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

在香港兩度百萬人上街反送中遊行後,23號在台北,約3萬名台灣人在總統府前,參加了“拒絕紅色媒體”集會。

“香港加油!香港加油!紅色媒體滾出去、紅色媒體滾出去!”

台灣經營連鎖健身房和服飾業生意的網路紅人“館長”陳之漢,與台灣第三勢力“時代力量黨”立委黃國昌23日下午,站在集會中央的台上號召民眾上街,反對親中勢力的“紅色媒體”。

623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

號召反紅色媒體 網紅“館長”遭打壓

陳之漢強調:“商人是有祖國的,藝人也是有祖國的,網紅也是可以有祖國的。我今天館長出來開這第一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我們跟中共講,有些你可以用錢買得到,但是尊嚴不是每一個人都願意賣給你。”

陳之漢透露,他每天受打壓,有人揚言集體退出他的健身房,另有十幾個國際一線大廠要挾,如果繼續談論政治就要取消合作,他認為“錢可以再賺,但是尊嚴沒了就沒了。”

623台灣反紅色媒體集會發起人、網紅館長(左)、立委黃國昌(右)。

陳之漢說,他不會像韓國瑜說出“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的話,但他曾經是職業軍人,“如果有一天中共敢武力侵台,我一定會站上戰場,死也無所謂,因為我要保衛我的國家、保衛我的妻小。”

時代力量黨立委黃國昌在台上兩次牽起“館長”陳之漢的手說,他們可以握手,全台灣人也能聯合把紅色媒體趕出台灣,因為若中共幾千顆飛彈飛到台灣,傷害的是不分政黨的每一個人。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時代力量質疑紅色媒體製造假新聞

黃國昌說:“就好像今天他們用紅色的媒體,一手在中共那邊拿補助,一手在台灣這邊製造假新聞,要破壞台灣的民主,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敵人,我們一定要站起來共同抵抗,這樣對嗎?”

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在台上強調,黃國昌在立法院推動的廣電三法修正案,目的是要在中國拿利益的人不得在台灣經營媒體。

徐永明說:“旺旺集團過去十年在中國拿上百億的人民幣,他說這是米果(生意),米果拿了上百億,跟媒體沒關係,各位,右手拿三百億人民幣,左手在台灣操控媒體可以嗎?修法不得擔任負責人,如果被發現要罰千萬好不好?”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徐永明強調,中國共產黨不可怕,百萬港人上街,反送中條例就暫緩,最可怕的是台灣內部跟中國合作,他呼籲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將中天電視台撤照。

時代力量黨黨主席邱顯智律師質疑,“紅色媒體”宣稱中共對台幾千顆飛彈、機艦繞台不是威脅台灣而是保衛台灣,這是扭曲事實的論調。

邱顯智指出,紅色媒體不僅對港台事務胡亂報導,也對中共的壓迫視而不見,“在西藏發生這麼多藏人自焚,結果(一名自焚者)他太太還要被冤枉說殺夫,被判死刑;今天在新疆發生維吾爾族人權迫害,請問這些紅色媒體會報導嗎? (台下:不會),中國維權律師被追捕, 請問這些媒體會報導嗎? (台下:不會),紅色媒體滾出台灣 (台下:紅色媒體滾出台灣)。”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高中教師黃益中上台演說時提到,前中國時報記者徐宗懋,三十年前1989年6月4號在北京,冒着生命危險,寫出一篇一篇關於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紀實報導,當時中國時報還沒有被旺旺集團買走,打開中時電子報搜尋“天安門事件”還看得到,但是,今年六月後,中時的資料庫里,這些稿件全部都查詢不到了。

黃益中說:“三十年前中時記者冒着生命危險寫出來的報導,三十年後這個新的老闆直接給他電子報下架 。我們希望我們的台灣淪落到這樣的困境嗎?(不希望)我們希望我們的言論自由有一天因為我講了什麼話被這個媒體刊了以後,我們被送到北京嗎 ?(不要) 台灣就是台灣,中國就是中國!”

呼籲建立代理人登記制度

未在預告名單內的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意外現身登台演說:紅色媒體選擇性報導,上周兩百萬香港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國際媒體都報導,台灣卻有紅色媒體隻字未提。

羅文嘉呼籲台灣應該像美國、澳大利亞、法國等民主國家,建立捍衛民主的防線。用代理人登記制度揭露紅色媒體背景。

羅文嘉:“我們必須建立一個所有境外力量在台灣的代理人登記制度,什麼叫境外力量?就是不是本國台灣的力量。什麼叫代理人?就是他根本是別人的奴才走狗這叫代理人對不對?他反映的不是我們國家的立場、利益、價值,他反映的是對方是敵人的利益跟價值,這叫代理人。”

逃亡到台灣的前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提到在香港,十家傳媒報紙只有一家為港人發聲,另有百家網路媒體背後有紅色資金,透過商業代理人在香港運作支持中國政府的言論。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林榮基為台灣加油,也呼籲支持香港,他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反制紅色勢力,“我們不看他的電視、不看他的報紙、不吃他的東西、不用他的互聯網手機,兩千三百多萬台灣人不讓他賺錢,他可以搞下去嗎?(台下:不行!)”

集會的主辦單位和警方並未公布集會人數,但根據熟悉集會的人士估算,人群站滿了凱達格蘭大道、錦福門圓環,中山南路和仁愛路也有不少群眾,至少有3萬人以上。“館長”粉絲頁面最高有8萬多人同時觀看直播。

集會從下午兩點到五點,雨下不停,很多人淋得像落湯雞,但愈晚人愈多,從空拍畫面,人群形成宛如七彩雨傘排成的十字架。參與的以20歲上下的年輕人居多,他們自備標語。不少是年輕夫妻帶着孩子全家上街。警方也表示,周邊沒有停靠遊覽車,看來並非刻意動員,而是民眾自發性參加。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年輕夫妻憂心紅色媒體洗腦下一代

黃先生和太太帶着7個月大的孩子,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說,“為了我們的下一代。擔心台灣被一國兩制,我希望我的小孩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蕭先生也是抱着一歲半的孩子和太太一家三口上街,“對紅色媒體滲透感到非常憤怒,擔心小孩子以後長大沒有辦法呼吸到新鮮自由的空氣,生活在極權國家之下沒有辦法接受。我覺得他們都很喜歡對極權國家胭脂抹粉,我覺得不配稱為第四權。”

楊小姐和媽媽等全家都到場,還有朋友從高雄包車北上支持。她說,受不了沒有公平的報導,完全失去傳播媒體的力量,台灣人民的聲音一定要讓全世界看到。

張媽媽也說,那些紅色媒體看台灣人好像笨笨的,什麼事情都不知道,都傾向比較大的國家(中國),所以敢胡亂報導。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姚姓大三女學生告訴本台記者,“多少受香港激勵,要離中共政權遠一點。”

28歲上班族蔡先生則說,“因為就不想要讓台灣成為第二個香港,像中天新聞台,香港遊行都沒有報,中共媒體都涉入台灣,都洗腦台灣人,但台灣絕不會讓他們成功變成中國大陸的。”

王小姐和男友一家人到凱道支持集會。她說,如果香港的媒體全部都成為“紅色媒體”,那今天香港反送中遊行,就會像三十年前六四天安門事件一樣被壓下來,無法將真相傳到全世界。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撤照與新聞自由 孰輕孰重?

記者多次撥打中天電視台試圖詢問對於這場集會的看法,但對方的話一直處於“總機忙線中”的狀態。

對群眾要求政府對中天撤照,中華民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發言人蕭祈宏23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目前尚未對此進行討論,“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要電視台撤照,尤其對一個新聞媒體的撤照,必須相當注意、嚴謹,畢竟這會揹負鉗制言論自由的罪名。”

蕭祈宏指出,NCC已對中天開罰,其被外界詬病的是自律失靈,完全站在中國立場報導新聞。關於立委黃國昌等提案修法,防範國外勢力或代理人滲透媒體,影響國安等問題,會儘速完成修法。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台灣“反紅色媒體”總統府前集會。(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出席“反紅色媒體”集會致詞。(記者夏小華攝)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出席“反紅色媒體”集會致詞。(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前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呼籲台灣人以行動拒絕紅色媒體。(記者夏小華攝)
前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呼籲台灣人以行動拒絕紅色媒體。(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黃先生帶妻小上街反紅色媒體。(記者夏小華攝)
黃先生帶妻小上街反紅色媒體。(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立委黃國昌上台短講時有人丟雞蛋,警方到場了解。(記者夏小華攝)
立委黃國昌上台短講時有人丟雞蛋,警方到場了解。(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
蕭先生一家三口上街反紅色媒體。(記者夏小華攝)
蕭先生一家三口上街反紅色媒體。(記者夏小華攝) Photo: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