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透视绿营强修公投法后,中选会主委李进勇随即确立明年大选与公投脱勾,而亲绿民间团体提早半年发动罢免韩国瑜,中选会也配合解释选罢法只订任期满1年才能提出,并没说不能先联署,形同公开为罢韩背书及争取时间;民进党强渡关山,抢占中选会主委的「李进勇效应」已见发酵,新东厂俨然成形。

民进党在立法院挟国会席次优势,强行通过公投法修正,直接冲击已进入联署阶段的重启核四公投,让原本可以在明年元月投票的公投案,遭技术性推延到2021年,对于有急迫性的案子,只能每2年才举行,已严重剥夺人民行使公投的权利。

推称依法行政 里应外合

民进党的司马昭之心,从强推李进勇进中选会起,已经展露路人皆知的安排,因为中选会作为独立机关,理当超越党派、不分颜色,但指派曾被民进党提名寻求连任云林县长却落败的李进勇当主委,若这不叫政治算计,什么叫做政治算计?

再以这次罢韩出力甚多的「Wecare高雄」来说,背后有民进党操盘的黑手不用多说,再有中选会「依法」解释补刀,「李进勇效应」落实发挥里应外合作用,继党产会、NCC等单位后,中选会是另一个东厂的原形已毕露无疑。

配合党意解释 欲盖弥彰

选举结果本该就像「皇后的贞操」不容质疑,但中选会对于罢韩一案,推称「依法行政」的态度,却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般欲盖弥彰。

即使现行选罢法只规定1年后才能提罢免,其余都没时间限制,但就任还没满1年,罢韩就已「提前作业」,万一提议或联署人半年后反悔了,依中选会的解释,只要撤回就可以,有这么简单吗?半年后有多少反悔的人还记得要去撤回?

中选会口口声声「依法行政」,却配合党意解释法令,证明绿营强推李进勇出任中选会主委,就是为了掌握操弄选举的权力,今年公投法修法已是如此,谁能保证明年总统选举能够公平、公正、公开?

浪费社会成本 撕裂社会

因此,提前展开罢免作业虽然合法,但已造就社会成本浪费,鼓动民粹、撕裂社会的隐忧,实在难谓合理。

尤其在罢免韩国瑜后,也有团体酝酿罢免卢秀燕,中选会从罢韩事件上,明知道选罢法已出现瑕疵,却依然视若无睹,丝毫不见补救作为,如果不是已经沦为绿营的东厂打手,还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