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修例抗議行動昨持續,示威群眾數度轉移場地;數以百計的群眾入夜後,繼續佔據特首辦外龍和道,要求與特首林鄭月娥對話,要港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

周日兩百萬人大遊行後,昨天持續有示威群眾留守金鐘,上午十一點左右,示威群眾轉往政府總部、立法會對面的添美道,以及立法會示威區及添馬公園一帶繼續聚集。

黃之鋒出獄 出席抗議集會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昨天上午出獄,下午即出席抗議集會,大批市民歡呼拍掌。他表示,自己剛刑滿出獄,對過去一個月未能參與反修例遊行及集會,無法與港人並肩作戰,感到抱歉,但香港眾志和他本人不會作為這場運動的意見領袖,因為群眾的訴求已很清晰,就是政府撤回修例,以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台。

黃之鋒昨天上午出獄,下午即出席抗議集會。(Getty Images)黃之鋒昨天上午出獄,下午即出席抗議集會。(Getty Images)

黃之鋒說,林鄭月娥以書面致歉並不足夠,必須問責下台,回應民意,並指她流的眼淚不足以彌補香港人所流的血。

民主派議員 期望今會林鄭

議會陣線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說,民主派議員原本計畫下午與林鄭月娥會面,但特首辦以太忙碌為由取消會面。朱凱廸說,與立法會示威區在場人士商討後,決定包圍特首辦,期望今與林鄭月娥會面,反映民意,又說心目中的“死線”是周三。有示威人士則要求發起“公投”,決定下一步行動。

傍晚五點半左右,香港下雨,群眾在雨中高喊口號,雨勢減弱後,再回到龍和道上示威。有市民身穿黃雨衣,悼念日前身亡的反修例示威者。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和朱凱廸等人也加入,有市民高喊“不撤不散”不是口號,現場愈來愈多市民坐下,不斷高呼“罷工、罷課、罷市”、“學生沒有暴動”、“警察開槍,追究開槍”。

林鄭禮賓府會客 未公開露面

在大規模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後,林鄭月娥昨沒有公開露面,而在禮賓府會見教育及宗教界人士,就修例爭議聽取意見。下午至入夜後,有多輛車牌顯示是政府車輛及私家車進出禮賓府,亦有載有警員的白色貨車駛入。

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表示,他與20名中、小學校長代表上午與林鄭月娥會面,期間林鄭月娥主動就政府工作不足,引致社會對立及分化,表示歉意。

有網上傳言指計畫下午包圍禮賓府,警方在場戒備,但現場未有行動。有身穿黑衣市民經過禮賓府時,被警員尾隨。

習近平太強硬 香港人被徹底激怒了

香港一場破歷史紀錄的大示威爆發後,被指“後台老板”的北京當局一聲不吭,被要求下台的特首林鄭月娥公開發表聲明道歉;組織反送中的泛民團體“民陣”則聲明,港府如果拒絕他們提出的五訴求,市民不肯罷休。誰造成了香港今日的局面?

上周日爆發百萬港人反送中示威,接下來包圍立法會的民眾遭警方暴力驅逐之後,香港的局勢對港府以及站在港府背後的北京越來越不利,美國兩黨向國會提交一項旨在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地位、將香港自治狀態與特殊待遇掛鈎的『香港民主人權法』。情勢嚴重,據報中共常委、主管香港事務的副總理韓正南下深圳坐鎮,特首林鄭月娥才於周六正式表態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然而為時已晚。

習近平上台後,對港政策變得極為強硬,將香港“高度自治”變成“中央給予地方的自治”,還取消基本法承諾的“普選特首”。“一國兩制“被肆意擠壓,銅鑼灣書店五名店員公然遭北京劫持,要求直選的佔中領袖遭審判,學生領袖被關押種種,北京越來越不可一世的強硬態度終於迫使港人破釜沉舟,修例就成了爆發這一歷史性對抗北京當局的導火索。是故,林鄭月娥暫緩修例的表態並不能夠讓示威者滿足,當局會不會秋後算賬,會不會在適當的時候再來二讀?於是在這個星期天,6月16日,有了組織者稱將近二百萬示威者的驚天行動。一座只有七百多萬人的城市,這麼多人出動示威,這個巨大的比例在全世界也極其罕見。

香港不是北京,太古廣場不是天安門廣場,林鄭月娥16日被迫“放下身段”發表聲明,承認由於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許多市民感到失望和痛心,為此向市民致歉。林鄭在聲明中表述“政府重申並無重啟程序的時間表”,但是示威者繼續要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據香港明報引述“政府消息”人士,聲明中提及的“政府重申並無重啟程序的時間表”就等於『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自然死亡”,形同“撤回”條例。這一說法的可信度並不低,其實,周六林鄭月娥表示暫緩修訂條例後,就有分析人士指出實際上這是政府有臉面撤退的說辭,很難想象港府甘願再度冒着人民起義的風險伺機二讀。

但是,香港的事已至此,港人的憤怒其實已指向更深廣的內容。這些內容有些已經從他們的聲明體現出來,比如民陣提出的五訴求: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追究警察開槍鎮壓;不檢控和釋放反送中示威者;撤銷定性6月12日集會為暴動,林鄭月娥問責下台。聲明稱,如果政府拒不回應,定會激發更多市民開始罷工、罷課、罷市,“二百萬+1位”市民一定會繼續出來遊行上街,直到勝利為止。

反送中示威群眾昨晚依舊在立法會外聚集,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眾人齊呼口號不撤不散。 特派記者王騰毅/攝影反送中示威群眾昨晚依舊在立法會外聚集,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眾人齊呼口號不撤不散。 

港人的要求過分嗎?想想那些為爭取港人直選權而發動佔中行動的領頭人的遭遇,想想銅鑼灣書店是如何被毀滅的,百萬示威者的矛頭恐怕遙指林鄭月娥的背後,這就是北京當局,以及北京當局的領導人習近平。香港人曾被允諾直選特首,隨後可以直選二分之一立法會議員,但是他們的這種可能性就是在習近平手上被以極其強硬橫蠻的方式埋葬了。這次當局不顧市民人人自危,反對強行修例的主流願望,硬是一把柴點燃了熊熊大火。

香港今天與北京愈行愈遠。幾年前,泛民派為捍衛自由發起“佔中”行動時,輿論強調的是香港社會的對峙和撕裂。林鄭月娥擔任特首發表演說時也曾表示,她的首要任務是彌補香港社會的政治撕裂。但從這幾日港人驚天動地的示威規模看,香港人捍衛自由的決心鐵定,他們對峙的目標一致,矛頭就是中共當局以及被他們視為是傀儡的港府。從一些網絡反應看,即便近年到香港的中國大陸移民,也參與了這場遊行,他們也不願意回到一個自己曾經熟悉的那樣一個被人鉗制自由的社會。

無論林鄭月娥的政治前景如何,未來的特首是誰,香港人現在清楚自己的生存目標。習近平當局想利用佔中失敗後支持建制派分割民主派的那種分裂之術也可能難以奏效了。對習近平來說,恐怕更嚴重的問題就是中國大陸正面臨著一個日益充溢着自由精神氣息的香港的威脅,這種自由精神越來越凸顯,敢於抵抗獨裁的聲浪愈來愈大,這不能不說和習近平的“培植”有關—把太古廣場當天安門,把香港當中國大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從上次雨傘革命到這次反送中,主導抗議的是香港青年一代,他們越來越自信,越來越有力量,有分析指出:“香港的絕大多數人已經丟掉了對中國政府的幻想,他們在進行捍衛自由、法治的最後決戰,這個決戰不僅在街頭,更在人們的心頭!” 這對習近平的統治不是一個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