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作家李敖的兒子李戡在臉書表示,韓國瑜的表態,”讓他正式跌下神壇,重回人間”。

作家李敖的兒子李戡。資料照片

他說,初選只是小麻煩,大麻煩還在後頭:89萬人等着韓國瑜兌現”發大財”的承諾,短期內要實現這一大話,只能倚靠大陸訂單,偏偏韓國瑜的”國防靠美國”嚴重激怒大陸,禮遇和輿論管制全面取消。過去有一段時間,大陸很少出現對韓的”負面”報道和評論,現在大陸網友鋪天蓋地在罵韓,就算”讓利派”想挺韓,也挺不下去。

李戡說,3月份的訂單或許不會取消,但不用指望會有新訂單了。一旦無法兌現”發大財”的承諾,韓國瑜將重重摔進地獄。災難已經開始。

 

韓國瑜訪美意欲何為?

摘自夏朝之音文章

 

韓國瑜訪美意欲何為?他是統派的希望之星,還是政治兩面人,亦或是堅定的獨台分子?

韓國瑜去年當選高雄市長之初,夏朝之音(微信公眾號夏朝之音)就指出,韓國瑜:

“他只是一個比較有才幹的典型的實幹型政客,完全不具備一個有使命感和責任感的政治家必須有的歷史擔當!

“才幹是其辦事有能力,不同於一般的無能官僚;政客是其本性格局,是台灣政治土壤下的必然產物,初看約等於馬英九第二,細看原來是馬英九和蔡英文的附體,僅此而已;所有政客該有的典型特徵他一個都不少。

當時對風頭正勁的韓國瑜評價不同所引發的爭論,就像這次韓國瑜訪美引發爭議一樣。

韓國瑜是在3月大陸及港澳行帶回50餘億新台幣訂單回台後,面對民進黨當局攻擊其賣台的情況下,啟程訪美的,訪美時程比大陸港澳行還長。台灣一個地方縣市行政首長,一個月有三分之一的時間不在台灣治事而呆在美國,其訪美究竟所謂何事呢?

按說如果不是最高領導人授權特使,一般地方行政首長的出訪就只能是經貿洽談,文化交流這類具體事務類的居多,鮮有涉及政治呀國防呀這類話題的,因為這不是地方首長該過問的,而且往往也只是參與與本人治下地方相關的經貿或文化交流活動。比如,上個月韓國瑜訪問港澳廈門深圳四城市,出訪目的非常明確,就是經貿交流洽談,此訪為高雄人民帶回了50多億新台幣的巨額經貿訂單,可謂收穫滿滿,這是在為高雄人民扎紮實實地做推銷員。但韓國瑜此次訪美能帶回多少訂單?目前尚無相關報道,到今天尚未有一個美金的訂單或者項目被宣布達成過。

顯然,此次訪美他不是為了拿訂單的,不是為了推銷高雄的,儘管他對外是這樣說的。

那麼,一個高雄市長,既非受到美國官方(如友好城市市長)邀請,又非為了與高雄密切相關的經貿文化活動,本人又沒有留美經歷,也說不上去看望師長,那他此時急勞勞去美國幹啥呢?而且還去大學、智庫、研究機構、華人社團紛紛發表演講,這就非常奇怪了,一般只有中央級別的官員或者政黨專門代表出訪才有這樣的安排,一個地方縣市長哪輪得上這種不符合身份的帶政治任務的訪問安排呢?

顯然,韓國瑜訪美是另有所圖。在夏朝之音看來,他去美國是向主子報到,向主子討主意,找靠山,以確定下一步是否接受國民黨徵召角逐2020大位的,畢竟他不像馬英九蔡英文朱立倫等人有留美背景,在美國很有人脈和根基,臨陣磨槍也是必須的,雖然此前他多次否認他有意參選,但那不過是作勢,在觀察風向而已。

因此,其演講也好,表態也罷,就不僅僅限於一個高雄市長的身份了,而一定是把自己定位於台灣候選領導人的地位,說此訪是一次路演也不為過。

事實正是如此。

那他要找什麼樣的靠山呢?顯然不是經濟上的,經濟話題根本不是他訪美的主題,只是他的口號與說辭,他要找的靠山自然是政治和軍事上的。

因此,他的一言一行無不是其政見的提前宣示定位,那他是如何宣示定位的呢?

據媒體報道,韓國瑜11日在美重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台灣安全、人民有錢,以及所謂“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靠自己等。

這是他訪美“努力靠自己”的現身說法,也是他對吳敦義屢提要會面商討徵召事宜,他卻以沒時間為由表示,一切等18日訪美回來再說的原因所在。

其實兩人會個面能花多少時間?吃頓飯的功夫可能就談完正事了,何至於因訪美連見個面,吃頓飯的時間都沒有呢?

顯然,他不是因忙的沒有會面時間,而是在沒有去美國吃定心丸,奉得主子聖旨之前,他心中沒數,不知道會面要說什麼,也不能亂說,所以說會面時間要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