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简报会上表示,拟议的逃犯条例法桉已「寿终正寝」。但她未表明政府会撤回这项法案。

儘管香港街头上出现历来最大示威,并爆发零星冲突,甚至立法会被冲入,林郑月娥原本始终拒绝撤销此一争议法桉。
对于反送中民众提出五项诉求,关于要求港府收回暴动定性部分,林郑月娥表示,不为6月12日集会作任何定性,不存在日后检控工作,检控工作由律政司负责,不受干预,独立检控工作是视乎证据而定,不追究示威者破坏立法会,这是违反香港法治精神。

对于是否成立逃犯条例修订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林郑表示,检警已主动审视6月9日至7月2日的事件,特别涉及暴力行为,形容是「还原真相」,包括警方是否有缺失或不足,呼吁参加过事件的示威者、警员、记者,可向监警会提供资料。

林郑月娥提到改善施政作风,首先聆听更多各方意见,更掌握民意,愿意与学生代表公开对话;而行政会议成员加强收集民意的功能;谘询委员会追不上时代要求,将任面改革谘询模式,需构建互动平台,让不同背景持分者畅所欲言;大幅改变青年委员会。她说,责令司长重新审视具争议的政府,争取市民对政府的信任。

7月8日:

在数以万计港人7月7日参加反《逃犯条例》修订案九龙区大游行后,部分示威者行至旺角一带占据弥敦道。大批防暴警察在场戒备,并于深夜清场,共逮捕5人。民主派多位议员谴责少数警察失职并滥权。

据港媒报道,警方表示,首次在港岛之外的反修订《逃犯条例》游行结束后,部分示威者经尖沙咀、佐敦等向旺角行进,并占据油尖旺一带的弥敦道。警方深夜清场,凌晨1点后结束。警方谴责示威者堵塞道路,行为违法。

不过,民主党议员林卓廷星期一发声明,批评有警员在清场期间,在示威者没有冲击警方防线情况下使用致命武力,以警棍由上至下挥打,造成示威者头部受伤。

林卓廷还指责警察用手肘及盾牌袭击在场采访的记者,阻碍传媒采访,并有穿制服警员,挑衅示威者,要求“单挑”,涉嫌教唆他人在公众地方打斗。

公民党议员谭文豪表示,午夜时,弥敦道大部分示威者已散去,只剩下少数示威者以及更多的记者和议员,但警方仍不断用长盾推撞,有记者更被撞至尖叫或摔倒,认为是完全没有需要。

香港记者协会及摄影记者协会星期一发表联合声明,不满警方多次用盾牌推撞前线记者的镜头和身体,喝骂,甚至袭击记者,严重妨碍新闻自由。

在港人过去一个多月举行几次百万人以上参加的大规模抗议示威后,有网民发起全港18区接力游行,要让抗争“遍地开花”,要求政府回应民间诉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取消对612示威“暴动”定性、特首辞职等。

在7.7九龙“反送中”游行落幕后,接下来的14日和21日又有网民发起两场游行将登场,其中14日的沙田游行已获警方许可,这将是反送中游行首次在新界地区举行。

九龙游行再爆冲突 防暴警察居然不戴证件

根据多家港媒报导,反修订《逃犯条例》示威者部分人晚上“转战”旺角至油麻地一带,触发多次警民冲突,直至8日凌晨才告一段落。

政府发言人回覆,下午游行大致以和平理性方式进行,政府部门和港铁提供协助及维持秩序,尽量减低对使用西九龙站的市民及旅客的影响;但对晚上有示威者占据旺角一带马路表示遗憾,呼吁尽快和平散去。

报导内容提到,警方凌晨发出新闻稿,强烈谴责示威者堵塞道路,表示全日共有6人被捕,当中1人涉嫌“未能出示身分证明文件”。另外5人则在晚上冲突中,涉嫌“袭警”及“妨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

香港示威者7日首次举行“九龙大游行”,除了“反送中”,也持续坚持林郑月娥下台和香港真普选等诉求,下午沿尖沙咀游行至西九龙高铁站。主办方称逾23万人参与,警方则称最高峰有5.6万人。

根据《香港明报》,防暴警察中,“其中一组16人,至少有6人没佩戴委任证,部分则佩戴一张黄底或白底黑字、写有警员编号的纸张。”防暴警察与示威者对峙时,有示威者质疑警员没佩戴委任证,“有警员称:‘警方执行职务时毋须佩戴委任证。’有警员其后再表示,执行职务时有一名警员佩戴委任证,其他就不需要。”

香港“七七”游行集会现场

抗议者游行至西九龙站 港铁和警方加强戒备

7月7日,香港再度举行“反送中”游行,示威者从尖沙咀的梳士巴利花园出发行进至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附近。这是继7月1日冲击立法会大楼之后,香港示威者重新发起的第一次大规模抗议活动。

据香港媒体报道,游行集会原计划是当地时间下午3点半集合,4点钟队伍出发。但是由于参与者众多,梳士巴利花园早已爆满,同时还有大量市民前来加入,因此游行发起方决定在3点35分提前出发。梳士巴利花园位于尖沙咀区,是一个颇受内地游客欢迎的景点。

一名18岁名叫Eddison的示威者对法新社记者表示:”我们希望能让旅游者,包括来自中国内地的游客,了解到香港发生了什么,我们希望他们能把我们的理念带回中国。”

示威者们大多身穿黑色T恤衫,游行队伍举着黑色横幅,写着香港民众五大诉求,齐喊“没有暴动,只有暴政”口号。游行队头行进大约45分钟便到达终点西九龙站。

香港警方和铁路方面早已严阵以待。据悉港铁已经宣布停售周日所有高铁车票,关闭西九龙站的大部分出入口。仅仅各留一个出口和入口,并且严加管制,无车票和证件者一律不得进出。警方也在西九龙站外架设了俗称“水马”的充水式塑胶护栏,镇暴警察也进入西九龙站站内戒备。

不过从目前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游行整体秩序良好,没有发生冲击车站或冲突事件。此前游行发起人之一也呼吁市民,秉持“和平、理性、优雅”原则,不要冲击西九龙站。

法新社报道称,示威者尝试通过蓝牙向周边智能手机发送普通话传单,希望能够通过数字渠道将“反送中”理念传递给大陆游客。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出来抗议?”一名男子通过扩音器用普通话对着人群喊话,“因为香港特区政府不愿意听我的诉求。”很多示威者手持的抗议标语也是用大陆通用的简体中文书写,而不是用繁体。

香港抗议游行至西九龙站的新闻在新浪微博引起热议。在关于港铁停售周日高铁车票的消息贴文之下,有不少网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其中一位写道:“香港坏了,不要去了。”还有一位写道:“再这样闹下去香港的经济能变好就见鬼了。”另外一位则讽刺道:“一帮港独分子把一级政府部门折腾成这样子,香港创造了奇迹。”

一位26岁来自内地的女游客接受香港立场新闻采访时,从游行者那里接过了一份传单,表示“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心里慌乱”,但是她会把传单看完,“想了解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西九龙站之前就成为争议的标志性地点。高铁香港段的起点位于香港西九龙站,止于与深圳市的边界,连接深圳市福田站,总长26公裡26公裡,可直达44个内地站点,包括北京、上海、郑州、武汉、长沙、杭州、南昌、福州、厦门、汕头等城市。除了造价高昂、破坏环境农地、实用性等争议外,最大的争议可谓是在西九站实施“一地两检”。

所谓“一地两检”,即是在西九龙站的底下两层及站台设“内地口岸区”,中国大陆的执法人员在区内执行大陆法律。这个措施受到泛民阵营的强烈反对,声称此举将使中国大陆执法人员在香港市区心脏位置执行内地法律,破坏一国两制和香港《基本法》。尽管争议重重,该线路还是在2018年9月23日通车。

香港九龙游行收尾爆冲突 反送中将“遍地开花”?

星期天香港的反送中九龙游行和平落幕,余兴未尽的部分抗议者在旺角遭警方武力驱逐。香港反送中抗议势头未减,新的行动正在筹划中。

7月7日星期天的九龙反送中大游行,以号称23万人的规模“和平与优雅”落幕。响应这次行动的人数大大突破预期。游行下午三点半开始,七点半结束,终点位于九龙高铁站外的广场。

报道说,九龙大游行结束后,部分示威者余兴未尽,沿着主要商业街弥敦道向北推进,晚上10点占据弥敦道旺角段。警方出动大批警力驱散示威者,期间爆发冲突。苹果日报说,示威者后退,警察“夹击毆人”。有示威者头部受伤,也有人当场被捕。对峙持续到凌晨一点半。

针对旺角对峙中,部分记者的投诉,香港记协和摄影家协会发表的联合声明说,7月7日深夜至次日凌晨,警方在旺角清场时,多次用盾牌推撞前线记者的镜头和身体,喝骂、甚至袭击记者。记者表明身份仍遭警棍打伤。严重阻碍采访,妨碍新闻自由。

港府发言人称,星期天下午的游行“大致和平理性”,展现香港社会的“和平、 理性,多元、包容”。不过,当局对部分示威者在旺角地带阻碍交通表示遗憾。

报道说,九龙大游行后,接下来将是“7.14 沙田游行”。香港北区、将军澳以及港岛部分地区,也有意近期举办类似游行,希望这种公民抗争能保持运动温度,保持议题关注度,让反送中“遍地开花”。

另外,香港的一些地区议题,例如,“屯门大妈”扰民问题,上水的反水货行动,都有可能成为当地民众,借反送中而发泄不满的机会。

针对反送中运动的发展方向,香港社民连的梁国雄对美国之音说,应该考虑如何从遍地开花,在走向“化零为整”:“现在零散的行动有用,但是长期来讲,我们要搭建自己的机器。这就是以前的那个争论,有没有大台?实际上应该有一个大台,把自己的那一部分支持者都调动起来。”

报道援引有关学者的话说,反修例运动的社会舆论正面,已经迫使政府暂缓修例,令市民相信群众力量,因此,短期内香港的这种社会运动不会平息。

南华早报星期日说,香港需要深刻变革。《逃犯条例》修法引发特区建立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一系列事件将迫使议会停摆数月,政府

机器完全瘫痪。政府官员改变思维定势以及政策和制度,是保持香港活力和安全的唯一途径。

不过,南华早报援引现任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的话说,特首暂缓修例实际上就是撤回修例,她已没有退却空间,抗议者们到底还要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