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大道東》被視為1990年代的政治歌曲,表現當時香港市民對於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後,對未來不確定的恐懼與疑慮。

伴隨着聲勢浩大的反修例浪潮,香港特首林鄭在政府總部召開記者會宣布“特區政府決定暫緩修例工作”,至此,告一段落。

在這個過程中,迫於在“牆內”的大陸網友,即便是得到零星的一些消息,也大多只能“安分守己”的做個吃瓜群眾,只能隱晦的表達對“東方之珠”這種城市的“敬佩”和“支持”,歌手羅大佑的歌曲《皇后大道東》也成為這次香港事件中的一個符號,一些大陸人在朋友圈轉這首歌,似乎是在隱晦指涉抗議活動。

然而,網友發現目前這首歌在大陸的音樂平台已無法正常訪問,相關的新聞也遭刪除。 《皇后大道東》是台灣歌手羅大佑和香港詞作人林夕創作於1991年,表現了當時香港人民對於1997香港主權移交以後未來的不確定性的恐懼與疑慮,但在特殊的背景下,也被封了十年,直到2000年才被解禁。

皇后大道位於香港島北岸,連同皇后大道東和皇后大道西,由石塘咀一直到灣仔跑馬地。皇后大道分為東、中、西三段,是香港金融和文化的中心。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東,皇后大道東轉皇后大道中。皇后大道東上為何無皇宮,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湧”。 歌中的這句詞,代表了整首歌的核心,也代表了當時香港人對於未來的擔憂。事實上,到了今天,很多人並不了解這首歌的背景,而只是單純的喜歡羅大佑的歌曲。 突遭下架,反而激起更多人的好奇心,想要探究為何。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中共第一次用這類辦法來處理此類“敏感”事情,這種“一刀切”的思維和管理措施,近年來在中國社會和文化管治中已經趨於“常規化”。

每一次因為意識形態問題而引起的“封殺”都會在輿論場上引起熱議。 這樣從側面反映了一些管理者似乎希望以簡單強硬的政治紅線和道德律令為標準,建構一個沒有爭議、沒有醜惡的“完美輿論場”。

但問題是,這樣滲透了官僚色彩的“理想世界”,在現實中是可能存在的嗎? 答案恐怕會讓一些人失望。歷史經驗已反覆證明,試圖建立一個整齊劃一的社會純屬空想,而且不可持續。因為從根本上講,它違背了人性多元和制度不可能完美的客觀局限。

此次香港事情,中共為了避免事情造成不必要的影響以及進一步惡化,封殺了能封殺,該封殺的。看似好像堵住了一些耳朵和眼睛。

香港事件,孰是孰非,歷史還在滾滾向前,世人自有判斷。中共不妨更自信點,由民眾去判斷,而這樣動輒都要刪除、封殺的行為,不免讓人詬病。 一首歌而已,何必呢。

台灣歌手羅大佑與香港演員蔣志光合唱的經典作品《皇后大道東》,歌詞內容涉及1997年主權移交以及中國大陸與香港關係,近日在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風波中亦有被提及。

據台灣《中央社》報道,修例風波令到《皇后大道東》在內地所有音樂平台被下架,羅大佑另一首作品《東方之珠》亦被限制評論。

此外,有示威者在遊行期間發起用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哈利路亞讚美主)「凈化」警察,以和平方式抗議警方在衝突中「射擊香港學生」,結果聖詩同樣在QQ音樂平台上「消失」。

羅大佑日前在台北小巨蛋舉行演唱會。(中央社)

據報道,QQ音樂、網易雲音樂、酷狗音樂、蝦米音樂等內地所有音樂平台,都已無法搜尋到《皇后大道東》此外,今年4月曾表態支持佔中的香港流行音樂組合「達明一派」,多首作品同樣在Apple Music中國區被下架。

另一方面,在反修例遊行抗議中,不少宗教團體罕有公開表態,結果就有基督教團體在金鐘唱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至天亮,意圖「凈化」警察,亦令聖詩意外成為示威者的「主題曲」。在QQ音樂,搜尋《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雖然能顯示搜尋結果,但進一步要播放時就會見到「很抱歉,您查看的歌曲已下架」,但在網易雲音樂、蝦米音樂等上則暫未見有異樣。

值得一提是,羅大佑上周在台北小巨蛋的演唱會,亦有獻唱《皇后大道東》,隨後又多次表示「有些事情真的不能那麼急」。羅大佑事後在慶功宴期間向台媒表明,上述的表態就在是談論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