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8月12日大批非法示威者湧入香港機場,嚴重擾亂當地秩序,並導致機場不得不宣布取消當日所有剩餘航班之後,有不少非法示威者在8月13日下午再次進入香港機場候機樓,也讓該地又一次陷入混亂。

據香港東網8月13日報道,有部分前一天的非法示威者一直沒有離開機場,並且把各航空公司的值機櫃檯甚至行李傳送帶當成了床鋪。而在13日下午1點左右,大量非法示威者再度聚集在香港機場,並導致上午剛剛稍有恢復的機場秩序再度陷入混亂。

非法示威者把值機櫃檯和傳送帶當成了床鋪。(圖自香港東網)

大公文匯網當天報道稱,非法示威者們在進入航站樓之後使用手推車堵堵塞了航站樓內的通道,以阻撓機場內的旅客登機。更有激進者多次圍堵辱罵內地旅客。

從當時的視頻來看,兩名內地旅客在通往機場閘口的路上遭到了黑衣人的圍堵和辱罵,更有黑衣人多次挑釁企圖攻擊這兩名旅客。後者在機場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才艱難地進入了離境通道。

非法示威者用手推車堵塞航站樓內的通道。(圖自香港東網)

穿白衣及方格襯衫者為遭圍堵內地旅客。(截圖自大公文匯網視頻)

香港機場管理局繼續實施出入管制,在離境大廳,旅客需要出示機票或訂位證明才獲准進入航空公司櫃位範圍。但大批非法集結者衝破機管局臨時封鎖線,佔領離境大廳。

有示威者與正排隊離境的旅客口角, 旅客直接斥責示威者是“蟑螂”。記者上前詢問是否感到受阻,旅客斥責示威者阻礙旅客,又怒稱昨晚已經受阻,半夜才回家。

受形勢所迫,機場內的部分商戶紛紛落閘停業。而香港機場則在當天又取消了370個航班,並在下午4點50分關閉了所有安檢口。

非法示威者擾亂香港機場正常秩序的行為影響了大量旅客的出行計劃,許多人因航班取消而被迫滯留在機場。他們均對非法示威者非常不滿,並表示自己唯一希望的就是早日回家。

據中新網視頻顯示,當天下午3點左右,一名身型稍胖的女士在穿行過靜坐的黑衣非法示威者時似乎不慎與其發生碰撞,後者隨即發怒。經機場職員勸說後,情況大致平靜,只是旅客仍要跨過非法示威者才能通行。

正扛着行李箱穿過非法示威者的女士,以及身後落閘停業的商鋪。(圖自文匯網)

當天,還有一名來自希臘的女性旅客與黑衣人發生了爭執。她原本應在香港轉機,卻因為非法示威者的阻擋而無法登機。這名女士非常憤怒,並指責黑衣人的行為是無理取鬧,影響民眾出行。

她向黑衣人大喊“我要回家”。但後者最終還是沒有讓她登機。她的機票因此作廢,並失望地在一名美國女子的陪同下離開。

“他們不讓我回到我的國家,他們在做什麼?他們什麼都不做。”這名希臘旅客在離開時說,“他們不去工作,我很生氣,非常生氣。”

在被問道這些非法示威者的做法是否合理時,這名旅客表示:“不合理,對旅客不合理,對正常工作的人不合理。”

因非法示威者阻擋而未能成行的希臘旅客。(截圖自中新網視頻)

一位姓鄭的旅客說,自己後天急着要趕回美國,但是現在只能在機場乾等,自己有高血壓不能生氣,因此很是無奈。他呼籲非法示威者要理性,不能採取這種影響公眾利益的方式,給其他人造成不便。

鄭先生。(截圖自中新網視頻)

一位名叫哈莫尼的女性外籍旅客表示,因為香港機場所有的航班都被取消,自己出不去了。她說,目前的情況“困難並且讓人害怕”,並且“非常棘手”,因為她們只想回家,但現在卻無法及時回到自己的國家。

哈莫尼(截圖自中新網視頻)

另一位名叫阿比錫的外籍旅客則表示,不能準時回家讓他感覺非常糟糕。他說,自己每年都要來香港,以前香港非常好,自己從沒遇到過像這次這樣的情況。

阿比錫。(截圖自中新網視頻)

還有一名劉姓離港旅客直接指責非法示威者“惡過黑社會”。

“我跟他們(非法示威者)說,我們有傷殘人士,有老人家,有小孩子。結果一個個說:‘哪裡有時間?哪裡需要時間?’”劉先生說,“你難道是黑社會嗎?你覺不覺得,他們現在還惡過黑社會?

“太過分了,香港掐頭去尾700萬(人口),我當你有300萬出來,那你有沒有問過其他400萬人的想法?”他說,“只不過那400萬是老人家,出不來而已。”

劉先生。(截圖自中新網視頻)

另一位同樣姓劉的離港旅客說:“我沒想到香港現在這麼爛,我都說了我的腳是跛的,都不讓(通過)。說不通了,都說不通了。”

“我自己在香港土生土長,雖然現在不在香港,但我時常回來。可悲啊,簡直是可悲。”劉先生說,“坦白講,你說‘反送中’,反對什麼?我不犯法我怕什麼?你這是在影響民生。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是政變。你在美國試一下?我在加拿大住了大概30年,你試試在美國加拿大,試試在溫哥華(加拿大城市)?我想會立刻派軍隊對付你。

另一名劉先生。(截圖自中新網視頻)

《大公報》援引香港旅遊業議會數據稱,原定昨晚往返於香港的至少59個旅行團、約1320人受到了機場癱瘓的影響。七個民航系統工會再發聲明,批評集會嚴重影響機場其他使用者,損害香港國際形象,亦影響到旅客觀感。

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8月12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在香港機場發生的非法集會是蓄意滋擾,以表達意見之名,嚴重干擾機場運作。

他說,香港國際機場是全球客運第三高的國際航空樞紐,每日約20萬名旅客進出,為香港帶來的經濟效益是難以估計,而且影響逾80萬名機場打工仔的生計和10萬名大嶼山居民的出入,令香港付出沉重代價。“失去是相當容易,但重建卻是非常困難。”

陳帆強調,任何示威集會都有底線,不能凌駕社會安寧,並反問非法示威者作為“香港一家人”,是否要“將其(香港)扔入垃圾桶,或是踩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