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6月9日,香港民间团体举行大规模游行,反对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6月10日在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陪同下见记者对此次游行进行回应。

林郑月娥开记者会回应香港反修例游行(图源:多维记者/摄)

林郑月娥称,政府一直依法办事,重申香港是自由、多元、开放的地方,市民乐于发表意见,特别是敏感的事,两极化和分歧更加多,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政府的任务就是要收窄分歧,找到平衡和广泛共识。

她相信游行人士热爱香港,有法治、有公义、爱香港的社会,“我本人、政府、支持修例议员都有共同愿望”。

她又指,修例为完善法制,彰显公义,又强调现在香港与20个司法管辖区有移交逃犯长期协议,但若有发生在其他地方犯罪后逃回香港的情况,港府没有法律基础处理。

林郑月娥称,这是制度上一大缺陷,政府不能视而不见。她重申为堵塞漏洞,彰显公义,政府细心聆听意见,甚至极端的意见都不断听,希望取得合理平衡,故先后作出两次修订。

她指出,当局会在四方面加强回应社会对修例的忧虑:

一、无论在审议期间或条例通过后,都会继续密集式解说条例性质;

二、早前提出的加强人权保障方面,保安局会在条例草案恢复二读时,以政策声明形式,令早前提出的6项保障人权措施有法律约束力,即立纸存照;

三、接受政党建议,承诺往后将定期向立法会汇报条例的执行情况;

四、加快争取与其他司法管辖区,尽早签订长期移交逃犯安排协议。为此,当局将向保安局及律政司增加人手,以加快工作进度。

据悉,香港6月9日的游行,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宣布有103万人参加,创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的历史新高。而香港警方则称,高峰期有24万人参与游行。

香港政府6月9日晚对游行进行回应表示“作为一个自由、开放和多元的社会,我们认同并尊重市民对广泛议题有不同的意见。今日的游行正是香港市民在《基本法》和《香港人权法案条例》所赋予的权利范围内行使言论自由的一个例子。”

发言人称,除了一些阻塞交通情况外,参加游行的人数虽然很多,却大致上和平有序。警察在此公众活动举行之前和期间提供了所需的协助,并对违法者采取果断的行动。

据悉,《逃犯条例》将于6月12日在立法会恢复二读辩论。

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分析称,无论此次反修例游行人数多少,中共和香港政府都不会让步,因事件涉及的国家安全问题,比修例本身更重要。

他指,事件涉及外部势力的强力介入,在如今中美角力的格局下,香港出现如此大型的游行示威,只会让中共更警惕,防止香港局势成为西方势力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切入点。

中国党媒《环球时报》6月10日也发表评论指出,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

文章强调,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

 百万香港人抗议后 下一步如何走
逃犯条例游行纪录:香港市民在担心甚么?

香港爆发主权移交后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当地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容许政府可以按中国大陆政府的要求,把犯罪嫌疑人移交到大陆接受审讯。

游行的发起人估计约103万人参加周日(6月9日)的示威,警察则表示高峰期有24万人参加,而两个数字都是近年游行人数的新高。虽然如此,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坚持不会撤回修订,10日对媒体表示,将按原定计划周三(6月12日)在立法会恢复审议草案。

她的讲话引起泛民主派议员的不满,批评政府不尊重民意,发起周日游行的组织民间人权阵线宣布,准备周三在立法会大楼外示威。

周日的游行结束后,几百名留守立法会附近的示威者与警方爆发冲突,多人受伤及被捕。港府及建制派阵营谴责示威者使用暴力,但民主派认为,警民冲突是因为政府没有回应而导致,林郑月娥需要负全部责任。

占立法会大多数议席的亲北京派议员已经明言,会投票支持修例,草案很大可能会顺利通过。

PROTEST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警方说,6月9日的游行人数最高峰为24万人,主办单位称参与游行人数为103万。

林郑月娥周一(6月10日)接受访问时坚持香港政府的立场,重申她明白市民对修法的关注,也会特别加入更多有法律约束力的人权保障。记者问她会不会辞职,她回应称,香港目前需要稳定的工作团队。她又认为,周日的游行显示了香港是个自由的地方,政府尊重市民表达不同意见的自由。

多个政党先后针对游行发表声明。亲北京政党民建联说它明白和支持政府修订《逃订条例》,认为修例可以填补法律真空,又指出一个网上联署已经收集到超过70万个支持修例的签名。属亲北京政党的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也发文,指出政府已经平衡了各方利益,做出两次重大让步,值得支持。

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周一发表社论,声言香港的泛民主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也点名批评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早前的言论,美国要检讨给予香港贸易和经济特殊待遇的政策。社论认为这令人怀疑,美国要“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

REUTERS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许多香港市民并不信任中国的司法制度。

另一方面,属民主派的民主党指出,超过100万名香港市民参加反对修例的游行,反映港人的民愤已经到达极点,要求林郑月娥问责下台。公民党的声明指出,反对修例的集合原本和平进行,但政府发出拒绝让步的声明后激发了示威者的情绪,形容政府官员的傲慢是激起冲突的主因。

公民党主席杨岳桥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周日的游行主题明确,就是要求政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和林郑月娥下台,与过往游行有诉求多样化的情况不同,“任何一个正常的政府对一个这样大型的游行都应该正面回应”。

“我们看见,这次修例在没有迫切性的情况下仍然强行通过,完全违反逻辑。”

反对修订一方有何续行动?

林郑月娥早前表示,希望立法会七月休假前可以表决法案,换句话说,立法会只剩下五次会议审议修例草案。

举办周日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宣布,他们在周三立法会恢复审议草案当天在立法会外举行集会,但同时网络上有人呼吁周二(6月11日)晚上开始集会。

民阵表示,政府没有回应诉求,将在周三早上开始在立法会外集会,民间发起罢工、罢课得到部分大专院校及中小企响应,民阵表示会“乐观其成,希望发生”。


悉尼的游行约有3000多人参加,他们从悉尼市中心的州立图书馆游行到澳洲外交部,要求澳洲政府关注香港的修例建议。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悉尼的游行约有3000多人参加,他们从悉尼市中心的州立图书馆游行到澳洲外交部,要求澳洲政府关注香港的修例建议。

世界各地多个城市都举行了支援香港的示威,包括伦敦、纽约、波士顿、华盛顿等。其中在伦敦,主办单位估计约4000人出席游行,从中国驻伦敦大使馆游行到香港政府驻当地的办事处。香港媒体引述参加者形容,《逃犯条例》修订是一个“不必要、不可信”和“不为香港所需要”的议案。中国异议人士兼艺术家艾未未也有出席游行,但没有高调发言。

另外,澳大利亚悉尼、布里斯班和墨尔本分别都有示威,支援香港的游行。其中,悉尼的游行约有3000多人参加,他们从悉尼市中心的州立图书馆游行到澳洲外交部,要求澳洲政府关注香港的修例建议,重新审视双方现时的引渡协议。路透社引述澳洲外交部电邮回应指出,澳洲政府十分关注修例,澳洲驻香港的领事馆人员已经与香港政府见面,向对方提出向关注。

示威者在中国驻温哥华使事馆外集会,支援香港的游行。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示威者在中国驻温哥华使事馆外集会,支援香港的游行。

加拿大城市多伦多、渥太华、卡加利和温哥华都有示威。温哥华的示威吸引了数百人参加,示威者同时要求中国释放早前被捕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

在台北,约400人参加了当地支援香港游行的集会。早前宣布移居台湾的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也到场声援,他坦言说担心香港年轻人会不会像他一样要逃命。

伦敦的示威者举起象征2014年雨伞运动的黄色雨伞。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伦敦的示威者举起象征2014年雨伞运动的黄色雨伞。

法案有没有可能被立法会否决?

香港立法会目前有69名议员,只要当中超过一半议员赞成,议案就会获得通过。亲北京议员的梁君彦是立法会主席,按传统只会在赞成和反对的票数相同的时候才会投票,因此如果超过34名议员赞成,这次修例草案就会成为法律。

立法会目前有24名议员不属于亲北京阵营,加上一名独立议员,全部都已经表态反对修例。

另一边的亲北京阵营中,绝大部份的政党先后都已经表态支持修例。外界其中一个关注点,是属商界的自由党会否转投反对或弃权票。

香港2003年建议按《基本法》第23条规订,在香港制定与维护中国国家安全有关的法律,触发50万人游行,原本支持立法的自由党最后转变立场反对,令政府收回立法计划。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近日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指出,这次《逃犯条例》修订与当年23条立法的情况不同,因为自由党当年有八个议席,掌握着立法成功或失败的关键,但这次自由党只有四个议席,根本无法改变情况。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指出,周日的游行人数十分多是因为“外力因素”,会令北京政府更加警惕,不会让步,因为事件涉及“国家安全”问题,事件也已经上升至“国家荣誉”的层次,因此预期中国政府不会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