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金融中心香港连续11周抗议不断。警方与示威者暴力冲突场面激增。许多人用818这天民阵的集会作为运动延续指标。在主办单位宣布有170万人参与后,港府与北京接下来该如何回应?

Hongkong Protest gegen China & Auslieferungsgesetz (Getty Images/AFP/I. Lawrence)

主办方民阵希望818集会维持和平。过去港府和北京不断谴责有示威者使用暴力。

民阵8月18日的反政府集会仍吸引大批港民上街。主办方宣传有170万人参与。这也是暨民阵公布6月有两场1百万和2百万人游行后,再一次有百万人上街。

活动开始没多久人潮已挤爆维园。1小时之后定点集会开始变成“流水式”集会。随后各大街道,包含有10几条车的告士打道也挤满人潮。

今日活动宣告结束前没有冲突发生,港警也保持低调。主办方民阵代表梁颖敏说:“我们希望今天不会有任何混乱局面,向全世界证明香港人也可以完全和平(抗争)。”

民阵此前组织了3次大规模游行。不过在那之后,由于沮丧的示威者认为政府持续拒绝回应5大诉求,抗争运动中的警民冲突愈来愈严重。这次香港警方批准了集会,却没有批准游行。但由于维园已经塞爆,满街的示威者只好“流动式”集会。过度拥挤的状况下,大众运输一度停摆。

Hongkong Victoria Park Demonstration und Proteste (AFP/I. Lawrence)维园装不下的人群

根据民阵发出的声明稿,集会主题是“煞停警黑合作,落实五大诉求”,强调过去两个多月来“香港人被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羞辱够了”,并说“中国式镇压民众的手段已经活现在香港警察身上”。

声明中特别提到,反对抗争的港警代表和和立法会议员称示威者是“蟑螂”,令人联想到“纳粹德国政府指犹太人为老鼠、卢旺达大屠杀时胡图族政府称图西族人为‘蟑螂’。”有违香港在国际社会的文明形象。

民阵要求保安局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行动处处长邓炳强和新任副处长刘业成,下台负责,并重申
“反送中”运动的5大诉求。

根据《香港01》报导,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表示,要让特首林郑月娥知道,市民“可勇武,可和理非”。他说:“警方违反武力指引,使用不合理的武力,但投诉警察科只会‘自己人查自己人’,故必须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还原真相。”

胡锡进:从今晚看,香港极端反对派不会收手,但大环境在起变化

香港反对派星期天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集会,从图像上看,人数还是不少的。但是星期天的大雨似乎打乱了示威者的计划,不少人被浇成落汤鸡,他们被迫采取各种办法避雨,躲进周围的建筑。到傍晚时分,有一批示威者被浇得顶不住了,开始散去。但是入夜以后是否会再次出现暴力,仍是不确定的。

今晚19时30分,湾仔的游行队伍已经稀稀拉拉。

老胡认为,星期天的大雨犹如天意,要求示威者及早收场。乱港者须对老天留一分敬畏。

入夜以后有人到香港警察总部外挑衅,用喇叭喊口号,用激光笔照射办公楼。但这比之前扔燃烧瓶和纵火的挑衅程度要轻。到星期天晚上9点半老胡做这个视频的时候,当天的示威没有出现很暴力的场面。但接下来的情况老胡仍不敢说。但愿香港能度过一个相对和平的周末。

星期六的时候,香港添马公园举行了“反暴力 救香港”的集会。集会人数也是非常大,主办方表示达到了47.6万人,警方说是10.8万人,是香港反暴力和撑警察的集会中规模最大的之一。香港支持法治的市民越来越勇于发出自己的声音。

另外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内地武警部队在深圳大规模集结的消息传出,公安武警在深圳大练兵的消息也传出来,这些消息无疑发出了一个严厉警告。香港机场两次受到冲击并被迫取消所有航班,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在香港机场采访时被非法拘押并殴打,这些消息引来强烈震动,极端反对派进一步丢了道义,四面八方谴责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多。

对星期天的示威,极端反对派做了很多预告,并且有消息说他们要打击内地媒体的记者。在这种情况下,环球时报于星期天下午公开宣布自己的多名记者将在示威现场采访,针对反对派的威胁举起一面正义之旗。

香港的极端反对派不太可能迅速收手,但大环境在起变化,正义的声音和态度在崛起,在带动事情出现另一个面貌。香港局势向何处去,这个星期天的深夜怎么过去很重要,未来一两周也很关键。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认为,818行动遭警方不合理禁制,无法争取游行。但人潮若以超过维园可容纳范围,会由立法会议员协助市民走岀维园参与。

上周部份示威者占领机场,部份活动失控上演暴力场面后,示威活动强度似乎已有减弱。周日的活动显示“反送中”运动是否仍有广大的支持的观察指标。

周六晚上,警方与示威者在旺角警察局短暂对峙。但这次警方并没有发射催泪瓦斯。警方称,发射了一发布袋弹。有抗议者表示,周六异常的平静是因为他们正在为周日的活动养精蓄锐。

民阵线在6月举办了两场据称有一百万和两百万人次的和平游行。这次在铜锣湾繁华的购物区,维多利亚公园再次举行集会,也让人关注会有多少人参与。

Hongkong Demonstration und Proteste (picture-alliance/AP/Vincent Thian)香港维园818

香港“反送中”游行示威进入第11周。现场暴力持续升级,中国当局屯兵边境,都引发了担忧:香港会否重现天安门悲剧?北京手里都有什么牌?国际支持的难点在哪里?BBC中文在荷兰莱顿专访了欧洲知名汉学家彭轲教授(Prof Frank Pieke)。

 

学生时代的彭轲曾在北京亲历了天安门事件,后致力于研究中国共产党逾30年。彭轲教授目前是欧洲最大的中国研究智库——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的掌舵者。

以下是访谈实录,刊发时经过编辑。

BBC中文:本周香港学运领袖黄之峰再次呼吁国际社会支持香港示威。目前为止,西方主要国家均未展示出有力支持。欧洲对此是什么立场?欧盟进一步干预的困境是什么?

彭轲:欧盟的立场和困境与主流西方国家基本一致。担忧香港的现状、特别是中国派军镇压的风险,但并不能真的做什么。香港问题是中国的内部问题,不是其他国家可以合法干预的国际问题。外部施压的唯一基础是回到80年代的《中英联合声明》。但很不幸,那项声明非常薄弱​。此外,如果出现了践踏人权的情况,还可以诉诸国际通行的法条。欧盟唯一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是通过27国联合发声的形式,而非单一国家。

BBC中文:贸易战压力下的中美角力,是否会影响中国共产党对香港问题的处理?

彭轲:香港的时局不能脱离贸易战来看,这是显然的。中国政府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背后支持游行,虽然没有证据支持这一点,但不能否认美国确实从中港冲突之中获益巨大。香港游行给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本人都带来了很大压力,它削弱了中国欲做“一个讲道理的世界强国”的梦想,占据了很多精力,我认为它们有点措手不及。与美国争霸会让中国共产党更有动力去尽快解决掉香港的忧患。

BBC中文:过去十年里香港对中国的重要性一直在下降。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如此着急地在此时扩大其对香港的控制,而非采取更耐心的策略?

彭轲:我也在问这个问题,因为事实上时间是站在中国这一边的,着急反而有害。我只能理解为,这是习近平急进、贪功的总体倾向在局部上的反应。他自认为可以带领中国迅速走向伟大。“让香港摆脱‘一国两制’”是这个伟大复兴计划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但在处理贸易战时,他已经为自己的急进付出了巨大代价。如果香港失守代价将会更大,因为那意味着“一国两制”合法性的消失。在今后与台湾的统一谈判中,中国共产党将信用全无,百口莫辩。他们现在无益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BBC中文:近日以来游行现场暴力的升级让不少人担忧中国军队镇压的可能性。1989年时你也在天安门运动的现场,你会有类似的担忧吗?

彭轲:我看到了香港“反送中”游行与天安门事件的诸多相似性,这让人不安,因为那似乎意味着将以某种形式的暴力摊牌作为结局。但1989年时有个条件是香港现在所欠缺的:主流民意压倒性的支持。在1989年5月20日的戒严令之后,北京市民仍然不遗余力地支持广场上的学生。但在今天的香港,除了示威初期有民众的大面积参与之外,现在再爆发大规模示威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这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不太可能出动军队镇压。中国共产党押宝的是,香港民意对于示威的热情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低,运动会无疾而终。但如果示威者再度找到了凝聚主流民意的绳索,再度发起大规模的示威,那么暴力镇压将只是时间问题。

BBC中文:在哪些层面你认为当下状况与1989年类似?

彭轲:例如,两次运动最初的诉求都不是明显的政治诉求,这有利于动员民众参与。再如,两次运动的直接目标都是希望当时的政府下台——89年是李鹏、当下是林郑——而非希望中国共产党下台。

BBC中文:10月1日的中国国庆日会不会成为处理香港问题的一个时间节点?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迎来成立七十周年,不少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共产党不会在那之前有大动作。

彭轲:这是又一个与1989年的相似之处。当时也要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示威者们也在有意识地希望能把运动坚持到十月。但镇压还是在六月就发生了。所以当下也不该心存侥幸。

BBC中文:本周中国共产党刚结束了一年一度的北戴河会议。你认为核心领导班子里是否有对香港问题的不同看法?

彭轲:我只能猜测,其他人可能会有不同看法,但习近平在那里起到了主导作用,告诉大家,要坚持党的团结,在关乎党生存的时刻,不允许公开表达不同的意见。

BBC中文:对比于发生在西藏、新疆的分离主义运动,中国共产党在处理香港问题时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彭轲:对中国共产党来说,西藏、新疆问题都还只是少数民族的问题,而非存在性的威胁。他们认为自己知道怎么解决,比如通过高压的、隔离的手段。但香港的国际地位让封锁信息变得几乎不可能。如果坦克开入了香港的大街,成千上万的照片和视频会立即流向全球。更何况,如何处理香港还直接影响到台湾。

BBC中文:台湾明年初将举行大选,香港游行将对它产生怎样的影响?

彭轲:目前台湾两党似乎已经形成了共识:鉴于香港的遭遇,“一国两制”将不太可能适用于台湾。而蔡英文将是最能从中受益的人,她被认为是最不会向中国共产党妥协的人,她的民调已经在上升了。我的预测是,如果香港问题持续发酵,蔡英文将再次当选。

BBC中文:你如何看待“一国两制”的未来?你认为中国共产党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香港?

彭轲:在不少政策文件中,香港已经被越来越多地描述成“广东省香港市”。中国共产党理想中的香港就应该是一个跟其他内地城市没有区别的城市,比如深圳。“一国两制”从来就不是一个永久性的方案。尽管理论上它可以很长久,但中国共产党拒绝了这种可能性,从过去十年的香港经验就可看出。中国共产党不喜欢永久性的妥协,它们爱赢,妥协只是为了获取最终胜利的临时步骤,这就是它的工作方式。习近平的掌权强化了这一点,他是个过度渴望权力的皇帝。80年代邓小平在考虑香港问题时,预期是五十年。但习近平希望更快一点,他可能想现在就拥有这些。

北京再次谴责美国

中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发言人尤文泽痛斥支持“反送中”运动的美国议员, 批评他们把暴力犯罪美化成争取人权和自由,香港警察执法、打击犯罪被歪曲成暴力镇压,又威胁在美国国会推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此举严重违反法治精神,属双重标准,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他强调,“香港事务属中国内政,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绝不是任何外部势力横加干涉所能改变”。

美国国会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可能影响美国赋予香港的特殊地位。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可以简单地发布一个行政命令,暂停香港的特殊地位。不论是何种做法都可能会让现在的美中贸易战雪上加霜。

建制派“反暴力、救香港”集会

支持香港政府的“守护香港大联盟”8月17日在金钟政府总部旁的添马公园举办“反暴力、救香港”集会。主办方称,集会目的是“凝聚香港主流民意、反对暴力” 。主办方提出七大诉求,包括停止无休的非法游行、暴力行为、不合作运动,停止污损国旗国徽和破坏警署等行动。大会主办方称,活动共有47.6万人参与。警方数据则称,最高峰时有10.8万人参加。

《端传媒》报导,主办方称,参与者是“香港沉默的大多数。会中播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并有艺人钟镇涛和张明敏等人上台支持。

香港警方:香港18日非法游行最高峰12.8万人

[香港警方:香港今日非法游行最高峰12.8万人]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香港警方表示,今日在维园举行的公众集会,估计在不反对通知书所列明的集会地点,同一时间内出席的最高峰人数为12.8万人。(图为晚19 :00,位于湾仔附近的过海轮渡排起了长队,一部分示威者选择早早打道回府。范凌志摄)