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下午2时许,在香港国际机场,示威者到离境大堂外抗议及静坐,3时后,示威者已坐满离境大堂。

香港示威者机场静坐阻碍通行

香港示威者机场静坐阻碍通行

一名身型稍胖的女士在示威者间穿行,需要机场职员协助接过行李,并要职员伸手扶着越过示威人群,而静坐的示威者不肯让路。

香港示威者机场静坐阻碍通行

当女士越过示威者时似乎不慎与其发生碰撞,示威者随即发怒。

香港示威者机场静坐阻碍通行

经机场职员劝说后,情况大致平静,只是旅客仍要跨过示威者才能通行。

周二,大批示威者继续聚集在香港机场,阻挡旅客入内,导致当天下午所有航班登记服务被迫暂停,大量离港航班取消。示威者向受阻旅客表示,瘫痪机场的目的是向政府施压。特首林郑月娥则在当天举行的记者会上一度哽咽,但仍有许多记者对她回避问题感到不满。

香港机场的航班登机服务在周二(8月13日)下午16点30分宣告暂停。和前一天一样,大量航班被迫取消,仅部分到港航班还能勉强维持运作。在机场大厅内,大量着黑衣的示威者聚集,挥舞标语、高呼口号。示威者强调,他们是在为香港的未来而斗争。

机场管理方面表示,航空公司将就未能完成航班登机程序的旅客行程做出安排,并呼吁”公众人士应避免前往机场”。

在离境大堂,示威者用手推车构筑路障,阻止旅客入内。示威者与旅客之间因此不时发生对峙。不少示威者还试图向旅客解释,瘫痪机场是为了向政府施压。有些旅客对此表示理解,还有些旅客则认为示威者是在制造新问题,并质疑这样的示威行动是否得到了批准。

香港机场再次发生非法集会 旅客怒斥示威者”蟑螂”

据香港大公网8月13日报道,有示威者昨日发起香港机场非法集会,几乎瘫痪机场,机管局昨日取消超过200班航班。有示威者食髓知味竟号召今日(13日)再到机场集结。截至下午2时,在接机大厅,除了一批昨晚通宵留守的非法示威者,陆续逾千人抵达。部分商户为策安全已纷纷落闸停业。

报道称,非法集结者除了向旅客及市民派传单,还在大厅多处张贴标语,部分墙身被涂鸦无损。

早上有旅客因不满影响航班,与非法集会人士发生口角及肢体冲突,机场保安其后介入调停。

机管局继续实施出入管制,在离境大厅,旅客需要出示机票或订位证明才获准进入航空公司柜位范围。但大批非法集结者冲破机管局临时封锁线,占领离境大厅。有示威者与正排队离境的旅客口角, 旅客直接斥责示威者是“蟑螂”。记者上前询问是否感到受阻,旅客斥责示威者阻碍旅客,又怒称昨晚已经受阻,半夜才回家。

下午约3点45分,机场一号客运大楼(T1)关闭所有自助安检闸口,身穿制服的职员站在闸口外,现场较少旅客,若旅客欲入闸,有机场职员协助。示威者坐满离境大厅的两个登机闸口外。

民调:林郑月娥评分跌至27.9分低过历任特首

香港民意研究所调查发现,特首林郑月娥的民望评分再创上任以来的新低,跌至27.9分,低过所有前任行政长官及末代港督彭定康的评分。香港警方的民意支持度也大幅跌落。

据香港官媒电台网8月13日消息,一项民调显示,特首林郑月娥的民望评分继续下滑,跌至27.9分,低过所有前任香港行政长官及港督彭定康的评分。香港民研在8月1-6日电话访问了1000名市民,特首林郑的支持率为20%,反对率为72%,民望的净值为负51%。

香港市民对警务处的满意度评分也大幅下降,由6月初反送中修例运动爆发前的61分,急降至39.4分。这是香港警方2012年有纪录以来的最低分。

另有58%受访者认为,警方在最近警民冲突中使用的武力太大,71%的受访者认为,香港政府应该为持续的警民冲突负最大负责,77%受访者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抗争行动及警方是否滥用暴力。

香港特首林正月娥推动立法会修例逃犯法案旨在向内地遣送逃犯,此举在香港引发大规模抗议游行:6月9日100万人举行“守护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后,她不让步,要求立法会绕过法案委員會,在6月12日继续审议这个逃犯条例,结果在当天引发200万人上街游行反对。

尽管林郑在香港民意压力下,被迫宣布冻结这个法案,但香港泛民主派的抗议活动已变成要求更广泛民主的经常性示威。在警方的强硬镇压下,示威者与警方的冲突愈发暴力。香港正经历1997年回归以来的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香港机场集会:示威再致航站楼瘫痪 国泰飞行员“通风报信”遭停职

以旅客量计算世界第三繁忙的香港国际机场因受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案示威影响,客运服务连续第二天瘫痪。

参与俗称“反送中”抗议之示威者针对一名年轻女子右眼怀疑被警方布袋弹击中重伤,在网上号召星期一(12日)第四天到机场集会,迫使港府回应正式撤回修例、调查警察滥权等五大诉求。示威者星期二下午再次阻塞两座客运大楼的出境检查口。

与此同时,以香港为基地的国泰航空证实其一名飞行员被停职,等待内部纪律调查。这是中国民用航空局对国泰施加额外管制后首例。

此前,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指控国泰航空CX216航班一名飞行员泄漏香港机场恢复航班起降之内部信息,“给闹事者通风报信扰乱机场”。国泰星期二(8月13日)向BBC中文证实,该航班的一位二副机师被停职。

针对持续两个多月之示威,中国民航局颁令香港国泰航空禁用“参与和支持非法游行示威、暴力冲击活动,以及有过过激行为的人员”执飞往返或飞越中国大陆空域之航班。

国泰其后证实有一名飞行员被调离飞行职务,另两名雇员被解雇。

“百万人塞爆机场”第五天

香港机场因星期一午后半瘫痪状态而重新编配星期二之航班。根据航班信息统计,自星期二06:00至23:59(22:00 GMT至15:59 GMT),香港机场共取消310趟进出港客运航班,占当天预定航班33%,另有五个进出港货运航班取消。

示威者人群星期二下午再次聚集机场,闯过一号客运大楼进入值机柜台之临时检查口之后,在进入出境、海关与保安查验区之闸门前静坐堵路。后来之示威者再到二号客运大楼堵塞出境区闸门。机管局于16:30(08:30 GMT)宣布所有值机服务暂停。

来香港办事的台湾人梁小姐本来搭乘国泰航空星期二19:00的飞机回台北,但是18:00到机场后国泰才告诉她航班取消。

“我认为这是香港政府无能,”她对BBC中文记者说,“这些示威者怎么抗议都没有用,政府没有解决他们的诉求。”

她还认为,香港政府该出面的时候不出面,不应该放任示威者堵塞机场,影响国际旅客。她说,台湾的抗议不会持续这么久,会有官员出面协商,提出解决办法。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称,过去一周堵塞机场等抗议活动,让社会变得不安全、不稳定。

国泰停飞二副与香港机场示威有何关系?

香港机场自星期一午后陆续停摆,机管局其后更决定取消当天余下绝大多数航班,航空业人士向BBC中文记者指出,当晚仍然起飞之航班主要是为了疏导转机乘客,但因值机服务停止,本地乘客无法登机。

《环球时报》旗下社交媒体星期二称,星期一晚间,有人在“反送中”示威者聚集的连登讨论区(LIHKG)发帖,称香港机场已恢复起降,呼吁示威者返回机场声援,帖中还附有一张疑似拍摄自飞机驾驶舱之照片,屏幕上显示一则发予CX0216航班之信息,告知其照常执飞。

文章称,该报未能核实发帖者是否拍照者,“但这张被他用来煽动闹事者继续扰乱香港机场的图片,尤其是图中的通知内容,却只能是由国泰航空CX216航班的机长(或其他有权限的机组人员)拍下的。”

“换言之,即便发帖者并不是国泰航空的员工,其个别员工甚至机长,仍然在给煽动闹事的人提供着信息支持,帮助他们继续扰乱香港的机场和航空秩序。”

国泰航空答复BBC中文查询称,该公司注意到有关报道,并证实执飞8月12日CX216航班之二副机师“因不当使用企业信息,违反公司内部行为守则,被即时停职”。国泰声明强调对一切牵涉运营与航空安全之问题“零容忍”,并已就此开展内部纪律程序。

国泰航空的答复并未进一步说明被停职飞行员是否就是连登讨论区的发帖者,但《环球时报》称,国泰“证实了12日一名副机长拍摄驾驶舱信息并上传在社交媒体煽动示威者的行为”。

中国民航局9日向国泰航空发出整改“重大航空安全风险”之命令,当中包括:

对所有参与和支持非法游行示威、暴力冲击活动,以及有过过激行为的人员,立即停止其执飞内地航班或执行与内地航空运输活动相关的一切职务活动;

自2019年8月11日零时起,向其在内地的运行合格审定机构报送所有飞往内地和飞越内地领空的机组人员身份信息,未经审核通过,不予接收该航班

香港国泰航空证实,此前在香港岛西环示威中被起诉暴动罪的一名飞行员已被停止飞行职务,另有两名机场员工因“行为不当”而被解雇。国泰航空并未说明这两名员工之具体职务,以及其“不当”行为之具体细节。

民航局管制措施引发连锁反应

国泰航空在接获中国民航局通知之际就曾发表声明,表态拥护“一国两制”,承诺遵守民航局之有关规定。星期二,国泰母公司太古公司也发表声明说:“太古对近期发生在香港的暴力和破坏活动深表忧虑。我们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和香港警方在止暴制乱、恢复法律秩序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这家老牌英资公司称:“我们谴责一切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和《基本法》权威的非法活动和暴力行为。法治是香港经济繁荣和人民安居乐业的基石。我们务必立即行动起来,反对暴力,恢复安宁,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

“此外,作为国泰航空的最大股东,我们全力支持国泰航空严格执行中国民用航空局关于确保航空安全的所有指示,以及对非法活动采取零容忍态度。”

与此同时,中国海南航空集团旗下之香港航空刊登声明,公开响应民航局之整改要求,与北京提出之“止暴制乱”方针。

这篇星期二刊登于香港报章之声明称,港航强烈谴责各种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暴力行为,坚决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决支持香港警队严正执法,平息一切暴乱活动,守护香港繁荣稳定,助力香港早日恢复安宁。

香港立法会40名建制派议员星期二也发表声明,称“严重关注”星期一之机场示威,批评示威者“已严重损害香港作为国际和区域航空枢纽的地位”,要求示威者不再作出任何危害香港社会经济、影响市民旅客之举措。

民航追踪网站Flightradar24比对了星期一机场几近封闭与正常状态下之交通流量。

继8月12日大批非法示威者涌入香港机场,严重扰乱当地秩序,并导致机场不得不宣布取消当日所有剩余航班之后,有不少非法示威者在8月13日下午再次进入香港机场候机楼,也让该地又一次陷入混乱。

据香港东网8月13日报道,有部分前一天的非法示威者一直没有离开机场,并且把各航空公司的值机柜台甚至行李传送带当成了床铺。而在13日下午1点左右,大量非法示威者再度聚集在香港机场,并导致上午刚刚稍有恢复的机场秩序再度陷入混乱。

非法示威者把值机柜台和传送带当成了床铺。(图自香港东网)

大公文汇网当天报道称,非法示威者们在进入航站楼之后使用手推车堵堵塞了航站楼内的通道,以阻挠机场内的旅客登机。更有激进者多次围堵辱骂内地旅客。

从当时的视频来看,两名内地旅客在通往机场闸口的路上遭到了黑衣人的围堵和辱骂,更有黑衣人多次挑衅企图攻击这两名旅客。后者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才艰难地进入了离境通道。

非法示威者用手推车堵塞航站楼内的通道。(图自香港东网)

穿白衣及方格衬衫者为遭围堵内地旅客。(截图自大公文汇网视频)

香港机场管理局继续实施出入管制,在离境大厅,旅客需要出示机票或订位证明才获准进入航空公司柜位范围。但大批非法集结者冲破机管局临时封锁线,占领离境大厅。

有示威者与正排队离境的旅客口角, 旅客直接斥责示威者是“蟑螂”。记者上前询问是否感到受阻,旅客斥责示威者阻碍旅客,又怒称昨晚已经受阻,半夜才回家。

受形势所迫,机场内的部分商户纷纷落闸停业。而香港机场则在当天又取消了370个航班,并在下午4点50分关闭了所有安检口。

非法示威者扰乱香港机场正常秩序的行为影响了大量旅客的出行计划,许多人因航班取消而被迫滞留在机场。他们均对非法示威者非常不满,并表示自己唯一希望的就是早日回家。

据中新网视频显示,当天下午3点左右,一名身型稍胖的女士在穿行过静坐的黑衣非法示威者时似乎不慎与其发生碰撞,后者随即发怒。经机场职员劝说后,情况大致平静,只是旅客仍要跨过非法示威者才能通行。

正扛着行李箱穿过非法示威者的女士,以及身后落闸停业的商铺。(图自文汇网)

当天,还有一名来自希腊的女性旅客与黑衣人发生了争执。她原本应在香港转机,却因为非法示威者的阻挡而无法登机。这名女士非常愤怒,并指责黑衣人的行为是无理取闹,影响民众出行。

她向黑衣人大喊“我要回家”。但后者最终还是没有让她登机。她的机票因此作废,并失望地在一名美国女子的陪同下离开。

“他们不让我回到我的国家,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什么都不做。”这名希腊旅客在离开时说,“他们不去工作,我很生气,非常生气。”
在被问道这些非法示威者的做法是否合理时,这名旅客表示:“不合理,对旅客不合理,对正常工作的人不合理。”

因非法示威者阻挡而未能成行的希腊旅客。(截图自中新网视频)

一位姓郑的旅客说,自己后天急着要赶回美国,但是现在只能在机场干等,自己有高血压不能生气,因此很是无奈。他呼吁非法示威者要理性,不能采取这种影响公众利益的方式,给其他人造成不便。

郑先生。(截图自中新网视频)

一位名叫哈莫尼的女性外籍旅客表示,因为香港机场所有的航班都被取消,自己出不去了。她说,目前的情况“困难并且让人害怕”,并且“非常棘手”,因为她们只想回家,但现在却无法及时回到自己的国家。

哈莫尼(截图自中新网视频)

另一位名叫阿比锡的外籍旅客则表示,不能准时回家让他感觉非常糟糕。他说,自己每年都要来香港,以前香港非常好,自己从没遇到过像这次这样的情况。

阿比锡。(截图自中新网视频)

还有一名刘姓离港旅客直接指责非法示威者“恶过黑社会”。

“我跟他们(非法示威者)说,我们有伤残人士,有老人家,有小孩子。结果一个个说:‘哪里有时间?哪里需要时间?’”刘先生说,“你难道是黑社会吗?你觉不觉得,他们现在还恶过黑社会?”

“太过分了,香港掐头去尾700万(人口),我当你有300万出来,那你有没有问过其他400万人的想法?”他说,“只不过那400万是老人家,出不来而已。”

刘先生。(截图自中新网视频)

另一位同样姓刘的离港旅客说:“我没想到香港现在这么烂,我都说了我的脚是跛的,都不让(通过)。说不通了,都说不通了。”

“我自己在香港土生土长,虽然现在不在香港,但我时常回来。可悲啊,简直是可悲。”刘先生说,“坦白讲,你说‘反送中’,反对什么?我不犯法我怕什么?你这是在影响民生。”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是政变。你在美国试一下?我在加拿大住了大概30年,你试试在美国加拿大,试试在温哥华(加拿大城市)?我想会立刻派军队对付你。”

另一名刘先生。(截图自中新网视频)

《大公报》援引香港旅游业议会数据称,原定昨晚往返于香港的至少59个旅行团、约1320人受到了机场瘫痪的影响。七个民航系统工会再发声明,批评集会严重影响机场其他使用者,损害香港国际形象,亦影响到旅客观感。

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8月12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在香港机场发生的非法集会是蓄意滋扰,以表达意见之名,严重干扰机场运作。

他说,香港国际机场是全球客运第三高的国际航空枢纽,每日约20万名旅客进出,为香港带来的经济效益是难以估计,而且影响逾80万名机场打工仔的生计和10万名大屿山居民的出入,令香港付出沉重代价。“失去是相当容易,但重建却是非常困难。”

陈帆强调,任何示威集会都有底线,不能凌驾社会安宁,并反问非法示威者作为“香港一家人”,是否要“将其(香港)扔入垃圾桶,或是踩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