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出版的法國主要全國發行報紙繼續關注分析香港的反送中示威運動。《解放報》刊載一篇該報主編Laurent Joffrin撰寫的文章,題為“香港反對國家主義”,認為香港發生的大型示威不僅僅是這個前英殖民地的一個歷史性事件,更直接打破了對身份認同或民族主義的慣常認定。

文章指,這場危機因一個可向中國引渡罪犯的法律修訂而觸發,香港人滿意於他們承襲自英國的司法制度,並擔心中國司法的任意性,作者認為這是容易理解的,但細想香港人的這一民主反應也同時粉碎了對國家主權及西方人權思想的慣常表述。作者進而從香港的歷史分析說,香港是在19世紀中葉、西方帝國主義列強對中國多項不平等條約強加下淪為英國治下殖民地的,當時租期為99年,百年過後香港終於回歸中國。

只是在被殖民期間,位於珠江三角洲的香港經濟獲得了空前發展,成為了處於世界金融前沿的城市,而且香港人也已習慣於多元化及英國政治體制下的自由生活。因此回歸的“一國兩制”就是在彼此妥協後所達成的一種簡單化而融合的方式:香港保留了自己的司法及自由度,而中國則收回國防、外交權及對港府官員任命的直、間接影響力。作者認為,按照對民族、國家主義的慣常邏輯,香港人理應熱切歡迎並擁抱回歸自己祖國,

但這一不穩定的平衡被此次引渡修例打破。北京現在似乎正在無情地朝向完全掌控香港推進,而比大陸人更加自由的香港人拒絕這一恐怖。在700萬居民的香港示威反對人士多達100萬人。由此作者總結認為:人權並不是西方的發明,它是被所有人所需,無論是亞洲人、非洲人、還是歐洲人,無論他們是前殖民者還是前被殖民者。

Hongkong Massenproteste gegen Regierung (picture-alliance/dpa/Kyodo)

《費加羅報》和《人道報》今天也都分別刊登有關香港反送中示威的接續報道,尤其關注年輕的香港民主人士黃之鋒周一獲釋,加入和激勵此次反送中示威繼續。《費加羅報》的另一篇文章題為”跌落地獄的林鄭月娥“,報道她因強推逃犯修例及而面對強烈民意反對、解困無門、面臨下台的困境。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周二(6月18日)召開的新聞會上表示自己對修例風波負有很大責任,她真誠地向香港每一名市民表達歉意。但很多泛民代表表示,林鄭月娥沒有回應抗議者的5大訴求,他們會繼續參加新的抗議活動。

根據香港電台的報道,民陣方面評價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的表現認為,”林鄭月娥至今仍然未有回應市民五大訴求,認為香港人不會收貨。”

這5大訴求是: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追究警察開槍鎮壓、不檢控和釋放反送中示威者、撤銷定性6月12日為暴動、林鄭月娥問責下台。

民陣召集人岑子傑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說,記者會召開不召開沒有區別,林鄭月娥只是”博同情”。他還說,民陣明天將與民主派開會,商討下一步行動。

Hong Kong Massenproteste gegen Auslieferungsgesetz an China PK Carrie Lam (Reuters/T. Siu)林鄭月娥周二在記者會上向香港每一名市民表達歉意

長期關注香港社會運動的作家江松澗對德國之聲表示, 林鄭月娥周二的道歉沒有完全回應抗議者的訴求,比如撤回修例、設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方清場做法。江松澗表示:”林鄭月娥沒有承認警方過度使用暴力,大部分香港民眾會對此感到非常失望。”

香港電台報道稱,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200萬人遊行只換來特首林鄭月娥不真誠和虛偽的道歉,強烈譴責政府沒有回應市民五大訴求。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要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承諾,不檢控示威者,又指政府說只是一小撮人暴動是分化,希望香港人能團結,盡百分百力量支援被捕人士。

據《立場新聞》報道,多個 “反送中”Telegram 群組今午發表聯合聲明,如果港府不在周四(20日)下午5時前回應示威者的5大訴求,就會在周五(21日)上午7時將行動升級。

26歲的郭小姐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我不覺得她(林鄭月娥)真心想解決問題。比如說,她沒有直接回應抗議示威是否定義為暴動,也沒有承諾釋放、不檢控被捕者。即便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對警方的行為進行調查,我還是覺得她不回應民眾的訴求就是想逃避承擔責任。她要怎樣重新贏得人民的信任呢?怎麼才能讓我們相信她不會辜負我們的期待呢?”郭小姐還表示,她會繼續參加新的抗議活動。”我會去參加所有的抗議活動,發出我們自己的聲音。”

Hong Kong Massenproteste gegen Auslieferungsgesetz an China (picture-alliance/AP Photo/V. Yu)

22歲的Esther評價林鄭月娥的講話說:”我覺得她說的一點用都沒有。最開始她都沒有用粵語道歉,直到一個記者問到她。”

她對德國之聲表示:”我想,如果她(林鄭月娥)不清晰地表明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她還是覺得有機會重啟修例。自從林鄭月娥擔任香港特首以來,她沒有為香港社會做過一件好事。在新聞會上,她承認做得不夠好,但未來3年會推進改善,聽取民眾意見。但事實上,整個社會都希望她下台。”

Esther說:”我不覺得哪個香港人對她的講話感到滿意。如果她不滿足民眾的要求 ,我們是不會後退的。我會儘可能多地參加新的抗議遊行。已經有人做出犧牲了,我們不能雙手空空地做出讓步。”

針對林鄭月娥新聞會的表態,立法會外的示威者、中學生Yoanna對德國之聲說,”我覺得道歉沒有用,做些實際行動比較好,比如撤回引渡條例的修改。……她只是不斷在道歉,說會暫停(修例),但沒有說要停止或撤回。我不是很接受這個講法,因為隨時可能重新開始”。

在談到下一步行動時,Yoanna說,”我會繼續在這裡靜坐,或做一些後期的工作。但是如果林鄭還是不撤回條例,我相信會有很多人採取進一步行動,但我不會去衝擊立法會。我會繼續做宣傳的工作,讓更多人知道這個事情,增加關注度。然後對林鄭增加外部壓力,可能會帶來一些改變。”

40多歲的香港市民Brufen也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不接受特首的道歉:”她完全沒有回應香港民眾的任何訴求。她只是在說她要做一些事情,但也沒有完全清楚的表明,她接下來究竟會為香港社會做什麼。我想大部分人會在沒有任何人組織的情況下,走上街頭繼續抗議,我不認為香港人會接受林鄭今天的所謂’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