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香港局势风云变幻之际,香港的富商开始部署资产撤离香港,另一波移民热潮正在兴起。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对政治经济安全形势敏感度极高的香港富商,近期开始部署把资产撤离到海外。路透社引述一位香港金融顾问透露的消息说,他的一位客户,近日将他在香港花旗银行约一亿美元的资产,转移到了新加坡。

报道说,这并非个别和偶然的现象。事实上,香港兑换美元的汇率,最近突破了7.8的关口,创下近二十年的高位,显示资金流出香港已成趋势。

多年前从中国大陆移居香港,本身颇有资产的陈平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从香港逃资的情况确实相当严重。

“跑啊!能跑就跑啊。人权没有保障,财产权没有保障,肯定要跑的。”

原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顾问刘细良也证实,不但有香港的富商部署资产撤离,连原本准备继续大规模投资的一个香港本地财团,也因局势不明朗而选择退出。

“有一个财团,原本已经定了投入香港机场第三条跑道发展项目。现在他们以香港政治经济出现问题撤离,连两千五百万的按金都不要了。”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部分市民受伤。(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部分市民受伤。(法新社)

法新社引述一位法国投资财团老板的话报道说,如果缺乏基本的人权和财产保障,该财团没有理由选择继续留在香港。他感叹说,香港确实是一颗珍珠,其珍贵之处,也在于香港的司法体系。他也表示,新加坡目前可能是取代香港远东金融中心地位的最佳地点。

香港亚太研究所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本身也在美国克林信大学任教的徐家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其实香港最富有的一群人早已部署完毕。

“那些很有钱的人,不会急着要走的。这些人要不然就已经有外国护照,要不然就部署好了,一旦有问题买张机票就可以走了。因为有钱,这种事并不困难。”

他表示,最近香港的局势,导致不少香港的富人动了移民和转移资产的念头。他认识的人当中,也确实有人正在采取行动。

“没有移民的,也会为下一代考虑移民的问题了。或者出国考察,去咨询把资产投去哪里更合适。我身边不少人正在做这个事情。现在移民和投资的顾问生意也特别火爆。”

徐教授表示,香港富人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旦香港原本的法律体系被破坏,所有人的基本权利将无法获得保障。

不过,原香港政府顾问刘细良透露,6月9日香港一百多万市民上街游行,以及逃犯条例受到西方国家的普遍反对,香港政府有可能会被迫搁置修改草案的投票。

担心逃犯条例 香港大亨开始外移资产

英媒周五(14日)引述消息人士指,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已触发撤资现象,部分富豪开始把资产转移至海外,该报道指有人把存放在香港花旗银行户口的1亿美元(约7.8亿港元),转移至新加坡的花旗银行帐户。

根据知悉这类交易的金融顾问、银行主管和律师,部分香港企业大亨已更加担心当地政府计划允许引渡嫌犯到中国受审,因此开始将个人资产转移至海外。

与这类交易有关的一名顾问透露,一名自认为可能具有政治敏感性的企业大亨,开始将1亿美元以上资金从当地的花旗银行转移到新加坡花旗银行帐户。

这名顾问说:“已经开始了,我们听说也有其他人这么做。他们担心北京当局有能力下达禁令,冻结他们在香港的资产。新加坡成为他们偏爱的目的地。”

香港和新加坡竞争激烈,都被认为是亚洲首要的金融中心。根据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2018年的报告,到目前为止,香港大亨拥有的资产让香港成为较大的私人财富基地,身价超过1亿美元的富豪多达853人,是新加坡的两倍多。

一旦通过逃犯条例,香港居民、在港或在香港过境转机的外国人和中国人,都可能被香港逮捕,送到中国审问,因此引发各界担心可能对支撑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法治形成威胁。

如果逃犯条例通过成为法律,中国法院可能会要求香港法院冻结及没收触犯中国法律的嫌犯在港资产。

香港大学法律学系教授杨艾文说:“在公开讨论时,这部分多被略,但这真的是修订条例建议中重要的一环。当然,这部分不会被大亨和给予他们法律建议的人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