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抗議者衝擊立法會之後,中國政府釋放出對抗議者正失去耐心的信號,稱這種暴力行為是對北京權威的直接挑戰,這個問題必須得到解決。中國政府的公開聲明標誌着,中國領導人對待香港發生的這場危機正在轉變態度,暗示他們在事態若繼續惡化時可能不得不干預,但未表明有任何立即干預的需要。

在香港回歸22周年紀念日當天,抗議者闖入了香港立法會。次日,官員們譴責這些抗議者是極端分子,企圖破壞中國對香港的主權,官方媒體表示,這種暴力行為是為破壞香港這個全球金融和商業中心的穩定。

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稱,這些抗議活動是對一國兩制底線的公然挑戰。一國兩制是中國將香港作為半自治行政區治理的框架。

北京方面表示,將繼續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平息抗議活動。抗議活動起初是反對一項引渡條例修訂案(簡稱:修例),修例將允許嫌犯被引渡至中國內地受審,如今修例已被擱置。

深圳大學(Shenzhen University)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Center for Basic Laws of Hong Kong and Macau)教授宋小庄稱,中國有句俗話,事不過三。他表示,如果香港特區政府處理不了這種情況,中央政府將會採取行動。

在周一之前,抗議者主要使用非暴力手段來抵制在他們看來內地對香港的干涉。儘管一些抗議者衝擊了立法會大樓,但這場在一個月內的第三次大規模示威活動大體上平和,抗議者要求完全撤回修例以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Carrie Lam)下台。

香港警方一個特別戰術小隊開始對示威人群進行清場。數千名抗議者與防暴警察對峙,佔據了政府總部附近的一些主要道路。

北京方面一直試圖與上述危機保持距離,讓香港特區政府在解決緊張局勢方面有迴旋餘地。與此同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大力應對與美國的貿易爭端和國內經濟放緩問題。

但是,在平息公眾憤怒情緒的同時,如果林鄭月娥正式撤回修例並辭職,那麼對於北京方面來說將是不可想象的。

北京方面的干預越直接,就越有可能加劇緊張局勢,並削弱香港的司法自治權,而香港作為金融和商業中心的吸引力所依賴的正是這種自治權。

中國政治專家表示,若香港政府陷入癱瘓且無法恢復秩序,部署軍隊或武警部隊將成為最後的手段。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Shanghai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香港事務的助理研究員張建表示,暫緩修例相當於撤銷;現在已經沒有讓步的餘地和退路。他說,政府必須花些時間來冷卻公眾情緒。

面對內地或香港的大規模抗議時,北京方面往往顯示出容忍的態度,而在民眾情緒和關注度消退後,政府有關部門會羈押、攻擊或以其他方式懲罰領頭的人,以儆效尤。

即使在罷免被認為危機管理不力的官員時,中央政府通常也會避免被視為屈服於公眾壓力。2003年,擬議的反顛覆立法在香港引發大規模抗議後,北京方面先是支持時任香港特首,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就悄無聲息地迫使他辭職。

過去一個月,香港多次爆發抗議活動,北京方面稱這是極端異見者以及包括美國在內的境外勢力在進行煽動,並且對內地的相關新聞報道加以管控,試圖以此限制抗議活動在國內產生的影響。周一,官方電視台晚間的新聞節目聚焦香港回歸紀念活動,沒有提及同時發生的抗議。

到了周二,口風發生轉變,中國官員和官方媒體公開承認了香港動蕩局面。一些官方媒體重點報道了部分抗議者的暴力舉動以及造成的後果,發布了遭到破壞的立法會大樓的視頻片段和照片。

中國軍方的官方報紙《解放軍報》也加入進來,其微博上發布的一則帖子中包含一周前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進行演練的照片。帖子稱,6月26日的這場演練重點檢驗提升部隊緊急出動、臨機處置、聯合行動等作戰能力。一些社交媒體用戶將這解讀為一種威懾戰術。

自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以來,北京方面收緊香港政治和司法自治權的努力每過一段時間就會遭遇抵制。

2003年和2012年,香港抗議者成功讓香港政府擱置了引發爭議的法案。但在習近平上台六年多後,這種寬容態度已開始消退。2014年,在要求獲得更多民主權利的抗議者佔領街道79天後,政府有關部門實施打壓,逮捕了一些抗議者,並取締了一個倡導香港獨立的政黨。

中國專家表示,無論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選擇以何種方式平息最近的騷亂,都需要解決香港與內地長期緊張關係的根源。

深圳大學教授宋小庄表示,一個關鍵的問題是,一些本地居民認為香港政府缺乏正當性,同時諸多因素進一步加劇了這一看法,其中包括領導不力、住房成本高企、收入不平等和助長對香港政商精英不滿情緒的其他一些社會經濟問題。

宋小庄稱,由於缺乏快速解決方案,北京方面可能不得不在緊張局勢出現時繼續加以管控。他說,畢竟,中央政府有時間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