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很多的所谓佛门大师,开豪车,开荤开戒,娶妻生子,追名逐利,开文化公司,马不停蹄地出国访问,接待各国来访政要,应付各种饭局,趋炎附势,高唱颂歌,甚至谋求公司的上市……很难想象,在镁光灯聚焦下,在声色犬马中,这些大师还是四大皆空、六根清净的得道高僧吗?他们除了关注民众兜里的钞票,还关心民众的疾苦么?

什么是真正的佛门弟子,向这位大师学学吧!!

中国台湾《天下》杂志曾经举行一次评选:400年来对台湾最具影响力的50人,一位女僧人,证严法师位居第二,排名超过了蒋经国、孙中山、蒋介石、胡适,以及邓丽君。

此后,美国流行杂志《读者文摘》,在中国港台地区抽样调查民众最信任的名人,台湾地区前十名中,证严法师高居榜首,第二名是破获过8000多起重大刑事案件的“神探”李昌珏,第三名是大导演李安。

证严法师,这位宗教界的奇女子,她如何赢得千百万人的尊敬?她的故事怎样催人泪下?难得君说给你听。

01.清水大爱

证严法师俗家姓名为王锦云,1937年出生于台中县清水镇。

法师出家后,常常说道:“爱,如果能像清水一样清净、自在,普润一切众生,那该有多好。”通过在慈善公益上的卓越贡献,人们就将她向这世界付出的大爱和悲悯,称为“清水之爱”。

幼年时期的王锦云

法师在家时,家境富裕,但十五岁时,母亲又身染急性胃穿孔,需要开刀。在那个年代,动手术风险极大,病人死亡率很高。

年少的她全心全意为母亲祝祷,默念“观世音菩萨”名号,发愿从此吃素,愿减寿十二年,为母亲增寿祈福。结果,母亲的病未经开刀,服药痊愈,法师由此终生茹素还愿。

23岁时,壮年的父亲突然患脑溢血离世,她悲痛不已,开始体会到人生的无常,思索生死等人世诸苦,接触到佛学理论。

25岁时,她自行落发,走上了僧侣进修的道路。

青年时期的证严法师

26岁时,她经过努力和别人引荐,在台北临济寺拜台湾佛教界德高望重的印顺法师为师,取法名“证严”,正式出家。师父叮嘱她要“时时刻刻为佛教、为众生”,这一句话被法师作为准则,严格予以奉行,一丝不苟贯彻到慈善事业当中。

02.5角钱也能救人

证严法师在29岁时,决定创办慈济功德会。创会的初衷源于两件事情。

1966年初,法师有一次到诊所探望病人,发现医院门口有一滩血,却没有看到病人。法师询问原因,有人告诉她,这是当地一名女子难产,被家人抬着一路翻山越岭,花了八个小时才到医院,但由于付不起8000元的手术保证金和医疗费,人又被抬了回去。

听了这件惨事,法师心中悲痛,不可遏止,她想,佛家最讲慈悲,要普渡众生。我愿意做这救济贫苦人的事,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太小,一定要成立济贫救苦的团体!

同年,法师曾与三位修女谈论,说到基督教与佛教彼此的教旨、教义,修女说:“佛陀的慈悲固然很伟大。不过,天主的博爱是为全人类,我们在社会上建教堂、盖医院、办养老院,传播博爱之情。那么,佛教对社会能有什么具体贡献呢?”

法师闻言,不由得心情沉重。其实佛教徒经常行善,但大多是各行其是,没有组织。如果能将大家的爱心汇聚起来,让一个个独自行善的人联系起来,那么有了这股力量,就一定能做出更大的功德。

于是,1966年5月14日,证严法师成立了“佛教克难慈济功德会”,简称“慈济功德会”。

慈济成立之初,只有30名弟子。法师却有一个宏大的心愿,要建造一所专门给穷人看病的医院。但建这样一所综合医院,起码需要8亿新台币,这对法师来讲,无疑是天文数字。

1967年,功德會成立的第二周年,藥師法會過後,上人率領二眾弟子於普明寺前合照。

然而,法师的慈悲之心,还是找到了办法。她拿了一个竹筒,做成一个储钱筒,让弟子每天存进5角钱。同时,号召社会众生每天从菜篮子里节省5角钱来救人。

弟子们很奇怪:“为什么不干脆请善主每月缴十五元呢?”证严说:“每天提起菜篮子就投进5角钱,这是让每个人每天都抱定一颗救人的心。一天节省5角钱,即是慢慢培养人的节俭节与爱人救人的慈悲心。”

证严法师早年修行的小木屋

于是,30名弟子每天提起菜篮子到菜市场,遇到人便欢喜地宣扬:“我们每天要存5角钱!我们有一个救济会,每天存钱可以救人!”

“5角钱可以救人”的说法不胫而走,渐渐地,参与的人越来越多,善款也积少成多。

当然,建医院的钱还远远不够,但已经可以用来做善事了。

第一个领受慈济恩泽的,是一个从大陆来台,孤苦无依的老太太。功德会主动上门,为她送饭、打理家务;老太太病了,就联系医院诊治,分派弟子照料。这件善事,一直持续到老太太逝世,功德会还为她诵经超度。

这是慈济功德会扶贫救苦的开始,证严法师捧着一颗慈悲心,她的大爱将在未来不断地照耀更多的人。

03.她拒绝了日本人两亿美金捐款

现在我们看新闻,经常能看到一些慈善家捐出巨额资金,帮助某些机构。而那些机构受宠若惊,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光鲜靓丽地接受善款。到后来,善款用到何处去了?却没有明账。

证严法师的慈济功德会,在筹建经费缺乏的时候,特别是有建造医院的宏愿的时候,曾经有个日本人提出,愿意捐献2亿美金给功德会。

按当时的汇率,2亿美金价值80亿新台币,足够建起十座医院。功德会的弟子听到这则喜讯,一个个欣喜异常。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证严法师拒绝了!面对两亿美金的巨额捐款,她淡淡地说:“我们不能接受。”

所有人都懵了,心里涌起一连串问号,为什么?

法师缓缓地说道:“我们为救众生而建医院,真正可贵的是每个人发愿付出的那颗心。除了将钱涓涓滴滴聚少成多,更可贵的是同时也会集聚沙成塔的力量。建一所医院救助同胞,是我们分内的责任,如果要外国人来帮我们做,我们如何体会自己做主人的踏实感?”

法师的话一经传播,立即感动了无数人。一时间,上至豪门巨富,下至走卒贩夫,无人不尽心竭力加入支持慈济功德会的行列。一位做苦工的工人,几乎以卖身的方式,向雇主预支了一年的工钱,原封不动地拿到法师面前,赞助医院。

终于,1984年4月24日,慈济医院在台湾花莲市原花莲农工牧场破土动工。

1986年8月17日,慈济医院落成开诊,成为全台湾第一家不收保证金的医院。受证严法师高风亮节的感染,台湾“卫生署”要求全台医院效仿。一时间,全台湾的医疗制度,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随之,慈济的事业全面铺开。慈济护专、慈济医学院以及慈济月刊、大爱电视台相继创办,功德会涉及的范围已遍及慈善、医疗、教育、人文、环保、社区义工、骨髓捐赠、国际赈灾等多个方面。

04.汶川地震,慈济做了什么事?

济功德会对外说过一句话,每逢灾难发生,功德会总是“第一个抵达灾区,最后一个撤离灾区。”

不论全球任何地方,慈济的足迹远涉南非、阿富汗、朝鲜等世界各地,每有灾难发生,他们总是以超过当地政府和军队的速度,最先赶到灾区。因而,功德会也被誉为“救灾比军方还快的非政府组织”。

证严法师与经国先生

无论印尼海啸、多国疫病防治、包括对很多国家骨髓配对的助力,都有慈济在背后。

1993年,慈济和“法国医师联盟”展开了一项为期3年的合作计划,为衣索比亚人民建设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同年,尼泊尔发生罕见水灾,慈济更着手进行了1800户“爱心屋”的建造。

在祖国大陆发生灾难时,慈济更是一马当先,为同胞带去慰问和帮助。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讯息震惊海内外,北京、上海、江苏、福建、广东与台湾等地的慈济志工即刻整装出发,投入灾区三个月,完成急难阶段的援助工作。功行軵以“安身、安心”为首要任务,在德阳、什邡、绵竹三地共投入医护人员与志工共1万人次,为乡亲发放热食81万8千份,提供医疗照顾4万5千人次。

同时,灾区许多学校倒塌,为了让孩子们不中断学业,慈济提供了6所学校需要的简易教室,同时援建13所希望工程永久校舍。经统计,功德会在汶川地震中,共投入约3亿3千1百万元善款。

2016年四川雅安地震,全国各地慈济义工轮番前往灾区救急,一直持续到当地重建,并在雅安市芦山县兴建一所中学和教师培训中心,在雨城区汉碑路兴建中心小学,在雅安市名山区援建前进乡慈济小学附设幼儿园,在名山区名山中学再建一栋教学楼。提供因灾致贫助学金,让许多学生不致辍学。

近年以来,慈济也与祖国大陆紧密相联。不论是2012年北京雨灾、2013年厦门BRT动车事故、2014年马航空难在北京抚慰家属,或是2015年多起事故如天津爆炸、福建连城县水灾,2016年尼伯特与江苏阜宁风灾,慈济义工的身影都活跃在第一线!

事业的铺展代表着慈济规模的不断壮大。

1966年功德会成立之初,委员仅有10人,没有一个会员。

1972年5月,委员人数刚刚超过30,会员1000人。

但是到了1987年底,功德会会员激增到20万人。1990年突破百万人,并每月以10万人增加。

到2004年底,功德会委员已有22469人,慈济慈诚队员11837人,填写过捐助表的流水号统计达到800万人!

而且,慈济的队伍涵盖面很广,他们中间有不同的国籍、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宗教信仰。不论商业巨富、高级行政人员、影视明星,还是家庭妇女,在校学生……无数人投身于慈济事业当中。在台湾,5个人中就有1个人或多或少参加过慈济的教育、文化、医疗、慈善的事业或活动。

证严法师,用自己的大悲大智,开创了一个划时代的局面!

05.台湾最美丽的女人

管理慈济这样一个庞大的功德会,特别是大量的金钱从手中流过,组织的创始者和领导人必定是被万众瞩目的。哪怕有任何一点存在瑕疵的行为,可能都会被外界放大、炒作,造成恶劣的影响。

一位台湾媒体的记者说:“证严法师手里一分钱也没有,但她能在一天内筹到1亿。”

作为华人世界最大的宗教慈善组织领导者,几十年中,证严法师筹集了超过百亿新台币的善款。在慈济功德会的帮助下,世界各国蒙恩受惠的贫民、病人、灾民不计其数,而法师却一直严格地遵守佛门清规,保持着清贫的生活和高尚的操守,令人肃然起敬。

她常常对众弟子说:“我们已经出家了,身跟心都是奉献给宗教,要真正为佛教为大众做事情。我们要磨炼出一股精神跟耐力,人家不能吃的苦我们能吃,人家不能忍的我人能忍。”

当慈济功德会处于初创的艰难时期,证严法师带着少数几个弟子,通过给人家打毛线衣赚取零钱,常常半个月才能领到一次工资。于是,她们常常缺少油和米,饭食很窘迫。

然而,证严法师依然以大无畏的精神,带领弟子以最低的生活标准过活,佛家称之为苦修,以野菜代为主食。

她们最穷的时候,一个月只能买到5角钱的豆腐。为了能够食用久一点,就把豆腐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放到盐巴中腌制。如果碰到下雨天,没有办法挖野菜,就吃咸豆腐。

如今,慈济会虽然已经具有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资金非常雄厚,但法师和弟子们,仍然保持“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准则。

她们在居住的精舍旁边开辟了菜圃,每天清晨四时就起床耕作。她们以简单的手工劳动做豆粉、做陶瓷,或者打毛线衣,缝制小孩的鞋子。几十年如一日维持着清贫自守、自力更生的生活。

直到今天,证严法师和弟子的一切开销,仍是通过辛苦做工来赚取,没有动过慈济功德会一分一毫的善款 。

同时,证严法师还在功德会制定严格的制度,每一笔捐助都要登记入账,如果款项来源不清,就必须查清捐助人的姓名,否则不予收受。

法师简朴、清廉、细致入微的品格,不仅推动了慈济事业的良性发展,也受到世人敬仰,获得社会普遍赞誉。1991年,她获得人称“东方诺贝尔奖”的菲律宾“麦格塞塞社区领袖奖”。麦格塞塞基金这样赞美法师“她唤起了现代民众佛家慈悲为怀的精神。”

同时,她多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获得“社会服务奖”“国际和平奖”“医疗奉献奖”,有人称她为“东方的特蕾莎”,有人说证严法师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台湾民众更评选法师为宝岛“最美丽的女人”。

证严法师用她的慈悲,用她的大爱,让无数人得到了帮助,建立起了慈济这样伟大的组织。她自己却严守佛家戒律,过着清贫刻板的生活,从出生到现在81岁,从未离开过台湾。

在佛学当中,有四圣之说,即阿罗汉、辟支佛、菩萨和佛陀。阿罗汉、辟支佛都是只能度己,而菩萨却在度己的同时能够度人。

她的所作所为,不正是当代的观音菩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