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多了所谓的宏大视角,不如坐下来听听这位在港16年的大陆妹跟我们聊聊她的所见,有时候,小人物的个人视角反而更贴近真实。

我搬来香港16年,嫁给了香港本地人,在这片土地上生儿育女,力争上游。拿的是香港身份证,能说地道的粤语,每一年都交了不少的税。我到底是大陆妹,还是香港人呢?这个问题,以前想得很少。反正,香港都是中国的。无论是大陆妹,还是香港人,都是中国人。

可是,最近的香港、最近的香港人,突然变得特别陌生,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起身份认同的问题来。很多朋友都来问我最近香港发生的一切,他们困惑“为什么香港的年轻人会变成这样?

不光他们困惑,我也困惑。怎么事情就变成了今天这样了呢?为什么身边有那么多人支持这些年轻人呢?

即便他们四处纵火、打砸立法会、污国徽、用砖砸纪律部队宿舍、大肆破坏各类公共设施、堵塞马路隧道、妨碍地铁运作、对不同意见人士进行欺凌……

即便是这样,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觉得情有可原,继续支持他们、一起指责警察暴政呢?

为什么以文明守规矩有爱心而被广为称道的香港人,如今蒙上了脸,戴上了手套,就成了目无法纪、肆意攻击的野蛮人了呢?

Part 1小孩子看到了什么香港小学7月中才放暑假。香港这次的乱局从6月中开始。没多久,女儿的班主任就在课堂上和孩子们讨论这些事情了。我家有个习惯,晚饭时全家一起看新闻。在班主任提起这件事之前,我女儿已经看了新闻。她看到了大家下午的和平游行,晚上激进分子与警察的冲突,有前因有后果。我女儿今年12岁,她非常理解为什么警察会扔催泪弹、为什么会打橡皮子弹。到了学校,班主任说:“大家要有批判性思维,不能别人说什么,就听什么。要看看不同的声音。” 然后,他给班里所有的小朋友播放了Facebook上面的几条短视频,短视频里只剩下一群警察围攻一两个示威者的画面。

孩子们看了视频惊呼:“警察太坏了!

他告诉孩子们,他那天也参加了游行。他们一群人非常和平,按次序往前走。可是,警察突然扔了催泪弹,让大家特别难受,后来还开了枪(橡皮子弹)。

女儿回家把事情告诉了我们,还不屑地说:“老师叫我们要多看不同的声音,他却只播放一面倒的视频。

她是因为有了先入为主的观点,再看到老师的视频时,才能有不同的意见。

其他没有提前看过新闻的孩子们,他们先入为主的印象就是“警察太坏了!” 

很多大众支持示威者,谴责警察,就是源自于此。

年轻人看到了什么
这位班主任居心叵测吗?十恶不赦吗?不!我认识他好几年了。他是一个特别善良简单的人。长得帅气斯文,爱音乐,爱笑,非常有耐心,为了让孩子乐于学习,设计了不少特别有意思的激励游戏。很多我认识的香港人都是这样,没有太多花花肠子,很善良、很简单。那么,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因为他从内心深处认为他做的是对的,他的判断来自于他的亲身经历和他看到的媒体传播。

很多香港人都参加了最初的游行,包括那次传言有200万人、警察估算33.8万人的那次。香港人经常游行,有的时候,更有点嘉年华的感觉。

在最初的这几次游行中,大多数香港人都是平和的,和这位班主任一样,在既定的游行路线上行走,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但是,亲眼所见,未必就是事实的全部。人有局限,视觉范围有限。他们没有看到最前线别有用心的激进分子如何暴力冲击。他们的亲眼所见,就只是周边。对肉眼看不到的画面,他们选择了相信自己喜欢的媒体。香港的媒体,有左中右三派。

偏左的几家媒体,如大公、文汇,阅读量有限。右派的媒体,如苹果日报,平时以娱乐明星爆料为主,销量特别好,众所周知,苹果日报老板长期受美国资助。

中立的媒体呢?如TVB电视台,一开始就被舆论说是亲中的,被年轻人抵制了。而我女儿看的新闻,就来自TVB。

年轻人和偏年轻的中年人,较少看电视,平日新闻来源主要出自社交媒体,其中又以Facebook和Instagram居多。这些媒体以算法为基础,把人群变成了一个个倾向相同的小圈子。

传统媒体有一个统一的输出,可以努力去争取客观中立,也比较容易被监管。但是,如今人人都是自媒体,真假信息满天飞。而人天生就爱“证实偏见”,即总倾向于寻找和自己观点一致的意见和证据。先入为主的观念,也就变得尤其重要。

在社交媒体上,每个人也在志趣相近的圈子里,不断看到与自己观点一致的证据,这些证据被一次次地强化,成为他们情绪激愤的来源。

所以,他们认为示威者是和平争取诉求的,因为警察暴力执法,他们才更为激进,因此也就情有可原。

大学同学为什么变化了

另外一个让我吃惊的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她是一个乖巧的邻家女孩,有一头长长的黑发,讲话轻声细语,成年以后,还会带着毛绒玩具去周围旅行。有一次在欧洲火车上弄丢了那个玩具,她还在Facebook求助,后来,居然真有好心人帮她寄了回来。

毕业后,我们就没有再联系,各忙各的。但我有她的Facebook,常常看到她的更新。最近这段日子,她居然成了最激烈的分子,对政府高官用极其恶毒的语言、最粗的脏话咒骂,频繁转发一面倒的、极具煽动性的言论。

我甚至一度怀疑她的帐号被黑了,直到她放了一张她家楼下示威人群的照片,而她就在其中。我知道她的那个家。16年前,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就住那里。那是香港最多穷人聚居的地方。她三姐妹和爸妈,都住在那里的公屋(类似政府廉租房)。

她说,她的床很窄,只能侧着睡,因为靠墙一边都摆满了她的毛绒玩具。

16年过去了。她还挤在那间公屋里,而且她的妹妹们也都还在,没有结婚,没有搬离。她名牌大学硕士毕业。她的妹妹们也都上了大学。

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她那么激进了。

香港有根深蒂固的问题,这才是动乱的深层根源。香港行业结构不均衡,除了医生律师这样的专业人士,只有金融业能提供高收入,但金融业能提供的就业岗位很少,还在跟全球人才竞争。

剩下的人怎么办

2018年香港打工者的中位数月收入仅仅是17 500港币(约为1.57万人民币),但是香港的房价要十几、二十几万一平米,其他生活成本也高居全球前几位。

大陆人不满香港本地人对他们的排斥,总觉得“我们来旅游来消费,是在送钱给你们”,指责他们狼心狗肺。

但是这些“送来的钱”去了哪里?都被地产、大资本财团吞噬了。
普通老百姓得到了什么?
工资只有随通胀的增幅,马路却因为游客多更堵了,奶粉、药品等日用品被抢购造成价格上升,甚至买不到了。香港的普通民众并没有得到相应的红利。

很多中国大陆的公司来香港上市,在香港建办事处,这些公司优先招收的是我们这些新移民,会普通话,适应内地的管理文化。

越来越多的大陆学生因此留了下来,包括我自己,在金融业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他们本地的年轻人,上要面临越来越激烈的职场竞争,下要承受越来越昂贵的生活成本。

16年,没有起色,未来也看不到希望。

他们有和平争取过,一遍一遍,但是没有结果。谁的错呢?政府其实一直在努力。

可是世事总是知易行难,障碍重重。即便有大湾区的美好蓝图在召唤他们跨出香港,但他们不敢。

他们从小被右派媒体洗脑,对中国大陆有很多误解,加上两地意识形态和法治体系的差异,他们没有勇气。

年轻人等不及了,就像干柴遇到了烈火。煎熬已久的心,被有心人有组织地一煽动就着了。

Part 5

少数的激进蒙面人

香港人刚开始游行时,见到救护车会自动让路,到了晚上还会一起闪个手电灯。每当出现这种场面,Facebook上都会广为转发,有意无意的,当然,这些都只是在早期。

当越来越多人参与了其中,成为一份子,自然而然地,屁股决定脑袋,也有了倾向。

至于后来,政府退让,同意暂缓修订条例。激进分子不依不饶,提出五大诉求。行为越来越暴力,也是出乎大家预料的。

但是,他们看到的新闻都是有心人断章取义的画面,只有一面倒的警察暴力执法,没有前因,就合理化了“同伴们”的行为和动机。

善良的香港人再一次用人文主义关怀去原谅了这帮“手无寸铁的年轻人”,再一次用浪漫的英雄主义情怀认为他们在为民主自由而战。

其实,激进分子们哪里是他们的同伴?

他们是受过专业训练、分工明确、有酬劳、有退路的工作人员。他们全副武装,把脸遮挡得如此严实,把手套盖住指纹,是真的因为害怕吗?还是因为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

殊不知他们根本不害怕,你看那位在立法会主席台上露脸手撕基本法的人,一下台就去了机场,奔赴他的金主美国去了。

在这些人眼里,执法者反而成了要被追究的人。犯罪者必须被特赦。所有的问题都是政府的问题。只要心中有公义,就可以为所欲为——这真的是善良的香港人所想要的世界吗?

民主的界限何在?香港的法治何在?

如果香港没有了法治秩序,没有了安定和谐,没有了理性,香港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我不如做回我的大陆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