庄明月的关系最亲近,庄明月去世后,《李泽楷传奇》这样描述过一段李泽楷扫墓的场景:

“他把墓前摆放的东西重新整理,又拿出手绢,仔细揩抹着母亲的遗像,再把自己带来的白玫瑰及勿忘我放在墓前中央就这样扰攘一番,已经10分钟过去。他看看腕表,打了个电话之后,倾前上半身,以右手捂着嘴角,向着母亲的遗照轻轻地耳语了一番,然后深深地一拜,挺直身子,便扬长而去。”

那一年是庄明月逝世十周年。

李泽楷与李家显得格格不入。李泽钜与王富信婚后,王富信为李家生下了第一位男孙,李氏江山有了第三代。

相反,年过50的李泽楷迟迟未婚,在一向少有绯闻的李嘉诚家族,李泽楷不止一次荣登过娱乐版头条,包括2009年梁洛施为李泽楷生下了长子,2010年梁洛施又在美国旧金山为李泽楷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孩。

2011年,梁洛施发声明宣称与李泽楷分手,舆论界一片哗然,“作为华人巨富的李嘉诚,始终无法接受作为‘小太妹’出身的梁洛施入嫁李氏豪门,最终逼迫儿子李泽楷与梁洛施分手。”

李嘉诚的回应相对来说,就显得有些“意气用事”了:“他(李泽楷)从7岁就不听我的了,何况他现在47岁了。”

豪门子弟从不少风言风语。关于李泽楷的婚姻大事,在一段时间内一直是香港报刊热议的话题,一只脚迈入豪门的梁洛施能否嫁入豪门也是娱乐圈的重头戏。香港一众玄学家不看好这段“姻缘”。

一位名叫陈子才的风水大师断言:“梁洛施2008、2009年合作伙伴关系出现变动,有冲突迹象。2007年行正桃花运,不过并未是真姻缘。她本身夫缘薄,配不正常姻缘,而且命格显示嫁入豪门机会不大,可以嫁到有钱人,但绝对不会是李生这类大户人家。”

香港人很多都信命,穷通有定,离合有缘。遇事不决,找一个大师算一卦。

先后绑架李泽钜、郭炳湘的张子强曾找陈朗大师算命,得出赚到钱后要离开香港的箴言。陈朗在香港的“信众”不胜枚举,比如李嘉诚、郑裕彤,再比如和郭德胜一起打过天下的李兆基。

豪门子弟,向来不省心。

在大多数人眼中,生在豪门本身就属于天大的幸运,但实际上,这句话也不能完全为豪门公子定性,豪门公子有各自的“命数”。

李兆基的大公子李家杰在学生时代与一个女同学恋爱,他们甚至要打算结婚。豪门的门槛,不是那么好迈的。再加上一个传闻,这段感情最终不了了之。

李兆基在香港财雄势大,加上又笃信“命数”,传闻中,李兆基找香港的算命大师偷偷为女孩看了面相,最终得到大师的指点:两人八字不合,如果李家杰娶她,将会一辈子被她骑在头上。向来注重家族传承的李兆基,找到女孩的父母,“劝”他们将女孩送出国。为此,李兆基甚至付出了一大笔“好处费”。

事后,李家杰未曾有过怨言,但父子心中总免不了芥蒂。李家杰到现在都没有结婚,或者说,没有对外公开的婚姻。

外界印象中,李家杰是豪门公子劝的一股清流:这位公子经常拿着一把折扇上街,且还是一位佛教徒。

和大哥李家杰一样,李家诚的婚姻也是先从“相面”开始。

和名模徐子淇拍拖后,李兆基故技重施,找算命大师为徐子淇看相,这次得到的结果让李兆基很满意:旺夫相,而且贵不可言。

2006年,李家诚与徐子淇的婚礼在澳大利亚举办。这是少有的可以一探豪门身价的公开舞台。

婚礼花费之高,让人咋舌。李兆基花了7个亿给两人举办了婚礼,媒体送了徐子淇一个外号:“千亿媳妇”。婚礼当天,李兆基说了几句话,令人印象深刻,比如“一日收入就够婚礼的开支”、娶媳妇与炒股赚500亿“一样开心”。

后来,果如大师所言,徐子淇“贵不可言”,2007年7月17日,徐子淇生下一名女婴;2009年5月16日,李家诚发出声明,李家第二名女儿出世了;2011年6月21日,徐子淇再产下一名男婴,李兆基为其取名李建熹,李家诚花1.1亿买了一艘Sunseeker Predator 115型号游艇,作为送给儿子的第一件玩具;2015年10月,徐子淇再度产下一名男婴。

在李家诚的大女儿出生后,李家诚就成了恒基兆业的副主席,他的大哥李家杰走到这一步用了十几年,他为李家开枝散叶,这一过程只用了3年。

李兆基的接班计划,被外界誉为最“和谐”,李家杰李家诚两兄弟至少明面上没发生过纠葛。

但不代表没有较过劲。

2010年,在李家第三代仍然没有男孩出生的情况下,李兆基不顾82岁的高龄忽然去了美国,去见李家第三代中的孙子。

在此之前,李家杰偷偷去了美国,用了一年时间,找了一个代孕对象,怀下了三胞胎,是三个儿子。他为三个儿子取名:大智、大勇、大信。

李兆基飞往美国当天,恒基兆业高调做慈善,先是给1300名员工,每人发了1万,接着又捐给香港仁安医院2000万,合共3300万,取意生生不尽。

媒体调侃:那位经常拿着折扇的豪门公子,终于掉进了名利的窟窿。

纵观李兆基家族的开枝散叶史,俨然一副“军备竞赛”的战况。而其中的豪门公子,又有多少能最终决定自己的意愿呢?

算命的大师,算不了豪门的江山。

2019年3月20日,恒基地产发布公告,李兆基因年事已高,正式考虑退休。两个儿子李家杰和李家诚出任联席系主席及总经理,李家杰负责内地,李家诚负责香港。今年已经91岁高龄的李兆基留任董事,此时,李兆基的大公子李家杰56岁,他的二公子李家诚48岁。

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香港地产四大豪门中在位时间最长、也是最晚交棒的李兆基退休,至此,香港四大豪门的商业帝国版图全部移交给了二代公子们。

香港地产界四大豪门中,最晚退休的是李兆基。

最早退休的是郭德胜和郑裕彤。1989年,70岁的郭德胜提出退休。1989年元旦刚过,郑裕彤就宣布了退居二线,让他的大公子郑家纯担任新世界发展总经理,自己仅保留董事局主席一职。

那一年,郑裕彤64岁,和他同龄的李兆基、李嘉诚都在20年左右之后退休。那一年,郑家纯43岁。

对比李嘉诚家族和李兆基家族后来的接班人,他当时太年轻了。

年轻是一件好事,郑家纯执掌帅印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开疆拓土,刚上任就吃下了永安集团25%的股份,同时,年轻也是一件坏事,再之后,郑家纯在一条疯狂收购的路上越走越远,他斥资30亿,准备下一轮全面收购永安集团,

即使是新世界发展,也不免债台高筑。

郑裕彤很快发现,自己这么早便退休有些理想化了。

1991年,郑裕彤重新执掌江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卖掉了永安集团27%的股份,为了挽回这个将在郑家纯手里走向没落的商业帝国,郑裕彤发售巨额债券、将多处物业套现,其中包括香港会展中心景阁豪宅。

再次上任的郑裕彤,迫使刚获得掌舵人体验卡的郑家纯,不得不推迟23年才能再次接班。

许多媒体曾言,对于大公子郑家纯还是二公子郑家成,郑裕彤都不太满意,无论是能力还是私生活。

大公子郑家纯在与叶美卿结婚后,被爆出与香港大法官的王见秋的女儿私会。报应不爽,因不满意郑家纯在外瞎搞的豪门太太叶美卿,后来曾被狗仔队拍到与舞蹈教练王永刚私会。

二公子郑家成与杨曼丽有过一段感情,两人离婚后,郑家成的独子郑志恒跟着郑裕彤长大。

郑家的三代公子被寄予厚望,很多人曾说,郑裕彤最喜欢的是孙子郑志恒。

豪门几度风雨,未曾太平。

许多年后,郑家的三代公子长大成人。2011年,郑家成的儿子郑志恒的韩裔女友在香港浅水湾的郑氏豪宅内试图割腕自杀;后来,郑志恒又被爆出与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生下了一名私生女,女方抱着那名私生女在郑裕彤的豪宅外苦等三个小时,要求其支付女儿每年700多万的生活费以及3000万的保险。

86岁的郑裕彤直接被气得中风。

2012年2月29日,已经87岁高龄的郑裕彤宣布正式退休,曾经接任新世界发展主席的郑家纯再次上任,这一年,他66岁。

卸任之后的郑裕彤,身体每况愈下,只过了4年,2016年9月29日,郑裕彤离开了人世,留下来一个接近4000亿港元,涉及珠宝、酒店、物流等各行各业的庞大商业帝国的版图。

不到4个月,2017年1月,有港媒称,69岁的新世界发展主席郑家纯中风住院。

对于华人家族企业而言,无论他们曾经缔造的商业帝国多么庞大和辉煌,到头来都不免要经受传承的考验,无论是李嘉诚、李兆基、郭德胜,还是郑裕彤。

人事有代谢,财富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