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星期三(6月12日)对《逃犯条例》修订内容进行二读。香港多个团体蕴酿发起罢工、罢课、罢市以及包围立法会的行动。

6月9日,香港爆发主权移交后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发起人估计约103万人参加,警察则表示高峰期有24万人参加,两个数字都是近年游行人数的新高。游行结束后,有示威者与警方爆发冲突,多人受伤及被捕。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坚持不会撤回修订,按原计划进行草案审议。香港立法会12日将恢复审理草案,预计在20日进行表决。反对者担心,修订《逃犯条例》使任何在香港的人都面临被移交到人权及司法制度不完善的中国大陆的风险。港府则强调移交安排有法庭把关,并称不会移交涉及死刑以及政治相关罪行的嫌疑犯。

梁君彦指示立法会押后举行会议。 资料图片
梁君彦指示立法会押后举行会议。资料图片

香港立法会12日恢复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大批市民通宵在立法会外留守,部分人唱圣诗及祈祷。至今晨陆续有人到添美道附近一带聚集,大批配备防暴装备的警员在场戒备,期间有人群冲出龙和道,并架起铁马阵,现场交通受阻塞。Hongkong Demonstration gegen das Zulassen von Auslieferungen nach China (Getty Images/AFP/A. Wallace)

香港警方称,有人正在往抗议现场运送砖头,也有看见民众正在拔人行道上的砖头。警方担忧冲突升高

据星岛日报报道,今早约7时50分,突然有一批身穿黑衣的示威者冲出龙和道,并架起铁马阵,企图堵塞道路以阻止议员经该处进入立法会。

现场可见,立法会大楼入口及特首办外,警方组成重重人墙并架起铁马阵。大批市民在添马公园草地席地而坐,亦有人设立物资站,为现场示威者提供水及干粮。

有留守的市民表示,自己任职护士,昨晚下班后到场声援,虽然感到疲累,但会坚持留守。另外有市民指,虽然行为或未能阻止《逃犯条例》通过,但会抗争到底。

警方强烈谴责示威者冲出龙和道及夏慤道。警方强烈谴责示威者冲出龙和道及夏慤道。

立法会秘书处凌晨发出黄色警示,所有出入大楼人士均需接受安检,停止接待任何访客,而每名议员最多只可有五名助理在立法会大楼办公,议员助理只能出入所属办公室楼层,使用的升降机亦有限制,负责驾驶的助理亦不可逗留在立法会停车场。

上午开始,过千民众走出龙和道和夏悫道,在马路上放置路障和铁马,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往外看,马路上挤满人潮,这个情景与5年前的雨伞运动非常相似。 今早事发时警方人数不多,与示威者的数量非常悬殊,未能阻止他们堵路。

而在昨天,立法会秘书处和警方决定封闭立法会示威区和旁边的添马公园,立法会秘书处在周三凌晨发布“黄色警示”,让警队进驻议会大楼内,所有进出立法会人士必须经过安检。

Hongkong Demonstration gegen das Zulassen von Auslieferungen nach China (picture-alliance/AP Photo/V. Yu)香港当局派出大批防暴警察待命戒备。

警方在昨晚开始在金钟一带频繁地截查民众,搜身和搜查随身物品,又设置路障查验经过立法会旁马路的车辆。 不少民众在周二晚开始在立法会外围留守,有基督徒团体彻夜祷告唱诗,晚间情况大致和平。 多个学生团体、工会等号召民众今天罢工和罢课,过百家商店和公司也自发停业罢市。 而汇丰、渣打等多家主要外资银行宣布,考虑到今天市区的安全状况,容许员工留家办公。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宣布,只会预留66小时予议员辩论草案和153项修正案,下周四 (6 月20日) 进行表决。 民主派议员不满,此项争议法案早前已绕过法案委员会,现在再为辩论设下时限,他们根本没有足够时间表达意见。 香港在刚过去周日举行百万人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但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至今仍然拒绝撤回草案。

有中学生罢课,考试延期

《逃犯条例》修订今日恢复二读辩论,已经至少70间中学发动罢课联署。

早上10:00左右,位于中环坚尼地道的圣约瑟书院,在学校网页宣布,原定今日举行的中一英文科及中三数学科考试将会延期。

《100毛》创办人林日曦在面子书宣布,6月12日公司将停止营运一天,同事不须上班。他坦言,罢工行动或许未有太大作用,“可能也是没有用,不过不要只是想,希望香港快点好”。

电召货车应用程式公司CALL4VAN亦在面子书宣布,由6月12日起停止运作,并呼吁各商户及员工加入罢市行列。

香港商家发起6月12日大罢工。

香港商家发起6月12日大罢工。

其中一间响应罢市的室内设计公司“MapOut”负责人Jun直言,他们是中小企业,害怕因为政治而被外界骚扰,但认为“如果香港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所以冒住生意遭受打压的风险,仍勇于发声。

为了下一代而战

Jun指,这次罢市行动主要是为了下一代而战,“我们公司的基本理念是给人一个舒适空间去居住,而我们亦接触不少小朋友,不希望他们被剥削‘免于恐惧的权利’。”Jun又称,如果民阵本周三再发起行动,他本人和公司全部职员都会出席。

“悬壶善学堂”凌晨亦在面子书发文,宣布今日至6月12日《逃犯条例》二读前,由每位医师及同事自由决定是否罢工。其中李家麟医师周一会如期在诊所照顾已预约的病人,“惟所有收入会另存作基金,不作私用,保证用作救助其他同路人”。至于其他医师和护士是否上班,“本人不会指示亦不负责”。

另外,大角嘴的小型咖啡店“Craft Coffee Roaster”亦在面子书宣布6.12罢市。罢市行动获得不少网友支持,冀关键时候香港人能团结一致,共同反对恶法。

艺文界号召“反送中”罢工 电影公司也响应

香港艺术家工会周一在面子书发起612罢工行动,呼吁艺文界集结参与响应,而《鲜浪潮》下午3时许就在面子书发文表示,“6月12日齐反送中!罢工一天!恶法不能通过,艺术创作自由必须受保障!”,引来网友支持“请努力捍卫艺术自由”。

而该文中也提到“当晚两场放映如常举行”,则意指原定周三晚上举办的“鲜浪潮国际短片节”节目《希望之于虚妄》和《浮城佚志》,将如常进行。

报导也指出,《鲜浪潮》由多名资深香港电影人担任管理阶层,其中金马影后舒淇担任副主席,而港星古天乐则是董事成员之一。

此外据悉,除了《鲜浪潮》,尚有《C&G 艺术单位》、《天边外剧场》、《艺鹄 ACO》、《水煮鱼文化/字花》、《再构造剧场》等多家艺文机构及团体响应罢工。

吴宏斌认为政府必须早日解决问题。
吴宏斌认为政府必须早日解决问题。

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认为,每每逢有大型示威行动,都会影响到香港商界及营商环境,政府必须早日解决问题。

吴宏斌表示,现时示威者阻塞交通,将会阻碍很多商业活动,为公司及商界带来不便,市民消费意欲减低,店铺生意亦受影响,但即使商界有损失亦没有办法。

希望政府汲取过占中事件的经验,希望能早日解决问题。

香港大游行:北京劝华盛顿勿多嘴勿涉香港事务

media图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 资料照片网络照片

北京6月11日谴责美国务院对香港“逃犯条例”引发大游行,表示严重关切,是不负责任的错误言论,并奉劝华盛顿不要再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香港被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列为“独立关税区”,不受关税战及高科技制裁的影响。但若“送中”法通过,香港或难继续享受这个优惠。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月11日在记者会上呼吁美国(…)在言行上保持谨慎,不要以任何形式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耿爽还表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针对香港“逃犯条例”修例的表态是“不负责任和错误的言论”。

美国国务院6月10日在香港反“送中”《逃犯修例》大游行第二天表态称,华盛顿严重关切亲北京的香港政府推动这个旨在向中国大陆遣送人员的逃犯条例。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尔特加斯表示,数十万人上街抗议,已明确地显示,公众舆论反对这个可能破坏香港一国两制的法案。

法广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报道,美国国务院指出,香港的一国两制持续遭到侵蚀,将影响香港在国际事务中的特殊地位。美国国会一个委员会此前曾警告指,逃犯条例修订一旦通过,势必影响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政策法案”。该法案给予香港有别于中国其他城市的特殊地位,并将香港列为独立关税区,也因如此,中美目前的关税战及美国对中国实施的高科技制裁,香港迄今可以独善其身。

德语媒体:西方隔岸观火 出卖民主

Hongkong Proteste (Getty Images/A. Kwan)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兰克福汇报》以”自由的灵魂”为题,刊发评论指出,大量香港民众的示威,无法迫使北京取消修法,但是至少给中国政府添加了不小的阻力。

“香港特首并不需要民众的支持,而是北京的撑腰。中国领导层并不愿意因为示威抗议而改变路线,哪怕是一百万人的抗议也不行。香港人也明白这一点,而且是早在2014年。当时,他们争取民主普选的运动失败了。尽管如此,如今的香港人再次走上了街头,而且从北京手中夺得了一个小小的胜利:在并非完全自愿的回归中国之后22年,他们依然捍卫着这些价值观:热爱自由、相信法治、抗争的文化。问题是,这些价值观还能存在多久?”

“多年来,中国一直努力驯服充满叛逆精神的香港人。在香港特区政府的协助下,北京用小步前进的方式不断地限制自由。民主当选的立法会议员被剥夺资格,和平抗议运动的领袖被判刑,书商被绑架。前进的步伐非常之小,以至于外界不太能注意到中国并没有遵守其’一国两制’的承诺。”

“根据承诺,高度自治的香港应该在回归后继续保持其法治政体,为期50年。当初中国在与英国就香港回归签署协议时,就保证了这一点。而蚕食自由的步伐非常小的另一个原因则是:香港特区不再对北京而言那么重要。对香港的自由病毒可能蔓延到中国其他地区的担忧,也已经悄然蒸发。中国不再需要香港的经济吸引力,而香港保持法治政体的目的就是维护其经济吸引力。如今的中国不再需要通往世界的大门,因为中国自己就已经处在世界之中。”

“所以,香港民众所抗议的逃犯引渡条例,就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它将成为北京恐吓香港反对者的一个工具。香港人将无法阻止条例的通过,但是却能够尽可能地增加北京的阻力,从而捍卫一小部分香港价值。”

Hongkong Demonstration gegen das Zulassen von Auslieferungen nach China (picture-alliance/Zumapress/J. Russel)

柏林出版的《每日镜报》以”世界的不详之兆”为题,刊发评论指出,中国的自信正在增长,因此,类似香港的事件,今后将会越发频繁。

“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是全世界的不详征兆。示威者想要捍卫民主自由的权利,抵御北京对香港越来越强的影响力。在民主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间,类似的冲突今后也会在其他地方再次发生。这必将伴随着中国的崛起。北京的领导层以越来越强的自信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包装为民主体制之外的又一个选项。用来为中国拓张海外影响力的’一带一路’,不过是其中的一种表现形式。对民主台湾的言语及军事恫吓,则是另一种表现形式。面对香港的抗议,台湾总统蔡英文表示,台湾必须珍惜守护苦苦追求得来的民主。而在柬埔寨等民主传统本来就不深厚的国家,民主体制的影响力正在减小,中国影响力则在上升。对于香港而言,这场抗争似乎没有获胜的前景:2047年,它就会彻底失去其政治上的特殊地位。”

港民阵计划包围立法会 陈淑庄失下届选举资格

民间人权阵线在3个月间发起三次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后,港府发声明回应,将如期于2019年6月12日在立法会恢复修例二读。民阵于2019年6月10召开记者会,召集人岑子杰决定每次立法会开会审议《逃犯条例》,都会发起集会,扬言“只要有会议,民阵便会有行动”。他指,由于特首林郑月娥漠视港人民意,决定在二读修例当天发起包围立法会行动。

示威者再將陣線移前。梁國峰示威者再將陣線移前。梁國峰

而各泛民政党,包括公民党、民主党及工党等,都呼吁港人于修例二读当天“三罢”,分别是罢工、罢巿、罢课行动。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指,现时港府已失去管治合法性,因此呼吁市民尽自己所能瘫痪港府工作,更指有市民已提出拒绝交税等行动。

社工总工会向社工呼吁,非紧急服务的社工可集体请假,到立法会外进行声援等工作。而社福及宗教团体,如香港小童群益会职工会及明爱员工会等都参与联署行动。而各学界都自行起发起罢课,各大专院校及数十间中学都参与罢课行动。有教师在网上发起“教师反送中罢课联署”,已有数千名教师联署,呼吁一同发起罢课,从而向港府施压。除各界外,根据网上统计,已有过千个商户、公司及组织参与罢工行动,有环保团体更发声明,指将停止办公1天,以方便员工参与包围立法会行动。

虽然社会对“三罢”活动热衷,但并不取得所有港人支持,有些工会立场中立,有些组织更表明反对。鉴于2019年6月9日游行期间,因太多人参与游行,港铁多个车站因不胜人流负荷而一度关闭车站。新巴职工会表示不会罢工,决定坚守岗位,以确保市民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教育局表示,反对社会任何罢课主张及活动,认为任何团体或人士扬言发动学生罢课,干扰平和有序的校园环境,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而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指,担心社福机构如果参与罢工行动,就等同向港府“示威”,或有机会带来隐忧和顾虑,甚至有机会影响日后的拨款。有团体指,因港府坚持进行修例二读,才触动“三罢”出现。林郑没有直接响应,但指这类激烈行会让她想起游行的冲突场面,认为违反法律是有一定后果。

事实上,“三罢”的行动对反对修例是没有半点关系,更会激化社会对立,令事情更为恶化。但从“三罢”亦看出,一些市民的不满已到达顶点,各公司、团体等已不惜用自己的“前途”作为反对修例的赌注。港府实在应正视港人的怒气,先与港人达成共识,例如先通过一些争议性较少的暴力罪行,待时机成熟才进一步修例。这类求同存异及先易后难的手法,不但可回应港人要求,以逐步平息怒气,更可让有着充足的正当性及必要性的修例免受到污名化。

在议会内,泛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再有不利选情的消息传出。在2019年4月24日,“占中案”各被告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和另外5人已被判刑,但因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因脑部或需做手术,判刑押后至2019年6月10日。

至2019年6月10日,陈淑庄早前因“占中”案,被裁定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以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罪2罪罪成,被判囚8个月及缓刑2年。原则上她的立法会议员资格不保。但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指,现时没有议员提出撤销议席议案,今个立会年度应没有时间处理撤销议席。因此,估计陈淑庄并不会实时取消议席。

虽然陈淑庄被判缓刑,毋须实时入狱,但根据《立法会条例》,由于被判监3个月以上,不论获得缓刑与否,定罪起计5年内都不能参选。因此,陈淑庄并不能取得2020年立法会选举的入场资格,变相无法竞逐连任。

连同早前被判监8个月的立法会议员邵家臻,现时合共2位现任的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已确定无法竞逐连任。虽然对现届泛民主派而言,没有太大影响,但在2019年及2020年为香港的区议会及立法会选举,香港2个重大选举在即,相信泛民主派的交接工作是泛民主派能否“收回失地”的关键。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交通受阻。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
示威者占据金钟夏悫道东西行线。
统一中心外有私车家挡路(左)。 网上流传一辆城巴在湾仔逆线路中停车(右)。
统一中心外有私车家挡路(左)。网上流传一辆城巴在湾仔逆线路中停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