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末代港督彭定康昨开腔响应,形容修订建议势破坏香港地位、稳定及治安,除了对营商者造成恐惧,更危及所有政治活动,冲击一国两制及香港自主。彭定康强调香港社会不应接受修订,「相信法治的社会,不会与不相信法治的社会达成这样的协议(移交逃犯),这一点在回归21年来并没有改变」。

彭定康指,《逃犯条例》修订建议并非如港府所言「必须用作堵塞漏洞」,形容目前正是大家应捍卫香港商业及金融中心地位之时,修订建议却正正将贬低香港地位,理解为何部份商会公开强烈反对修订。彭定康续指,修订是对一国两制及香港法治下自主原则的直接打击,甚至会令人难以说服外界,北京值得信任,香港有别于中国内地城市,必须予以不同待遇。

陈日君斥港府做法邪恶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亦表明将上街抗恶法,呼吁公众响应游行。他形容《逃犯条例》修订比23条「更犀利」,批评港府处理修订的做法「好邪恶」,虽涉及复杂问题,但只有20日咨询期,「政府真系觉得大家瞓咗觉」。陈日君认为修订最危险之处,是内地只需要声称有表面证据,港方就需要将人引渡到内地,「佢唔使有真嘅证据,佢(甚至)可以作假证据,香港政府都要随时交人」。

陈日君举例指,过去有宗教人士或许会带不完全符合内地「规矩」的印刷品到内地,关员未必检查得清楚,可获放行。但将来受条例约束,即使关员检查不到印刷品有问题仍可秋后算账,「佢可以直接话你系犯法」。被问到会否担心香港教会因支持内地宗教团体而踩红线,陈说对于本港教会至今未对修例表达忧虑感奇怪,但他已退休不便多谈。

总部设于英国的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主席Benedict Rogers亦在游行前夕拍片为港人打气,他批评《逃犯条例》修订是把绑架合法化,容许港府经合法程序诱拐或绑架社运人士,商界及其他界别人士也会陷入危险。Rogers认为一旦通过修例,在香港无人再是安全,海外批评中国共产党的人,来港时亦可能被引渡至内地受审,例如他不时公开批评中共及人权状况,或成被引渡者之一。

Rogers强调,港人在反对《逃犯条例》修订上并非孤单,全球不少人、英国国会议员、美国及多个国家国会等也反对修例,寄语港人不要灰心,又呼吁港人今日上街,为守护一国两制及剩余的自由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