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萬人示威遊行讓習近平很受傷,他帶着受傷的心,拖着傷痛的腿,去見小弟金正恩。金正恩很給面子,組織了25萬人沿途歡呼、載歌載舞。習近平很享受,這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中國夢嗎?習近平和金正恩這一對嗜權如命的兄弟,他們基於共同的理想走到一起,可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香港反送中事件尚未平息,中國內地又開始折騰了。折騰什麼呢?說出來您都難以置信,改地名。當前中美貿易戰硝煙瀰漫,失業潮洶湧澎拜,政府有多少大事要忙,它們怎麼有閑心改地名呢?這事啊,咱們還得從頭說起。

2013年12月,習近平在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指出,文化是城市的靈魂······還有一些地方熱衷於改老地名,喜歡起一些洋氣一點的地名,如“曼哈頓”、“威尼斯”、“加州1886”、“瑪斯蘭德”等,五花八門,與中國歷史文化協調嗎?不僅群眾看得一頭霧水、莫名奇妙,而且也割斷了地名文脈、不利於傳承我們的民族文化。我們要有文化自信。習大人這話一說,民政部門就沒敢應聲。為什麼?因為改地名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有的地名、建築物名稱已經用了幾十年,居民也都習慣了,現在突然要改,居民不答應啊。再說,改個地名要費用啊。比如說襄陽、荊州是歷史名城,後來改成襄樊、荊沙,誰都不認識,於是再改回去,這政府和企業的公文、印章、招牌都得改,費用沒有十幾個億下不來。所以,這些部門按兵不動,拖着。但習大人眼裡揉不得沙子,怎麼不把主席當幹部?眼看再拖下去,官員們的烏紗帽要掉,於是他們也就拼了。

去年12月,中國民政部、公安部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六部門印發的《關於進一步清理整治不規範地名的通知》。該文件要求,各地在2019年3月前需完成“摸底排查”,並確定擬清理整治的不規範地名清單。文件稱,這些“大、洋、怪、重”等不規範地名,割斷了地名文脈,損害了民族文化,妨礙了人民群眾生產生活活動。《通知》強調,要把城鎮新建居民區、大型建築物中的“洋”地名作為重點,如“林肯公寓”“馬可波羅大廈”“曼哈頓社區”“宇宙城”,予以清理整治。2019年9月底前要完成不規範地名清理任務。決心一下,就像北京整頓天際線和江西喪葬改革一樣,官員們如同打雞血一樣亢奮起來,要硬碰硬,刺刀見紅。

廣東、山西、浙江、四川、福建等省先後行動起來了。最近,海南省民政廳發布了84個“不規範地名”的清單,其中,海口市共有26個、三亞市14個。其中,中央海景大道商業街、釣魚台別墅、太平洋別墅等屬於刻意誇大;維多利亞花園、奧林匹克花園、塞維拉小區、維也納酒店屬於崇洋媚外;帝王花園小區、皇家騎士酒店等屬於怪異難懂、帶有封建色彩。
但維也納酒店不幹了,憑什麼說改就改,這不是瞎折騰嗎?

6月18日,維也納國際酒店​​公司發表聲明稱,“維也納酒店品牌”是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註冊的、合法經營的品牌名,對海南省民政廳將其列入不規範名單提出異議。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張新年律師說,海南省民政廳曲解規定、生搬硬套、擴大執法之嫌,其判定不規範地名的政策、法律及事實依據均明顯不足。“維也納酒店”是持有商標註冊證、符合商標使用許可制度的合法品牌名稱,受法律保護,行政機關不得依據《地名管理條例》要求企業放棄使用已經註冊的商標。即使行政機關認為應停止使用該地名商標,也應該依據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對企業進行合理補償。

一名海南省民政廳官員面對媒體詢問時說,“國家現在要文化自信嘛,中國有幾千年的文化,在中國的領土上叫這些洋地名合適不?這不是傷民族的感情嗎?在外國幹嘛不叫中國的地名啊”。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表示,中國目前並沒有關於小區、樓房命名的相關法律法規,他建議,應該制定出台相關的行政法規,“首先得有這麼一個東西,大家才能知道什麼名字該用、什麼名字不該用,政府部門才能對建築物命名進行有效把關”。
針對當前全國方興未艾的改地名運動,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改地名必須依法行政

依法行政,簡單說,就是要合法行政、合理行政、程序正當。改地名、建築物名稱不能搞成強制拆遷,要依法進行。首先,要有法可依。中國目前並沒有關於小區、樓房命名的相關法律法規,那就要先立法。其次,行政行為要合理,體現行政均衡,有的地名具有悠久歷史和文化傳承。狗不理包子鋪有點侮辱人,但老百姓已經習慣了。行政應該遵守法律程序,事先科學論證,召開聽證會,再表決通過,最後執行。對於更改建築物名稱帶來的經濟損失應該依法賠償。目前的改名運動純屬亂作為,應該立即停止。

第二,地名不應成為政治運動的犧牲品

中國的地名、建築物名稱與中國人一樣很遭罪,常常無端成為政治運動的犧牲品。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中共就不斷在折騰地名。僅以北京市為例,文革中,破四舊運動就對地名進行了大範圍更改。紅衛兵和廣大革命群眾認為城區是首都的心臟,應該“紅滿城”,準備將西城區改為“紅旗區”,東城區改為“紅日區”,宣武區改為“紅衛區”,崇文區改為“紅光區”,海淀區改為“文革區”。據1974年11月18日《全市路名整頓數字》顯示,全市519條主要街道衚衕名稱之中,恢復文革前原名稱的有389條。全國各地也一樣,地區名稱往往打上了政治運動的烙印。

由於中國近代存在租界,改革開放後與西方文化交流頻繁,一些地名、建築物名稱用外國地名也很平常,反應了中西文化的交融。在美國,地方、建築物用中國名稱很正常,甚至很泛濫。唐人街商店的名詞都寫着中文名稱。美國有一艘軍艦就是用華裔少將名字命名的“鍾雲號”,美國宇航局給月球上的環形山命名了多個中國古代科學家名字,諸如張衡環形山、郭守敬環形山和祖沖之環形山,美國的很多城市名字也很中國風,諸如舊金山、檀香山、鳳凰城和三藩市。可以說,中國元素名稱幾乎侵略到美國的方方面面,但至今也沒有一個美國人說傷害了美國的民族情感,相反感到很驕傲,因為這代表了開放、包容的美國文化。當今的改名運動就是中國政治倒退的表現。

第三,改地名運動就是折騰

今天的改地名運動與北京的整頓天際線和江西喪葬改革本質上都是政治運動,體現了領導人的意志和好惡。一個問題我們需要思考,為什麼毛澤東時代和習近平時代都要不停地折騰?左春和先生在《折騰是極權政治最重要的生存方式》一文中點破了其中的奧秘。因為毛澤東和習近平的時代都是實行極權政治,而極權政治要告別不折騰的老路就會陷入自身的生命困境,折騰是極權政治的生命臍帶,相當於這種政治結構的呼吸。在極權政治的運行過程中,它的政治運作都離不開對整個國家和人民的折騰,放棄折騰,也就放棄了自己的政治慾望。極權政治的生命之血也只能靠折騰來輸送。如同肉食動物的生理結構是無法改變的,如果改變其飲食結構也就結束了它的生命。 在所有極權政治中都會首先確立一個舊世界,然後描繪一幅新藍圖,以便用暴力的手段去推陳出新。毛澤東說過,一萬年太久,要只爭朝夕;習近平說兩個一百年目標,這種夢幻必須在他們的有生之年變成現實,不承認社會變革有一個自然演變的過程,只承認英雄是改變歷史的主人。在通向夢幻之路上,暴力則成為主要手段,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此刻的習近平還沉浸在朝鮮民眾的歡呼聲中,心裡在說:“我的未來不是夢,我的心跟着權力在動;我的未來不是夢,我認真折騰每一分鐘”。中國的改地名還在如火如荼,但這只是小玩意,習近平心裡正在醞釀一場更大的山崩海嘯的折騰。它會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