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万人示威游行让习近平很受伤,他带着受伤的心,拖着伤痛的腿,去见小弟金正恩。金正恩很给面子,组织了25万人沿途欢呼、载歌载舞。习近平很享受,这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中国梦吗?习近平和金正恩这一对嗜权如命的兄弟,他们基于共同的理想走到一起,可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香港反送中事件尚未平息,中国内地又开始折腾了。折腾什么呢?说出来您都难以置信,改地名。当前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失业潮汹涌澎拜,政府有多少大事要忙,它们怎么有闲心改地名呢?这事啊,咱们还得从头说起。

2013年12月,习近平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还有一些地方热衷于改老地名,喜欢起一些洋气一点的地名,如“曼哈顿”、“威尼斯”、“加州1886”、“玛斯兰德”等,五花八门,与中国历史文化协调吗?不仅群众看得一头雾水、莫名奇妙,而且也割断了地名文脉、不利于传承我们的民族文化。我们要有文化自信。习大人这话一说,民政部门就没敢应声。为什么?因为改地名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有的地名、建筑物名称已经用了几十年,居民也都习惯了,现在突然要改,居民不答应啊。再说,改个地名要费用啊。比如说襄阳、荆州是历史名城,后来改成襄樊、荆沙,谁都不认识,于是再改回去,这政府和企业的公文、印章、招牌都得改,费用没有十几个亿下不来。所以,这些部门按兵不动,拖着。但习大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怎么不把主席当干部?眼看再拖下去,官员们的乌纱帽要掉,于是他们也就拼了。

去年12月,中国民政部、公安部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六部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通知》。该文件要求,各地在2019年3月前需完成“摸底排查”,并确定拟清理整治的不规范地名清单。文件称,这些“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割断了地名文脉,损害了民族文化,妨碍了人民群众生产生活活动。《通知》强调,要把城镇新建居民区、大型建筑物中的“洋”地名作为重点,如“林肯公寓”“马可波罗大厦”“曼哈顿社区”“宇宙城”,予以清理整治。2019年9月底前要完成不规范地名清理任务。决心一下,就像北京整顿天际线和江西丧葬改革一样,官员们如同打鸡血一样亢奋起来,要硬碰硬,刺刀见红。

广东、山西、浙江、四川、福建等省先后行动起来了。最近,海南省民政厅发布了84个“不规范地名”的清单,其中,海口市共有26个、三亚市14个。其中,中央海景大道商业街、钓鱼台别墅、太平洋别墅等属于刻意夸大;维多利亚花园、奥林匹克花园、塞维拉小区、维也纳酒店属于崇洋媚外;帝王花园小区、皇家骑士酒店等属于怪异难懂、带有封建色彩。
但维也纳酒店不干了,凭什么说改就改,这不是瞎折腾吗?

6月18日,维也纳国际酒店​​公司发表声明称,“维也纳酒店品牌”是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注册的、合法经营的品牌名,对海南省民政厅将其列入不规范名单提出异议。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说,海南省民政厅曲解规定、生搬硬套、扩大执法之嫌,其判定不规范地名的政策、法律及事实依据均明显不足。“维也纳酒店”是持有商标注册证、符合商标使用许可制度的合法品牌名称,受法律保护,行政机关不得依据《地名管理条例》要求企业放弃使用已经注册的商标。即使行政机关认为应停止使用该地名商标,也应该依据信赖利益保护原则,对企业进行合理补偿。

一名海南省民政厅官员面对媒体询问时说,“国家现在要文化自信嘛,中国有几千年的文化,在中国的领土上叫这些洋地名合适不?这不是伤民族的感情吗?在外国干嘛不叫中国的地名啊”。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中国目前并没有关于小区、楼房命名的相关法律法规,他建议,应该制定出台相关的行政法规,“首先得有这么一个东西,大家才能知道什么名字该用、什么名字不该用,政府部门才能对建筑物命名进行有效把关”。
针对当前全国方兴未艾的改地名运动,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改地名必须依法行政

依法行政,简单说,就是要合法行政、合理行政、程序正当。改地名、建筑物名称不能搞成强制拆迁,要依法进行。首先,要有法可依。中国目前并没有关于小区、楼房命名的相关法律法规,那就要先立法。其次,行政行为要合理,体现行政均衡,有的地名具有悠久历史和文化传承。狗不理包子铺有点侮辱人,但老百姓已经习惯了。行政应该遵守法律程序,事先科学论证,召开听证会,再表决通过,最后执行。对于更改建筑物名称带来的经济损失应该依法赔偿。目前的改名运动纯属乱作为,应该立即停止。

第二,地名不应成为政治运动的牺牲品

中国的地名、建筑物名称与中国人一样很遭罪,常常无端成为政治运动的牺牲品。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中共就不断在折腾地名。仅以北京市为例,文革中,破四旧运动就对地名进行了大范围更改。红卫兵和广大革命群众认为城区是首都的心脏,应该“红满城”,准备将西城区改为“红旗区”,东城区改为“红日区”,宣武区改为“红卫区”,崇文区改为“红光区”,海淀区改为“文革区”。据1974年11月18日《全市路名整顿数字》显示,全市519条主要街道胡同名称之中,恢复文革前原名称的有389条。全国各地也一样,地区名称往往打上了政治运动的烙印。

由于中国近代存在租界,改革开放后与西方文化交流频繁,一些地名、建筑物名称用外国地名也很平常,反应了中西文化的交融。在美国,地方、建筑物用中国名称很正常,甚至很泛滥。唐人街商店的名词都写着中文名称。美国有一艘军舰就是用华裔少将名字命名的“钟云号”,美国宇航局给月球上的环形山命名了多个中国古代科学家名字,诸如张衡环形山、郭守敬环形山和祖冲之环形山,美国的很多城市名字也很中国风,诸如旧金山、檀香山、凤凰城和三藩市。可以说,中国元素名称几乎侵略到美国的方方面面,但至今也没有一个美国人说伤害了美国的民族情感,相反感到很骄傲,因为这代表了开放、包容的美国文化。当今的改名运动就是中国政治倒退的表现。

第三,改地名运动就是折腾

今天的改地名运动与北京的整顿天际线和江西丧葬改革本质上都是政治运动,体现了领导人的意志和好恶。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思考,为什么毛泽东时代和习近平时代都要不停地折腾?左春和先生在《折腾是极权政治最重要的生存方式》一文中点破了其中的奥秘。因为毛泽东和习近平的时代都是实行极权政治,而极权政治要告别不折腾的老路就会陷入自身的生命困境,折腾是极权政治的生命脐带,相当于这种政治结构的呼吸。在极权政治的运行过程中,它的政治运作都离不开对整个国家和人民的折腾,放弃折腾,也就放弃了自己的政治欲望。极权政治的生命之血也只能靠折腾来输送。如同肉食动物的生理结构是无法改变的,如果改变其饮食结构也就结束了它的生命。 在所有极权政治中都会首先确立一个旧世界,然后描绘一幅新蓝图,以便用暴力的手段去推陈出新。毛泽东说过,一万年太久,要只争朝夕;习近平说两个一百年目标,这种梦幻必须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变成现实,不承认社会变革有一个自然演变的过程,只承认英雄是改变历史的主人。在通向梦幻之路上,暴力则成为主要手段,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此刻的习近平还沉浸在朝鲜民众的欢呼声中,心里在说:“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心跟着权力在动;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折腾每一分钟”。中国的改地名还在如火如荼,但这只是小玩意,习近平心里正在酝酿一场更大的山崩海啸的折腾。它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